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 返回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 返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女子本身就不是一般的虛王境,如今更在突破的邊緣,發出的一擊自然威力非凡,可不是一般的虛王境能夠抵擋的。追更秘籍:百度書名+眼快

楊開接她一招安然無事,甚至藉助衝力更快地退去,讓女子對他的實力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

「小小的楓林城竟然有這樣的武者?」女子黛眉緊皺,神色顯得頗為驚奇。

不過很快,她就沒時間去思考了,因為突破一個大境界的天地洗禮即將到來,她也只能屏氣凝神,專心對待。

不多久,天空之中,一道道巨大的能量如驚雷一般轟擊而下,朝女子所在之地落去。

……

楊開一直遠遁了百里左右,才慢慢停下步伐。

他也不知道在這第三層中碰到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又是用什麼方法進入此地的,但既然自己搶了人家不少好處,那當然是先撤為妙。

對方正在突破的關頭,顯然不可能追逐過來,所以楊開倒也不是太擔心。

背後遠處,傳來一陣陣悶雷般的聲響,回首望去,似乎還能見到那邊的天地異象,楊開立刻知道,對方已經在承受天地能量的洗禮了,一旦成功,便可晉陞為道源境。

而從那女子之前的狀態來看,顯然是為這一刻準備多時,只怕成功的幾率不小。

一念至此,楊開再次邁開步伐,朝與那女子反方向的位置行去。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楊開收穫頗微,甚至還遭遇了一些兇險,被一隻十一階頂峰的妖獸追殺良久,十一階頂峰。差不多相當於道源三層境武者了,根本不是楊開現在的實力能夠低檔的,若非有妖蟲母體和青炎驚雷豺守護,更兼洞悉了一絲空間法則之妙,只怕真要有大麻煩。

好不容易擺脫了那凶獸的追擊,楊開才剛剛恢復半日時間,便忽然感覺到周圍空間一緊,隱約有一股天地偉力從四周擠壓而來。讓他完全動彈不得。

他臉色大變,還不等他運功抵擋。腳底下便忽然出現了一個玄妙至極的法陣。

法陣滴溜溜地旋轉著,傳來一股吸力,將楊開牢牢地釘在原地,下一刻,便徹底將他吞噬。

熟悉的失重感傳來,楊開這才放鬆下來。

因為他知道,這應該是五色寶塔關閉了,所有還存活在寶塔內的武者都被傳送出來的緣故,當下放鬆了抵抗。任由法陣之力牽引自己。

果不其然,等到楊開視野恢復的時候,已經重新返回到了城主府的廣場之上。

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摩肩接踵,全都一臉痛楚的表情,顯然還沒從傳送之中緩過神。

為免太過特立獨行。楊開也佯裝出一副不適的樣子,慢慢醒轉。

四周立刻傳來嘈雜的聲音,楓林城的武者們這一次進入五色寶塔,自然有人得了大機緣,也有人空手而回,更有人隕落其中。

如今一切結束,那情景當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不過,楓林城武者,進入五色寶塔時數量幾萬,如今卻只有一大半活著回來了。剩下的全都葬身在了寶塔內部,可見五色寶塔內雖然機緣不少,但其實也兇險萬分。

那幾位帝尊境似乎一直端坐在高台之上沒有動彈過,居中的蕭宇陽目光如電,只是在人群之中微微一掃,便定格在一個藍紗蒙面,身材曼妙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也正好朝蕭宇陽望去,兩者對視一眼,女子輕輕點頭。蕭宇陽頓時發出呵呵的爽朗笑聲,顯得大為開心。

「蕭大人心情似乎不錯啊。」坐在蕭宇陽右手邊的陳文昊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蕭宇陽微笑道:「馬馬虎虎吧,陳兄有意見?」

「不敢不敢。」陳文昊臉皮一抽,連忙示弱,雖然他是天武聖地的強者,更有帝尊一層境的強大修為,但蕭宇陽可是星神宮的銀星使,連修為也要高他一層,在蕭宇陽面前。陳文昊哪敢有什麼放肆?

「不過,這小小的楓林城竟然有如此多武者能夠活著從五色寶塔里出來。倒是讓人大為意外啊。」無華殿的封明一雙眼睛在人群中來回掃視,彷彿是想尋找好的苗子一樣,口上道:「段城主有福了,楓林城也算是人才濟濟,這一次雖然損失不小,但單憑這些活下來的人,日後也必定可以為楓林城撐起另一片更廣闊的天空。」

「封大人過獎了,都是託了幾位大人的福!」楓林城城主段元山笑的合不攏嘴,語氣異常謙卑。

誠如封明所說,這一次五色寶塔在楓林城開啟,雖然讓楓林城的武者損失巨大,但是這絕對是有價值的。從五色寶塔內活著回來的這些人當中,日後只要有千分之一能更進一步,都足以讓楓林城的實力提升好幾個檔次。

他還在人群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兒子段天賜,一副神光熠熠的樣子,顯然收穫不小,哪有不開心的道理?

就在這時候,段元山忽然眉頭一皺,從自己懷裡取出一個傳訊羅盤,神念灌入其中,緊接著,神色大變。

他猛地抬頭,朝人群中的段天賜望去,只見後者朝他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時,另外幾道信息也緊接著從傳訊羅盤裡傳了出來,所述竟然都是同一件事,而這些信息,全都來自楓林城各大家族的家主們。

「段城主,發生什麼事了?臉色如此難看。」封明奇怪地瞧著段元山,開口問道。

「幾位大人,大事不好了。」段元山聞言,連忙上前幾步,躬身一禮。

封明一笑:「段城主切不要危言聳聽,有我幾人坐鎮在此,有何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