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升龍壇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升龍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古老蒼涼的祭壇之上,擺放了足足十幾件未知之物,那些未知之物全都被一層烏蒙蒙的光幕籠罩,就好像上面扣了一隻碗一樣,而透過那烏蒙蒙的光幕,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晰,可依然能夠瞧出一些雛形。我只想安靜的做個小說的網站,yan快看書

那光幕內籠罩之物,赫然種類繁多,包羅萬象。

有錘子,劍型,匕首模樣的秘寶,也有顏色泛黃的功法秘典,還有一些一看就上了年頭的玉瓶。每一樣瞧起來都極為不俗,尤其是那些秘寶,竟散發著及其強大的能量波動,最低也是道源級的秘寶。

這讓楊開看的一臉火熱。

不但是他,其他趕赴到這裡的武者同樣滿是貪婪和覬覦地朝那祭壇之上望去,每一個都貪念大起。

「這些東西,難道就是那幾大勢力投放在此地之物?或許道源果就是此地!」旁邊忽然傳來一個武者的說話聲。

「並非如此!」有人開口接道,「我來的比較早,聽說這祭壇是忽然從地底下冒出來的,並非原本就有之物,似乎是有哪位朋友觸動了此地的禁制才讓祭壇呈現,而那上面之物,無不散發古老的氣息,絕非那幾大勢力投放。」

「這麼說起來,這祭壇上的東西豈不是早就在此地了?是上古之時遺留下來的寶物?」

「或許是這樣!」

「那還等什麼,趕緊搶啊。」

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寶物,竟然還保存的如此完好,其價值之大簡直難以估算,比那幾大勢力投放進來的寶物要貴重無數倍,消息一傳開。眾多武者頓時熱血沸騰了。

許多還想觀察一陣的武者再也按捺不住,紛紛鼓起勇氣朝前方衝去,他們這一動,立刻牽動了其他人的神經,越來越多的武者開始行動起來。

就連楊開也開始邁動腳步,不過他並沒有沖在第一排,而是落後在中間位置上,這樣一來。他也有充足的時間去觀察前方武者的動靜,免得不小心落入了什麼陷阱之中。

「諸位且慢!」就在這時。一聲中氣十足的朗喝忽然傳來,旋即,一個身穿白衣,風度翩翩的青年忽然飛縱上高空。

這青年生的唇紅齒白,一表人才,雙目有神,氣度不凡,一看便知出身不俗。

「諸位請稍安勿躁,聽我一言。」那青年又喊了一聲。

許多武者眉頭一皺。不耐地抬頭望去,畢竟寶物就在眼前,這個時候卻有人忽然阻止他們前進,實在讓人不爽,阻人財路無異於殺人父母啊,此等仇怨不共戴天……

不過當眾人看清此人的面容之後。不少人倒是很聽話地頓在了原地,另外一些人也露出恍然之色。

「原來是姜楚河公子!」人群中,有認出青年的武者一抱拳,開口道:「不知姜公子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想依仗姜家威勢,要獨霸這祭壇上的寶物?若是如此的話,還請姜公子不要多說了。」

「正是,寶物有緣者居之,姜家在楓林城中雖然也算不俗,但此地可是五色寶塔,姜公子若想獨霸的話。還請掂量一下啊。」有人立刻附和道。

聽他們這麼一說,楊開也立刻明白這青年的身份了。

楓林城姜家的人!

楓林城中,城主府之下,也有一些家族勢力,其中姜家實力不錯,有一個道源一層境的老祖。楊開雖然沒有與姜家打過什麼交道,但當初在玉清山中,就曾經見到過幾個被小鸞鳳擊殺的姜家武者屍體。

這一次進入五色寶塔的,基本上可以說全部都是楓林城的武者。自然有不少人認得姜楚河,就算不認識,也聽過他的名字。

不過……正如那人所言,若是在楓林城,眾人或許還會顧忌一下姜家那位老祖的實力,賣姜楚河一個面子,可是在這五色寶塔之中,姜家之人哪有什麼威懾力。

更何況寶物就在眼前。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亘古至理。現在別說姜楚河了,就算是姜家那位老祖親至。這數百虛王境只怕也是怡然不懼。

姜楚河卻是不惱,聞言一笑道:「這位朋友嚴重了,此地匯聚幾百同道,姜某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犯眾怒啊,獨霸寶物什麼的,姜某卻是從來都沒有想過。」

「那姜公子想要做什麼?」

姜楚河繼續笑道:「姜某隻是想告訴諸位,有利益的地方必定有風險,更何況,這裡還是五色寶塔!諸位難道認為,那祭壇上的東西真的就唾手可得么?若真的如此,那些東西只怕早就不在了,又怎會等待你我這些人前去收取?」

「這一點我們自然知道,不過……若是有風險便不遲疑不前,那還修鍊做什麼?我等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之前說話的人冷哼一聲。

「這位朋友好膽量!」姜楚河沖那人一笑,話鋒一轉道:「不過……朋友是不是該先打聽一下,這祭壇到底是什麼,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么。」

「在下第一次進這五色寶塔,哪裡曉得這祭壇是什麼?」那人一陣搖頭晃腦,不過很快,又驚奇地望著姜楚河道:「難道姜公子知道?若是如此的話,還請姜公子不吝賜教。」

姜楚河搖了搖頭:「姜某也不清楚,不過我想……這裡應該有人知道的。」

說話間,他扭頭望向人群某處,面上含笑,口中道:「秦小姐,你說呢?」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瞧去,一下就看到了人群中,被一些武者眾星拱月般包圍的一個女子,那女子年紀不大,約莫二十五六的樣子,身材嬌小玲瓏,而且似乎患有什麼疾病,面色蠟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