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挖牆腳(元旦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挖牆腳(元旦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2015了,祝大家元旦快樂,新的一年,新開始新氣象,身體棒棒!

順帶……求月票

……………………

康斯然最近這一個月可不好過,對手七曜商會下轄的丹器閣下手卑鄙無恥,不顧行業道德,挖走了他兩大煉丹師支柱,讓他有苦說不出。眼『快更新太快書太多,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若真因為此事而讓靈丹坊倒閉了,那他在紫源商會的前程也就算走到頭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楊開,才剛剛簽下神魂之契,有望讓他成為靈丹坊第二位煉丹師來穩住局面,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又出了范丹師要走的消息。

若范丹師真的走了,那麼他費盡心思挽回的局面就極有可能再次傾斜,日後前途堪憂啊。

他急的喉嚨冒火,領著楊開急匆匆地朝後院趕去,人還沒到,便聽到范宏的叫嚷聲:「誰敢攔住我?范某不幹了,都給我滾開!再不滾開就休怪范某不客氣了。」

後院里,幾個夥計正在好言相勸,卻依然有些無法阻止范宏的樣子。

康斯然聞言,心知不妙,連忙加快了點速度,眨眼間就來到了後院處,正見到范宏一臉憤怒的模樣,渾身力量激蕩,似乎馬上就要大打出手。

但在見到康斯然之後,范宏卻是皺了皺眉,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愧疚之意。

「范丹師,你這是要做什麼?」康斯然儘管心頭惱火范宏在這個時候添亂,卻也不敢把話說的太重,只能哭喪著臉詢問。

范宏嘆息一聲,開口道:「康掌柜,是范宏對不住你了。只是,范宏去意已決,還請康掌柜見諒。」

「范丹師是嫌康某給的酬勞不夠?又或者是別處開了更好的價錢?若是如此的話,咱們好商量嘛!」康斯然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弄明白范宏要離開靈丹坊的原因,這樣才能對症下藥。

「康掌柜這麼說可是在侮辱范某了。范某自來到楓林城便入駐靈丹坊,為靈丹坊煉製了十年丹,早已將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即便別處開出再高的價錢範某也不會眼饞的。」范宏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樣。好似康斯然的話侮辱的他的樣子。

康斯然苦笑道:「既不是這個原因,那范丹師為何好好的突然要離去?」

范宏嘆息一聲。開口道:「康掌柜,最近這一個月,范某沒日沒夜地煉丹,幾乎已經油盡燈枯了,再這麼持續下去,范某隻怕無力承受啊,康掌柜你行行好,讓范某走吧。」

聞言,康斯然頓時為之語塞。

兩人說話的時候。楊開也在觀察范宏,發現確實如他所說,這人極有可能是消耗過度,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不太好,渾身力量波動浮沉不定,頭髮凌亂。眼眶深凹,一看就是疲勞過度的緣故。

而這個范宏實力也不高,只有返虛三層境的頂峰。

這樣的修為,楊開估計他就算是個虛王級煉丹師,頂多也只有虛王級下品的等級。

畢竟有時候煉丹需要體內力量的支持,力量越弱,就越沒希望煉製出好的靈丹。可煉丹師們常年越靈草妙藥打交道,又哪裡來的時間修鍊?不修鍊又哪來的強大力量?沒有強大的力量,又如何支持高強度的煉丹?

這幾乎成了煉丹師這一行的惡性循環。

「是康某考慮不周了,還請范丹師見諒!」康斯然也知道這一月范宏確實付出太多。聞言連忙躬身一禮。

范宏大驚道:「康掌柜嚴重了。」

康斯然搖了搖頭:「是康某的錯,不過現在好了,康某又找來了一位煉丹師,再也不需要范丹師你如之前那樣煉製靈丹了,這樣吧,你且回去休息幾日,再來丹坊如何?」

「又找了一位煉丹師?」范宏聞言愕然,目光在人群中掃視,最終定格在一臉陌生的楊開身上。

楊開沖他微微一笑。

「范丹師為丹坊的付出。康某自然是看在眼中的,感激的話就不多說了,你暫且回去休息些日子,待到覺得合適了再回來可好?」康斯然一臉誠懇地望著范宏,無論如何也不願放范宏就此離去。

「這……」范宏一臉犯難,似乎有些猶豫不決。

正當康斯然準備趁熱打鐵好好規勸一下范宏的時候,外面卻忽然傳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范丹師可在,時間已到,妾身親自來接你了哦。」

這人話音剛落。范宏便臉色大變,原本因為消耗過度而蒼白的臉上驟然浮現出紫紅之色。如豬肝一般,尷尬到了極點。

而康斯然卻是一怔,很快就咬牙切齒道:「卓凝絲!」

他一臉痛恨至極,彷彿與那叫卓凝絲的女子有個莫大的仇恨。

楊開眼珠子轉了轉,隱約明白了點什麼,笑吟吟地朝范宏望去。

范宏整個人都不自在了,眼神飄忽不定,嘴唇蠕動,似乎是在咒罵著。

而當康斯然的目光轉移過來的時候,范宏更是臉色漲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老朽明白了!」康斯然冷冷一笑,「范丹師原來果真是找到了更好的去處啊,若是如此的話,不妨早說,老朽也會恭賀一番的,何必找那些有的沒的借口?」

范宏咬著牙,有些惱羞成怒道:「康掌柜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之前一個月范某的付出是假的不成?為了替丹坊趕製靈丹,范某可是幾度嘔血,若非有范某支撐,靈丹坊早就關門大吉了。」

他越說越是激動,好一陣慷慨激昂。

康斯然聞言,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好半晌,才悠悠地嘆息一聲,整個人似乎都蒼老了不少,微微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