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八章 想要道源果么

第兩千零八章 想要道源果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地脈這東西是無法移動的,一旦移動就會破壞其根源,從而無法持久存在。所以想要好的地脈,就只有通過搶奪地盤來獲取。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

有一些地脈在地下長年累月地存在,因為一些特殊的緣故而能量凝聚,最終匯聚成了一種特殊的存在,那便是地脈珠!

一枚地脈珠,便等同於一條地脈,它包含了一條地脈該有的所有能量。

地脈珠也是非常罕見的東西。

楊開在故鄉星域縱橫那麼多年,也只在紫星寶庫里見到過一枚,最終被他投放在小玄界的葯園下方,維持葯園的靈氣充裕,培植靈草妙藥。

可是此刻,飛天遁地蝠竟從地下採集了足足四顆之多。

楊開大喜之下連忙拿了過來,在手上仔細端詳著。

很快,他就發現這四枚地脈珠比起自己當年從紫星寶庫里拿來的檔次都要高,無論是內部儲藏的能量總數,還是純凈程度,都遠非紫星那一枚可以比擬。

如果說從紫星寶庫里取得的地脈珠是下品的話,那麼手上這四枚最起碼也是中品,甚至最大的那一枚應該是個上品!

其散發出來的靈氣之濃郁,讓楊開都嘆為觀止。

峽谷下方居然生出了如此之多的地脈珠,讓楊開又驚又喜。

不過仔細一考慮,楊開卻覺得這又是理所當然的。

若非有這些地脈珠,此地的天地靈氣怎會如此濃郁?重土雖然珍貴,但它是無法形成如此濃郁的天地靈氣的,唯有地脈珠才可以。

不過,重土的存在。恐怕也是地脈珠形成的根源。

那天然的重力場及其恐怖,遊盪到附近的天地靈氣自然而然地就沉入谷底,在地下匯聚,凝縮,壓制,經年累月,便產生了地脈珠。

五色寶塔存在的時間已經極為久遠了,這一片上古戰場存在的時光也根本無法考證。千千萬萬年來,因為重力場而吸引的天地靈氣。形成了這幾枚地脈珠,這個解釋倒也合情合理。

楊開腦海中只是微微一思索,便差不多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這幾枚地脈珠的價值雖然不如重土,但也絕對不菲了,即便放入一個大宗門,也足以讓其內部的天地靈氣濃郁程度提升一個檔次。

楊開手腕一番,就將它們送進了小玄界的葯園底下。

輔以之前就有的那一枚,五枚地脈珠,再加上那麼多重土。小玄界里的葯園可以說是星界之中最好的葯園了。

楊開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培植一些靈草妙藥看看效果。

半日後,楊開嘆息一聲,放棄了繼續搜索的打算。

地下的好處似乎已經全被收走了,沒了重土和地脈珠,峽谷下方也恢復了跟別的地方一樣的環境,天地靈氣稀薄至極。並不適合久留。

他這才沖小獸一招手,力量一催,騰空朝上飛去。

沒有天然重力場的牽扯,他飛上峽谷毫不吃力。

飛天遁地蝠繼續在前方帶路,尋找莫小七的蹤跡,楊開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

……

三日後,楊開途徑一座小山頭,忽然若有所感地朝下方瞧了一眼,冷冷一笑,頓住了步伐。開口道:「朋友你是自己出來,還是要我出手逼你出來?」

下方毫無動靜,唯有風拂樹葉的沙沙之聲。

「冥頑不靈!」楊開冷哼一聲,手掌一抬,一道金血絲便激射而出,直朝下方某個位置打去。

就在這時,下方一道藍光閃出,迎上金血絲。

砰地一聲,金血絲被彈飛回來。而那下方,原本空無一人處,赫然有一個中年男子盤膝坐在那裡,臉色蒼白,一臉怨毒地凝視著楊開,雙眸之中滿是森然殺機。

楊開為之一怔。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一下就看出對方身負重傷,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傷勢,似乎已經傷到了根本。

這情況……與他之前猜測的完全不同。

他本以為這人隱藏在這裡。是想偷襲自己來著,哪裡曉得竟是躲藏在此地療傷的。卻被自己出手打出了行蹤。

一時間,楊開也不禁有些臉色訕訕。

不過他倒也光棍,察覺到不妥之後,連忙抱拳道:「不好意思,似乎是有些誤會,朋友勿怪。你繼續療傷好了,在下先告辭了。」

「朋友難道不是要來取我性命的么?要動手就趕快好了,何必貓哭耗子假慈悲?」

更讓楊開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聽了楊開的解釋之後,那中年男子並沒有放鬆警惕,反而一臉憤怒地叫嚷起來,好似楊開真的與他有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樣。

楊開皺了皺眉,道:「朋友誤會我了,我又不認識你,為什麼要取你性命。」

這事終究是他一時失誤惹出來的,所以對方態度惡劣,楊開也沒在意,說話間,還取出了一個玉瓶,朝那人拋去,道:「這是一瓶療傷丹,應該能緩解下你的情況。」

說完之後,他立刻離去。

中年男子愕然了一下,到了這個時候,他似乎也察覺到楊開並非有意,否則的話楊開大可趁他虛弱之時將其斬殺,他伸手一招,將玉瓶接過,打開玉瓶輕嗅了一番,確定這真是療傷葯無疑,臉上的神色頓時掙紮起來。

眼看著楊開馬上就要走遠,這人終於下定了決心,凝聲道:「且慢!」

楊開頓住步伐,回望了他一眼,嘆道:「朋友還要如何?雖說是我出手毀了你隱藏之地,但你換個地方便是,我也賠你了一瓶療傷丹,這事就這麼算了吧,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中年男子聞言,沒有絲毫動怒,反而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