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一十九章 帶信

第兩千零一十九章 帶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太祖母不要聽他胡言亂語,若不是陸百川請他,他為何會在這個時候來我張家!」

那老嫗還沒說話,之前被楊開禁錮的胖武者忽然厲喝一聲。眼『快更新太快書太多,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楊開苦笑不迭。

老嫗則是狠狠地瞪了那胖武者一眼,厲聲道:「老身做事,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胖武者嚇了一跳,連稱不敢。

老嫗這才將目光重新投到楊開身上,神念掃視,待察覺到楊開的修為比她高出不少之後,臉色微微一變,道:「閣下修為高深,若真是陸百川請來的,怕是不會與我等多廢話的,好,老身相信你,只是不知道閣下到底為何來我張家?」

「我來這裡,是受人之託,老夫人請看。」楊開說話間,將一枚空間戒朝老嫗扔了過去。

那老嫗伸手接住,深深地打量了楊開一眼,這才將神念灌入空間戒之中。

下一刻,老嫗臉色一白,身軀猛地一晃,竟是彷彿遭遇重創一般,張口吐出一道血箭,本就蒼老的容顏,一下子變得更加蒼老了。

「你竟敢偷襲?」胖武者大怒地爆喝。

也難怪他會有這種誤會,畢竟老嫗是在接住那空間戒之後才忽然有這種變化,任誰都會以為楊開在空間戒上動了什麼手腳,偷襲老嫗所至。

餘下一些女子也都神色凌厲起來,紛紛義憤填膺地朝楊開望去,一個個體內力量跌宕,更有性急的已經祭出了自己的秘寶,立刻就要朝楊開下手。

面對這麼一群娘子軍,楊開也不禁有些頭皮發麻。腳步一點,飄然後退,與她們拉開了距離。

「住手!」老嫗忽然大喝一聲。

這些女子倒也很是聽話,雖然不忿楊開的為人和作為,但在老嫗一聲下令之下,竟沒一個再出手。

「太祖母,你怎麼樣了,你不要緊吧?」這個時候。一直攙扶著老嫗的那個妙齡少女一臉擔憂地問道,伸手在老嫗後背處不斷地撫摸著。

老嫗搖了搖頭。抬起眼帘,望向楊開的目光已經沒了敵意,而是充滿了悲慟,蒼涼道:「敢問小兄弟,這空間戒……你是從何人手中得到?」

楊開嘴巴蠕動了一下,傳音入老嫗耳中。

老嫗聽的一呆,整個人再次踉蹌一步,旋即才苦笑一聲:「命啊!雖然老身早有預料,但沒想到。事情真的如此。」

「母親大人,發生什麼事了?」一個有個虛王一層境修為的中年美婦開口問道。

「你看看這個吧。」老嫗將手上的戒指遞給了中年美婦。

那中年美婦接過,仔細打量一番後,俏臉也是驟然發白,待到以神念查探內部空間的時候,眼淚水頓時簌簌地流了下來。

身為張高軒的家人。自然認得空間戒里的那些東西。如今張高軒的空間戒在此,人卻不見蹤影,下場如何,任誰都能猜測的到。

楊開望著這一幕,不禁心有所觸,倒也沒有開口催促,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等候張家人將張高軒已經遇難的消息消化完畢。

其他人雖然不清楚具體內幕,但眼見老嫗和中年美婦都如此神態,自然心中也有了猜測,當下一個個神色黯然起來。

許久。老嫗才深吸一口氣,望著楊開道:「貴客臨門,老身失禮了,請入內一敘吧。」

「也好,我還有些東西要給你們。」楊開點點頭。

當下,在那老嫗和中年美婦的帶領下,楊開來到了這莊園的一座大殿內。

此刻,其他人都已經在門外等候,只有老嫗。中年美婦和那個少女進了裡面,少女似乎是專門服侍著老嫗的,所以寸步不離,現在正站在老嫗身後,拿一雙美眸好奇地打量著楊開。

命人奉上茶水之後,老嫗才道:「小兄弟,之前有所誤會,還望小兄弟念在我張家突遭大變,不要見怪。」

「沒事。老夫人也請節哀順變。」楊開點點頭。

「你適才說還有東西要交予我們,不知是什麼東西?」老嫗問道。

「這個。」楊開又取出一枚玉簡。朝老嫗遞去,開口道:「張家主臨終之前,以神念在內部留下了一些信息,老夫人看過便知。」

老嫗感謝接過,放出神念查探著,片刻後,又不動聲色地將之遞給了那個中年美婦。

待到中年美婦查探完之後,咬牙切齒地道:「果然是陸百川那老賊對夫君下的毒手!母親大人,我要去為夫君報仇!」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這才知道,這個中年美婦赫然是張高軒的妻子,而如此看來,這老嫗赫然便是張高軒的母親了。

老來喪子,白髮人送黑髮人,心情該何等悲慟,但這老嫗卻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調整過來,讓楊開不禁有些欽佩。

「仇,當然是要報的。但你有這個本事么?」老嫗冷冷地看了中年美婦一眼。

「媳婦確實不是那老賊的對手,但即便是死,也要啃下那老賊一塊血肉來!」中年美婦銀牙緊咬,美眸之中充滿了仇恨。

「說的漂亮。」老嫗冷笑不迭,「只怕到時候你想死也不成,還要憑遭侮辱!」

此言一出,中年美婦不禁臉色一白。

「還不給我坐回去!」老嫗狠狠地杵了一下拐杖,威嚴喝道。

中年美婦不敢忤逆,無力地跌回座位上,美眸似乎都失去了一絲神采。

楊開見此,嘆息一聲道:「老夫人,敢問貴族除了張兄在五色寶塔遭遇不幸外,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

老嫗聞言,臉色一黯,點頭道:「讓小兄弟看出來了,家門不幸啊。」

沉默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