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偷襲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偷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突發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怔在當場。去眼快

好一會,才忽然有人高呼道:「不能後退,一後退便會觸動禁制,死於當場,諸位小心!」

「可惡,這是陷阱!」

「天殺的星神宮啊……」

「我……我該怎麼辦啊。」

許多實力不高,覬覦寶物之人,如今在進退兩難之下,竟責怪起星神宮來,彷彿這是星神宮針對他們設置下的陷阱一樣。

如今這局面,越是往前進,要承受的龍威壓迫越是兇猛,一個不慎便會暴顱而亡,那之前慘死的一些武者便是最好的例子,可縱然有心離去,他們也無法後退了,剛剛倒下的三十多具屍體便是前車之鑒。

這麼一弄,一些武者真的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了,一時間僵在了原地。

可畢竟不是全部,那些真正有實力,對自己有信心的強者們,依然頂著龍威的壓迫,一步步地朝升龍壇行去,目光火熱地鎖定住祭壇上擺放的那十幾件未知之物,每一步邁出都似乎極為艱辛,但當邁出那一步之後,卻又滿臉愉悅,彷彿有什麼收穫一樣。

富貴險中求,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在此地的武者們,哪一個不是經歷了不少生死磨難的人,大多數的心性都極為堅毅。

更何況,不提能否搶奪那十幾件未知的寶物,單單是在走向升龍壇的過程中所得到的好處,便讓這些武者欣喜若狂了。

每走出一步,那些武者們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心性和毅力增加不少,甚至,在那無上龍威的壓迫之下。許多虛王境體內的力量,正迅速地在朝源力轉化著。

這種轉化的速度,絕非服用了源凝丹能夠比擬。

楊開自然也發現了這一點。

其實他完全可以無視來自升龍壇的龍威壓迫,畢竟他體內有金聖龍的本源之力,升龍壇雖然由龍骨打造而成,天生附帶了無上龍威,但在金聖龍的本源之力面前,這種龍威的壓迫還是無法起到絲毫作用的。

傳聞在上古之時。真龍一族族人無數,但在這一族之中。血脈的等級壓制是非常明顯的。金聖龍在真龍一族之中,有著極高的地位。而從之前這升龍壇出現的異象來看,打造升龍壇的龍骨,或許是火龍之骨,因為那出現的真龍虛影,是一條紅色的巨龍。

紅龍,普遍使用的是火系力量。

金聖龍的本源之力足以全方面壓制住來自升龍壇的龍威,讓其無法靠近楊開周身三丈。

當楊開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甚至湧起了不顧一切。先衝過去將那祭壇上的十幾件寶物搶走的念頭。

可仔細想想,還是沒有這麼冒失。

畢竟在此地的虛王境武者足有數百,先不說自己搶奪了寶物之後能不能逃過這些人的追殺和圍攻,即便成功了,待離開五色寶塔之後恐怕也是個麻煩。

一旦外面的人得知自己在升龍壇上得到了這麼多的好處,那他恐怕就要成為眾矢之的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楊開可不相信那些道源境會不覬覦來自升龍壇的寶貝,真要被道源境盯上,以後的日子也不太好過。

所以他並沒有那麼做。

此刻他夾雜人群之中,一邊一步步地往升龍壇靠近,依靠那無上龍威的壓迫,轉化著自己體內的源力,一邊還有閑心觀察四周,看看其他人的情況。

不多時,便有不少強大的虛王境武者被楊開默默地記在了心中。

這些人,無疑都是源力全部轉化完全的存在。他們在抵擋龍威壓迫的時候,比旁人要輕鬆的多,所以前進的速度也比較快,已經與後面的人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楊開稍稍加快了步伐,同時在腦海中思索該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那些寶物打包走。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時候,一旁傳來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竟敢超過本公子,去死!」

那個「死」字悠一出口,一個掌印便朝楊開襲了過來,掌印之中。呼嘯凌厲的風聲傳出,似乎蘊藏了極大的破壞力。

楊開面色一沉,瞬間抬手,雄渾的力量灌入掌心之中,朝對方的掌印拍去。

啪……

一聲輕響,緊接著,兩股狂暴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席捲四方,威勢巨大。

楊開身軀微微一晃。便沒了動靜,反倒是主動出手襲擊他的那個人卻是驚叫一聲。似乎有些抵擋不住楊開的攻擊,身形一個不穩,便要朝後方飛去。

這人臉色大變,霎時間蒼白無血。

畢竟之前那些朝後撤退的武者都被升龍壇里激射出來的玄光斬殺當場,他也不敢確定自己被人打退了會不會有相同的待遇。

若真如此的話,他可沒有信心抵擋住來自升龍壇的攻擊。

一念至此,他一咬牙關,身軀猛地往下方沉去,彷彿木樁一樣定在地上。

他竟寧願讓所有力量沖入自己體內,腳下也不敢移動分毫。

啪啪啪……

此人體內傳來一陣爆裂的聲響,臉色一白之下,口鼻之中都溢出了鮮血,模樣陡然間變得猙獰可怖起來。

「公子!」有人大呼著,連忙上前兩步,頂在了這人的身後,將最後一絲力道化解,總算讓他穩穩站在原地,沒有後退半步。

楊開陰測測地回頭望去,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不禁冷笑一聲:「原來是姜公子……」

這出手偷襲他的人,赫然就是之前的說話的姜楚河。

剛才楊開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還覺得此人相貌堂堂,溫文爾雅,倒有些公子哥的風範和氣度。但後來在洞悉了姜楚河將注意力轉移到秦鈺身上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