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扯虎皮做大旗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扯虎皮做大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劉益之微微皺眉,雖然他本能地感覺莫小七的神態不似作偽,也不像是什麼隱藏了修為扮豬吃虎的老妖婆,但還是不敢有什麼掉以輕心。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想了一下,他沉聲問道:「敢問姑娘高姓大名?」

莫小七咬牙瞪著他,沒有回答。

劉益之眉頭皺的更厲害了,對方不言不語,實在讓他為難,只能再次問道:「那敢問姑娘出身何派?我見姑娘似乎有些面善,隱約與我認識一人有些相似,或許……你我兩派勢力有些淵源也說不定,若真如此的話,還請姑娘告知,免得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了。」

他這明顯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畢竟莫小七的詭異讓劉益之實在看不透,這樣的人還是不要輕易招惹的好,否則極有可能會給宗門帶來滅頂之災。

尤其是現在的楓林城,龍蛇混雜,各大勢力來人層出不窮,劉益之覺得莫小七就極有可能是出身某個超級大派的嫡系弟子。

只要稍微有點經驗的人,面對劉益之這樣一番說辭,恐怕也知道該如何接下去。

但莫小七哪裡曉得這些,也根本沒想到會給劉益之和飛聖宮諸人一個台階下,聞言道:「哪有什麼淵源,你們飛聖宮我連聽都沒聽過,怎麼可能跟我靈……我們有關係?」

劉益之一張臉頓時黑如鍋底,暗罵莫小七太不識相,也不知道對方是真沒聽懂還是假沒聽懂。

不過莫小七剛才失口透露出來的一些蛛絲馬跡。卻讓劉益之暗暗心驚。

莫小七剛才分明是想說靈什麼來著,但這星界之中,以靈字開頭的勢力也有不少,飛聖宮惹不起的更有那麼好幾個,一時間劉益之也無法推斷出對方的真實來歷了。

正當他感覺有些騎虎難下的時候,一聲怪笑忽然從人群中傳出。

「什麼人?」劉益之正在惱火當頭,聞言自然毫不客氣地朝聲音來源之地望去。

只見那邊走出一個被黑袍包裹的人,看不清面容,不過從這人的聲音來推斷,應該是個男子。身上有著虛王三層境的力量波動。與莫小七相差無幾的樣子。

走出來的黑袍男子自然是楊開了。

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別人不知道莫小七的心性如何,可他卻是清楚的,知道這一次若是處理不好的話,就算飛聖宮這些人有所顧忌。也必須得為了臉面和宗門聲譽沖莫小七下手。

真到了那時候。莫小七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擋的住。雖然她身上有諸多神奇之處,但對方可是有一位道源兩層境的武者,足以引動天地規則之力。她身上的秘寶能不能發揮出效果就兩說了。

面對劉益之的詢問,楊開卻沒有搭理的意思,而是直接朝莫小七行去,口上道:「小姐原來你在這裡啊,可是讓屬下一番好找。」

「小……小姐?」莫小七本能地芳心一突,以為自己行蹤敗露,爹爹派人來抓自己了,下意識地從空間戒里取出一物,準備直接遁走。

可她很快又感覺不太對勁。

因為那人的聲音,讓她有些耳熟。

恰在此時,楊開稍稍露出了點容貌。

莫小七看的一怔,美眸里迸射出驚喜的光芒:「啊,是你,你居然沒死!」

楊開重新將容貌蓋上,嘿嘿一笑道:「小姐啊,下次下手別那麼重了,屬下雖然耐打,可也擋不住你的絕殺一擊啊,休養了好多天,總算是恢復過來了。」

說話間,楊開悄悄沖莫小七打了個眼色,又唯恐這小妞沒眼力勁,趕緊悄悄給她神念傳音,讓她不要說話。

莫小七把腦袋點成了小雞啄米。

圍觀的武者聽的一臉黑線,俱都同情地望著楊開,仿若望著一個苦命的負責保護自家高貴的小姐安全的手下,不但要任勞任怨地充當保姆,還得提防自家小姐痛下殺手……

「恩?小姐,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楊開裝做才發現異常的樣子,一邊問著一邊扭頭四望,旋即勃然大怒,低喝道:「何人敢如此大膽,竟敢襲擊我家小姐,活的不耐煩了?」

他一個虛王三層境武者,當著一個道源兩層境強者的面,扯著虎皮做大旗,毫無懼色不說,反而還一臉兇狠之意,殺機幾乎凝為實質,四溢開來,讓不少人都面色大變。

「好好好,這世上竟真有如此膽大包天之人,嘿嘿嘿嘿,這下只怕星使大人來了,也保不住你的性命了。」楊開一陣獰笑,凶目四望,隱藏在黑袍之下的猩紅目光,宛若一隻發狂的野獸。

單是這兇狠的模樣也就罷了,可他言語之中透露出來的信息,卻是讓劉益之的臉色陡然垮了下來。

連星使大人來此都無能為力,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是來自南域霸主星神宮的高層人員的子嗣?

劉益之都如此驚懼,寧遠城就更不用說了。

他本以為在這楓林城之中,自己身為飛聖宮少宮主還不是橫著走?根本就是無人敢惹。

哪曉得一下子就招惹了一個連星使大人都不放眼中的高貴存在。

霎時間,寧遠城的臉色就發白起來,雙腿打顫,祈求地望著劉益之。

後者雖然有道源兩層境的強大修為,但在那些巔峰勢力面前,這點修為又算得什麼?星神宮裡隨便出來一個人,都能將飛聖宮碾為齏粉。

他暗暗吞了口口水,硬著頭皮抱拳道:「這位朋友且息怒,適才是這位姑娘與我家公子有些誤會,幾個不長眼的弟子得罪了這位姑娘,不過他們已經得到了懲罰,不當之處,還請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