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源凝丹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源凝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進了裡面,楊開立刻便感覺到一股灼熱的力量迎面撲來。我讀書少,你表騙我,鹽塊看書果真是更新最迅猛的網站?

「楊丹師就在此地好好參悟那些丹方的玄妙,煉丹之事先不著急,等你準備好了再說。」康斯然生怕楊開準備的不周全,又開口叮囑了一句。

楊開點點頭,回頭道:「對了康掌柜,貴坊現在急缺的是哪種靈丹?」

「自然是源凝丹了,楓林城的虛王境武者數不勝數,對這種靈丹的需求量巨大無比,我們的源凝丹往往一煉製出來便銷售一空了。」康斯然一臉傲然地答道。

「我明白了。」楊開微微頷首,心中也有了計較。

……

天下間靈丹妙藥無數,丹方的數量也無法統計,但若是問武者們需求量最大的靈丹的話,那答案除了療傷用的和恢復用的靈丹之外,那便是源凝丹了!

源凝丹的使用,是伴隨著虛王境武者許多年的時間,任何一個虛王境武者都對這種靈丹有極大的需求,因為它可以促進體內源力的轉化。

楓林城不大,道源境強者不多,卻成了許多虛王境武者的聚集之地,對源凝丹的需求之恐怖可想而知。

在楓林城裡開藥店,沒有源凝丹是不可能有人光顧的。

而靈丹坊的源凝丹丹方,赫然是出自帝級煉丹師之手加以改良,比起普通的源凝丹效果要強出一成左右,早就積累了無數讚譽和追捧。

無數武者想要從靈丹坊購買到源凝丹,每一次新的源凝丹煉製出來,都會被人哄搶一空。

這還是康斯然限制了每個人購買數量的結果。

若是不限制購買數量的話,只怕會搶的更凶!

而如今,靈丹坊的源凝丹悠一斷貨。自然是引起了許多老客戶的不滿。

煉丹室外,康斯然來回度步,心情焦躁不安,實力到了他這種程度也不算低了,又身為一坊之掌柜,心性沉穩,可現在,依然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側耳聆聽的話。他甚至還能聽到地面上,靈丹坊門口處。那些虛王境武者不耐的催促之聲。

蹬蹬蹬……一連串的腳步聲從上面傳來。

康斯然不用去看,就知道是店裡的夥計趕了過來。

他頓住步伐,不等夥計開口便沒好氣地道:「不是讓你們去安撫一下那些客人么,怎麼又下來了?」

「不行啊掌柜的,場面有些控制不住了,本來我們丹坊是應該昨天就出爐新的源凝丹的,許多老客戶都是從昨天就開始排隊等候購買,卻一直拖到現在也沒有到貨,他們早就不滿了。」

「不滿又能怎樣?難道還要老夫憑空給他們變出來不成?讓他們再等等!」康斯然不耐地答道。

「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可他們不聽啊。」夥計哭喪著臉道,「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康斯然臉色一沉。

「而且也不知道是誰散播的謠言,說我們靈丹坊日後都不會供應靈丹了,有一些客人等的不耐煩已經走了。」夥計小聲地答道。

「卓凝絲!你這個賤婢!」康斯然一口牙齒都快咬碎了。

雖然沒有親眼去看,但以他的精明。哪裡還不曉得這其中有卓凝絲指使人在其中挑唆的功勞?這惡毒的女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她巴不得靈丹坊早日倒閉的好。

雖然唾棄,但是……這下是真的麻煩了。

若短時間內拿不出源凝丹的話,那些不明真相的客戶極有可能就會相信這個謠言,到時候勢必會喪失大量的客源,對靈丹坊的未來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但是如今這局面,康斯然又能有什麼辦法。

他轉過頭,殷切地望著大門緊閉的煉丹室,心中只能祈禱楊開別太讓他失望了才行。

「掌柜的,這位楊丹師真的可以嘛?」那夥計似乎對楊開也沒多大的信心。煉丹師們他見過不少,但沒有哪一個如楊開這麼高修為的,而且煉丹師們往往都是一副邋遢至極的形象,常年與草藥打交道,身上也帶有葯香氣,從之前與楊開的接觸來看,楊開根本不像是一個正統的煉丹師。

「我哪裡知道?」康斯然有氣無力地回道。

自楊開進這煉丹室已經足足十日功夫了,前兩日他在參悟那些丹方,待到第三日的時候。卻找自己要了大量的煉製源凝丹的藥材,旋即就關閉了煉丹室的大門,直到現在也沒出來。

康斯然真的很想衝進去一窺究竟,看看楊開到底煉製出多少源凝丹來,又浪費了多少藥材!

每一位煉丹師在煉丹的過程中都有藥材的損耗,這是無法避免的,就算資歷再老的煉丹師也無法保證每一爐的靈丹都煉製成功。

只不過視煉丹師各自的本事,藥材的損耗率也各有不同。

之前靈丹坊的三位煉丹師中,最好的一位能將藥材損耗率控制在三成左右。也就是說煉製十爐丹,會成功七爐。剩下的三爐材料盡廢。

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績了,那范宏的材料損耗率更是達到了五成左右。

繞是如此,康斯然也得將他奉為座上賓,誰讓他是個虛王級煉丹師呢。

楊開的藥材損耗率又是多少?六成?七成?

就算是八成!康斯然覺得自己也能夠接受,只要煉製出一些源凝丹來撐撐場面就足夠了。

可讓他著急的是,楊開直到現在一枚源凝丹都沒拿出來!要不是煉丹師在煉製靈丹的時候不能打擾,康斯然早就衝進去一探了。

外面的吵鬧聲似乎愈發激烈,讓康斯然聽的煩躁至極。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