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一十章 驚變

第兩千零一十章 驚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當然知道她口中的小蝠便是引自己一路過來的飛天遁地蝠,這小東西天生感覺敏銳,沿路楊開也多虧了它才避開許多禁制和陷阱。

既然一人一獸都有這種感覺,那應該是錯不了了。

當下楊開也不再做聲,與莫小七兩人隱蔽在遠處,偷偷摸摸地觀察起來。

這一瞅,倒是讓楊開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地方,那便是隱藏在四周觀看的武者,竟不止他和莫小七兩人,還有一些傢伙施展了秘術,隱匿身形收斂氣息,或隱匿在虛空之中,或藏身在不為人知的地方,全都朝前方矚目。

那邊,幾十虛王境破解禁制似乎已經持續了不少時間,一個個都有些消耗巨大,紛紛取出丹藥塞入口中,一邊煉化恢復一邊繼續破解。

隨著幾十人力量的灌入,他們圍聚的中央處,逐漸地出現了一個十字形散發著熒光,彷彿火焰般燃燒的標誌。

灼熱的力量,從那邊跌宕而來。

「十字烈焰封印?」莫小七見到這一幕之後,忽然低低地嬌呼一聲。

「你認得?」楊開悄聲問道。

莫小七輕輕點頭:「在典籍上看到過,不過是一種很古老的封印手法了,現在基本上沒人會用,這種封印的原理很簡單,但卻需要很強大的實力輔助才能做到,也不知道那下面到底封印了什麼東西。」

「一會就知道了。」楊開接了一句。

而前方十里處,當這十字烈焰封印呈現出來的時候,正在破解封印的幾十武者卻驀然興奮了起來,更有人高呼一聲:「諸位加把勁啊,禁制快要破開了,寶物即將現世!」

一語出。徹底調動了武者們的積極性,一個個武者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拚命地鼓動自身力量。往那中心處不斷地灌入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十字烈焰封印的形態越來越完整。越來越清楚,而伴隨著大量力量的灌入,這十字烈焰封印似乎也逐漸有些無法承受的樣子。

燃燒的烈焰開始暴亂,封印內部更是傳出了噼里啪啦的炸響之聲。

某一刻,這十字烈焰驀然一顫,在一陣扭曲幻化之中,朝中心處驟然收縮過去。

下一瞬間,轟隆一聲巨響傳出。

無數烈焰四下紛飛。狂暴的力量捲起熱浪和衝擊,將幾十虛王境都掀的翻飛出去,好在眾人早有準備,紛紛祭出防禦秘寶,所以大家雖然看起來有些狼狽,卻無人受傷。

「禁制破開了!」有人大呼一聲,聲音中透著一股驚喜之意。

餘下之人往前方一看,全都心中一動,在那禁制原本存在之地,十字烈焰封印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坑,黑黝黝的,似乎有些深不見底的樣子。

剛剛穩住身形的眾多虛王境武者們哪還按捺的住。個個身形一晃,便以極快的速度朝那大坑衝去,企圖先眾人一步將寶物搶奪到手。

諸人的想法不謀而合,一下子便有不少人衝到了大坑旁,彼此互視一眼,敵意滋生,頃刻間,在那大坑四周,便上演了一出混戰的好戲。

他們本就是因為要破解禁制。才暫時聯手在一起,如今禁制已經破開。自然就不需要再聯手了。

甚至還有一些躲在暗處看好戲的武者們,也紛紛顯露身形。朝大坑處衝去。

楊開和莫小七按兵不動,還有幾個心思縝密,行事小心的傢伙也沒有現身。

那前方不遠處,很快便光芒大放,秘寶和武技的威能展現,不時地有人受傷隕落。

在這混亂之中,有幾人飛快地竄進了大坑內部,其他人見此,哪還會猶豫什麼,紛紛放棄了自己的對手,同樣追逐了下去。

一時間,那大坑上方,只剩下幾個殺紅了眼的武者,其他人全部都追進了坑中。

「這裡好熱鬧啊。」忽然,一個聲音出現在楊開和莫小七藏身之地不遠處。

楊開悚然一驚,因為他雖然一直在關注大坑那邊的情況,但也沒有放鬆對四周的警惕,他根本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自己身邊,直到這聲音響起的時候他才暮然警覺。

扭頭望去,楊開不禁眼帘一縮。

自己右手邊十幾丈處,一個相貌猥瑣,穿著邋遢,一把山羊鬍子的老者,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一手背後,一手撫著鬍鬚,正眯著眼睛朝前方望去。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何苦來由?」老者忽然又低低地念叨了一句,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這一瞬間,老者赫然給人一種飄然出塵的感覺,讓楊開大為驚訝。

「是這老騙子!」莫小七也發現了來人,待看清他的容貌之後,頓時大怒,頃刻間便要顯露身形去教訓下這騙過她的老傢伙。

楊開卻沖她擺了擺手。

莫小七雖然不知道楊開為何要阻止她,但也很是聽話地點點頭。

就在這時,山羊鬍子老者飄然往前跨出一步,身形一個模糊之下就來到了幾十丈外,然後蹲下身子,望著面前一個缺胳膊斷腿,不斷慘嚎的虛王境武者。

這武者剛才在混戰之中被人重創,連四肢都砍掉了一半,好不容易逃出性命,終於體力不支倒在了這裡,鮮血就如噴泉一樣往外涌著,蔚為壯觀。

「兄台,你傷的很重啊!」山羊鬍子老者凝視著對方,一臉悲天憐人的表情,好似救苦救難的菩薩。

「老……老先生救我!」那武者伸出剩下的一隻胳膊,拚命地朝老者抓去,口中艱辛地央求著。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老朽自不能置之不理。這斷肢之傷可不是那麼好處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