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二十章 迎親

第兩千零二十章 迎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老嫗這麼說,楊開點頭道:「能這樣最好。」

雖然他對道源果的態度是可有可無,但對其他的虛王境武者來說可不是這樣的,消息一旦傳出的話,只怕真會引的無數虛王境對他圍追堵截,甚至極有可能引起道源境的強者出手。

道源果對道源境強者雖然沒用,但哪個道源境強者沒有自己的晚輩和後嗣?

老嫗又道:「小兄弟,若是不棄的話,不妨在我張家盤桓幾日,也好讓老身一盡地主之誼。」

楊開皺眉想了下,覺得自己現在離開怕是有些不妥。雖說自己跟這個張家沒什麼交情,但是自己畢竟與張高軒之間有些約定,如今張家面臨危機,自己若是一走了之,萬一那個陸百川再帶人殺到,這一門孤寡恐怕無力抵擋。

倒不如趁現在,讓她們提出要求,也好了了自己一樁心事。

正這麼想的時候,耳畔邊忽然傳來一陣古怪的聲響。

「什麼聲音?」那個美婦神色一動,側耳傾聽起來。

楊開一笑道:「似乎是敲鑼打鼓的聲音。」

美婦一怔,一臉茫然。而老嫗卻像是想到了什麼,長身而起,沉聲怒喝道:「陸百川,小兔崽子欺人太甚!」

雖然陸百川的修為要高過她,但老嫗的輩分卻比陸百川長出一輩,所以這麼罵他倒也沒什麼問題。

美婦臉色一變道:「難道那老賊……」

老嫗瞅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盡心服侍自己的那個少女,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別怕,太祖母在這裡。陸家想搶你,太祖母是不會答應的。」

那少女倒也乖巧,雖然也隱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神色並不見多麼慌張,而是搖了搖頭,低聲道:「太祖母,要是若惜能為家族抵劫消災,就讓若惜去吧。」

「說的什麼渾話!」老嫗冷哼一聲。把拐杖重重一杵,「你祖父。你父兄皆死在陸家人之手,陸家與我張家之仇不共戴天,太祖母又怎會將你推入火坑,你放心,太祖母今日必保你平安。」

她們這麼一聊,楊開立刻明白,一直服侍著老嫗的那個少女,便是陸家要的那個張若惜了。

之前楊開就用神念查探過她的修為,只有聖王一層境。連返虛鏡都沒有達到,修為低的可憐,而看她的年紀,大概在十四五歲的樣子,這樣的年紀,這樣的修為。在星界之中其實很普遍。

而且,她雖然長的清秀可人,但也不是什麼禍國殃民,顛倒眾生之色,也不知道她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居然能讓陸家如此上心。

或者,她根本就是陸家隨便選擇的一個用做吞併張家的棋子而已。

楊開眉頭微皺,有些不明所以。

就在這時,老嫗將目光轉向楊開,凝聲道:「小兄弟。老身有個不情之請……」

楊開點頭道:「老夫人請說。」

老嫗道:「小兄弟修為不俗,但那陸百川的修為境界與你相當,真的拚鬥起來,對你並無好處。老身不求你斬殺此人為我張家報仇雪恨,只想請你出面,保我張家這一次平安,老身感激不盡!」

「這算是一個請求?」楊開笑吟吟地問道。

「正是!」老嫗正色頷首,那中年美婦和張若惜也一併望著楊開,一臉的祈求之色。畢竟眼下張家實力最高的兩人。也只有虛王一層境而已,而且老嫗本身因為上次施展秘術元氣大傷,現在根本沒有能力跟陸家抗衡。

若楊開撒手不管的話,那張家這次就真的大禍臨頭了。

可是陸百川的修為跟楊開一樣,她們也不敢確定楊開是不是真的能履行與張高軒之間的約定,出頭庇佑張家,畢竟哪個武者願意毫無緣由地得罪一個跟自己同境界的存在?

一時間,心裡忐忑極了,卻又不敢多說什麼。

「這個請求……」楊開輕笑著。讓大殿內三人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可以答應!」

老嫗頓時呼了口氣。美婦和少女也都心情一松,兩雙美眸里滿是感激之色。

「不過老夫人,我這次正好在張家,可以保你們一次平安,但若下一次我不在張家呢?萬一陸家又來人尋釁,你們該如何是好?我不可能一直住在這裡的。」楊開淡淡道。

老嫗眉頭一皺,巍然嘆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楊開沉聲道:「老夫人就沒想過斬草除根?」

「斬草除根!」老嫗看似渾濁的眼睛,驀然一亮,凝聲道:「小兄弟有把握?陸家人多勢眾,可不是陸百川一個人。」

「可以試一試!」楊開眯眼道。

老嫗一怔,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似乎要重新審視他一樣,遲疑片刻道:「若真能如此,那張家上下,必視小兄弟為恩人,早晚一炷香,晨昏三叩首,祈求上天保小兄弟一世平安。」

「這倒不用。」楊開笑了笑,「不過我們得重新商討一下條件才行。」

「條件?」老嫗一怔,旋即苦笑道:「不知道小兄弟想要什麼?我張家恐怕沒有什麼能入得你的法眼的。」

「老夫人誤會了,我不是要什麼。」楊開擺了擺手,「只是這麼做對我來說也有一定的風險,而且我也不喜歡被什麼約定束縛,這樣吧,我若是真的能將陸家剷除的話,那我與張兄此前的約定就算完成了,日後你們也別再向我提什麼要求,怎樣?」

「小兄弟的意思是……」老嫗若有所思起來。

「要麼,我這次保你們平安,算是完成你們一個要求,你們還剩下兩次向我提出要求的機會,要麼,我替你們報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