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龍威壓迫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龍威壓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秦鈺一番話說完,無數武者都蠢蠢欲動起來。

之前雖然覺得那祭壇上的寶物不俗,但也沒有個確切的准信,再加上此地這麼多武者虎視眈眈,誰也不敢有什麼輕舉妄動,唯恐招惹殺身之禍。

可現在聽秦鈺這麼一說,眾人的心思都活絡開來。

能成就帝尊之境的誘惑,足以讓他們捨身犯險。

也有一些人還保持著冷靜,高聲問道:「敢問秦小姐,這升龍壇有何危險之處?」

「危險……肯定是有的,或許能讓我等送掉性命。但具體有哪些危險……就非秦鈺能夠知曉了,這五色寶塔畢竟是星神宮的鎮宮之寶,典籍之中關於其中之物的記載甚少,妾身也是第一次進入,所以……」

聞言,眾人都流露出失望之色。

雖然大家都知道秦鈺肯定還有一些話沒說,但人家已經透露了不少消息,算是仁至義盡了,此刻再去強求的話,就等於是明面上得罪秦家。

都是在楓林城混飯吃的武者,誰會願意得罪人啊,搞不好就被人家秋後算賬了。

「不過……據說這升龍壇本就是一件秘寶,而且是由龍骨打造成而的秘寶,所以想要靠近升龍壇的話,就必須得抵擋住那來自上古真龍的龍威壓迫。」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思,秦鈺又補充了一句。

「龍骨打造而成?」

「上古真龍的龍威壓迫?」

一群人紛紛驚呼起來。

就在此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嗤嗤嗤嗤的聲響,破空而來,速度極快,眾人全都一驚。本能地運轉起力量,四下張望。

而下一刻,便有人驚呼起來:「卑鄙無恥,竟如此鬼鬼祟祟行事,太可惡了。」

原來就在眾人注意力被秦鈺吸引,聽她介紹升龍壇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哪個勢力的武者,竟然隱匿了身形和氣息。悄無聲息地朝升龍壇那邊靠近過去。

他們隱匿氣息和身影的秘術極為高深,在場之人竟沒一個發現。

若非升龍壇忽然有所異動。只怕等這些人取走壇上的寶物都不會有人注意。

不過此刻……這些人全都露出了身影,不多,只有四五個而已,分成幾個方向,小心翼翼地朝升龍壇靠近。

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的傢伙觸發了升龍壇附近的禁制,從那祭壇之上,忽然激射出道道玄光,朝這些人轟擊過去。

那些人一時不察,竟有兩人當場斃命。鮮血灑落,肉身都粉碎開來,而剩下的幾個見機不妙,匆忙躲避,自然就無法隱匿了,一下露出了身形。

好在升龍壇的禁制似乎不是太強大。那倖存的兩三人躲避一番之後,竟就這麼相安無事了,互相對視一眼,見行蹤敗露,一咬牙,不管不問地繼續朝前奔襲。

「可惡,是鬼舞門的人!」

「一群跳樑小丑,竟敢覬覦寶物,真是找死!」

「寶物是我的!」

一見有人朝升龍壇靠近過去了,剩下的武者哪還按捺的住。紛紛施展身法,朝升龍壇衝去,都想儘快衝到升龍壇邊,將那些寶物據為己有。

那姜楚河見機最快,身形一扭之下,便衝出了十幾丈距離,遙遙領先,雙眼冒光地盯住了升龍壇上一本功法,同時大手朝前一甩。

一條繩索模樣的秘寶。從袖口處魚游而出,直朝幾十丈外的那功法捲去。

「姜公子你……」有人見狀,大驚失色。

「哈哈哈哈!」姜楚河大笑一聲,仿若看到了功法到手,自己修鍊之後天下無敵的模樣,張狂之態畢現,「寶物有能者得之,這功法……歸姜某了。」

他話音才剛落,臉上的笑容便忽然僵硬住了。怔怔地望著自己的繩索秘寶,失聲道:「怎麼會這樣?」

他那繩索秘寶往前探出還不到三丈。竟軟綿綿地跌落下來,彷彿靈性大失一樣,任憑他如何催動力量,手掐法決也依然無法動用。

不但是他,其他那些想藉助自己秘寶取得升龍壇上寶物之人,全都在極短的時間內失去了與自己秘寶的心靈聯繫。

而就在姜楚河失神間,天空中更彷彿有一股巨力襲來,硬生生地讓他砸在地上,跌了一身灰塵,嘴巴鼻子里也便是泥土。

「哈哈哈哈,姜公子你這一招惡狗吃屎真是練的爐火純青啊,在下佩服佩服!」之前那武者大笑一聲,直接從姜楚河面前奔襲過去,臨走之前不忘譏諷一聲。

「可惡,我記住你了!」姜楚河灰頭土臉地站起來,嘴上罵了一聲。

放眼望去,四周那些想御空飛行衝進升龍壇旁邊的武者,都跟自己一般遭遇,全都從天上掉了下來,跌的慘不忍睹。

這個發現,讓姜楚河的心裡頓時平衡不少。

霎時間,所有人都明白了,想要取得寶物,唯有依靠自身,衝到升龍壇旁邊才有機會。

但……這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之前距離的夠遠,大家還沒什麼感覺,可越是接近升龍壇,那迎面撲來的莫名威壓越是兇猛,整個升龍壇在所有武者眼中,似乎都化身為一條上古惡龍,猙獰咆哮,張開血盆大口,靜待食物送上門來。

一些心智不堅,意志薄弱,又或者是實力不高的武者,竟一時間心神失守,傻在了原地,雙眸里溢滿了恐懼的神色,身軀劇烈顫抖起來。

而另外一些人,縱然能抵擋住這恐怖的龍威,也依然舉步維艱,再也無法如之前那樣迅速奔走了。

「小姐,我們……」另一邊,秦家的一群人依然擁簇著秦鈺,在秦鈺的指示之下,不緊不慢地朝升龍壇靠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