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五章 天然重力場

第兩千零五章 天然重力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扭頭望去,果然見到六個虛王境武者迤邐而來。手機版請訪問m.,書架賬號是互通的。追書秘籍:您可以搜索本書名稱+眼快看書快速找到最新章節。

領頭的一人器宇軒昂,氣質不凡,面如冠玉,一看便出身不俗。

而且……竟然還是楊開認識的人。

飛聖宮的那個少宮主,寧遠城!

當日在黑市之中,寧遠城與莫小七因為那枚蛇卵發生了一些矛盾,楊開隱藏樣貌扯虎皮做大旗,一番危言恐嚇,將飛聖宮一群人嚇退。

卻不想,在這五色寶塔第一層,竟然又遇到了飛聖宮的人。

不過此刻寧遠城的身邊,倒不見那位道源兩層境強者劉益之的身影,畢竟這一次五色寶塔開啟,道源境是無法進入的,所以寧遠城只能帶一些虛王境進入此地。

也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匯聚到了一塊,而且還在這裡與楊開碰到了一起。

雖算得上是熟人,楊開卻絲毫沒有驚慌。

當日他隱藏了相貌,相信寧遠城此刻也認不出自己。

「有事?」楊開轉過頭,淡淡地望著寧遠城問道。

「這不是廢話,若是無事怎會叫住你?」寧遠城身後的一個虛王境冷聲一聲。

楊開嗤笑一聲,冷冷地打量了那說話之人一眼。

「不得無禮。」寧遠城口中低喝一聲,看似訓斥了一下那個護衛,但馬上就抬眼望著楊開,笑眯眯地一抱拳,傲然道:「這位朋友,在下飛聖宮少宮主寧遠城,不知朋友如何稱呼?」

「有事說事,無需不用套近乎。」楊開神色依舊淡漠。

對方的性格他也算差不多了解,自然知道他不可能這麼的這麼彬彬有禮。只不過是因為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份來歷,所以才加以試探。

或許……跟上在黑市中的遭遇也有些關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楊開的反應和神態讓寧遠城眉頭一皺,似乎頗為不悅,不過他只是略一沉吟便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開門見山了,剛才這隻小獸似乎是拿了什麼東西給閣下?」

「是又怎樣?」楊開頓時樂了,暗想原來是因為那枚玉簡啊。寧遠城可能是把那玉簡當成什麼寶物了,一下子有些見財起意。

「那是什麼東西?」寧遠城聽的眼前一亮。連忙問道。

「跟你有什麼關係?」

「小子好膽!」之前開口說話的那護衛頓時大怒,爆喝起來,「少宮主問話,你只需乖乖回答便可,哪有你發問的資格。」

寧遠城一擺手,制止了護衛接下來的行動,神色逐漸轉冷,也沒有多少耐心跟楊開繼續周旋了,開口道:「是這樣的。在下對你這隻小獸頗感興趣,不知閣下能否割愛,在下願意出……」

「沒興趣。」楊開不等他說完,便直接開口拒絕了。

且不說這隻小獸是十階的妖獸,培養起來大為不易,即便是楊開自己的也不可能隨便售賣。更何況,它還是莫小七的。

說完之後,他轉身就走。

「朋友看樣子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給我拿下他!」寧遠城見楊開竟如此不給臉面,也懶得去惺惺作態了,一下撕破臉皮,口中發令道。

那五個虛王境聞言,立刻便要有所行動。

可就在這時,一直飛舞在半空中的飛天遁地蝠卻忽然張開小嘴,一串尖銳的鳴叫之聲跌宕而出。

肉眼可見的音波。就如漣漪一般,瘋狂朝前方擴散,呈扇形朝飛聖宮諸人覆蓋過去。

霎時間,那五名虛王境連帶著寧遠城都不禁臉色一變,只感覺耳膜刺疼無比,渾身氣血翻騰,體內源力竟不受控制地翻滾不停。

眾人神色一駭,連忙運轉力量抵擋那尖銳的鳴叫,壓下氣血的翻滾。

待到回過神之後。楊開和小獸已經行遠了,只遙遙地看到背影。

「可惡,給我追,無論如何也要將那小獸搶到手,那小獸似乎是能尋覓天才地寶,在這地方可能發揮出不小的作用!」寧遠城神色一怒,大喊起來。

另五人哪敢怠慢,紛紛施展身法追擊了出去。

不過片刻後,他們便丟了楊開和小獸的蹤影。

「哪裡去了?」寧遠城左右四顧。卻根本毫無發現。

「回少宮主,我等也不清楚。他們好像忽然消失了一樣。」一名護衛也一臉莫名其妙。

「應該就在附近,給我搜!本少主看上的東西還能跑了不成?」寧遠城一臉狠色地道。

五人立刻散開,在四周尋覓起來。

不多時,一個護衛驚喜大叫道:「少宮主,快來看看,這裡好像是通往第二層的入口!」

「什麼?」寧遠城聞言一喜,旋即又怒道:「放屁!那第二層的入口,是接天連地的五色光柱,極為明顯,你莫不是當本少主是瞎子,看不到不成?這裡哪有什麼……咦?」

寧遠城話音一頓,忽然抬頭望天,果然見到一道五色光柱,接天連地地矗立在那一片地方。

他眉頭一皺,往後退了幾步,眼前的五色光柱竟然就這麼消失不見,再前進幾步,光柱又重新顯現了。

「如此神奇?」寧遠城大驚。

「是啊少宮主,這入口似乎必須站在特定的位置才能發現,否則的話即便近在咫尺也不可能有所察覺的。」那發現入口的護衛一臉驚喜地道。

「星神宮的傢伙當真奸詐啊,幸虧本少主福源深厚,上天眷顧,否則的話,哪能找到這入口?哈哈哈哈,既如此那還遲疑什麼,走,去第二層!那傢伙肯定也是去第二層了,我就不信他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