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夠陰險

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夠陰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返虛一層境武者的自爆,雖說威力不俗,但想要威脅到虛王三層境強者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瘦武者的自爆頂多也只能讓陸百川灰頭土臉而已。

不過他這種瘋狂,卻讓陸百川為之一凜。

而更讓陸百川感到驚疑的,便是忽然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個青年了,這青年剛才悠一出現,便隨手一招瓦解了自己的域場和攻勢,救下了張家的瘦武者,橫檔在自己面前。

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陸百川感覺到這人一點也不比自己差。

張家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虛王三層境?陸百川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敢貿然出手,匆忙後退。

楊開淡淡地望著他,也沒有追擊的意思,而是伸手在那瘦武者身上一拍,他體內狂暴的力量頃刻間便冰消瓦解,整個人踉蹌了一下,險些栽倒在地上。

抬起頭起來,瘦武者一臉茫然地望著驀然出現的楊開,好一會才回過神。

「老三還不快回來!」那胖武者卻是出了一身冷汗,連忙沖瘦武者招呼道,見他沒有什麼動靜,更是急急地衝過來,將瘦武者拉回人群之中。

「閣下何人?」陸百川凝視著楊開,本能地感覺到對方的不好惹,不由地沉聲問道:「你似乎不是張家人吧?」

楊開笑著搖頭道:「不是。」

「那你是什麼人,為何要管張家之事?」陸百川皺起了眉頭。

剛才楊開隨手的一招,就讓他意識到楊開的實力不遜於自己,所以並不是太想與楊開為敵,只能先打探下他的來歷和張家的關係了。

「因為一些原因,張家的事如今就是我的事了。」楊開嘿嘿一笑。

陸百川道:「朋友這是何意?既然要管張家的事。總該說出個緣由吧?而且,老夫今日是要迎親的,可不是要與張家為難,朋友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陸百川,你休要花言巧語了,我夫君被你害死在五色寶塔,此仇不共戴天!」就在這時,手持著一柄利劍從莊園里殺出來的中年美婦厲喝一聲。出現在了楊開身邊。

陸百川聞言一笑道:「嫂夫人,張兄之死。陸某也很遺憾,但是此事真的與陸某無關,要我如何解釋你們才肯相信?」

「這位小兄弟已經帶回了家夫臨終前的遺言,你還想狡辯?」中年美婦把手一指楊開,咬牙喝道。

陸百川眼帘一縮,立刻轉頭看向楊開:「你在五色寶塔內見過張兄?」

他問這句話的時候,神色間竟有些驚喜之色,彷彿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竟是個好消息一樣。

楊開坦然道:「是見過,不過你這麼高興幹嘛?嘿嘿。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陸百川臉色幾經變幻,低聲道:「若是如此的話,那東西豈不是在你身上?」

「你果然是想到了,不錯,那東西是在我身上,你想怎樣?」楊開大喇喇地望著他。

此刻。中年美婦的臉上驀然浮現出一絲懊惱之色,暗暗責怪自己有些口不擇言,竟然暴露了楊開得到了道源果的秘密。

畢竟陸百川和張高軒是一起進入五色寶塔的,而且在寶塔內部也有過接觸,說不定還是兩人一起發現的那道源果。

美婦即便沒有親口透露道源果在楊開身上的消息,但以陸百川的精明,哪裡還推斷不出來?

「看樣子,你是因為那東西才對張兄暗下殺手的啊。」楊開一臉鄙夷地望著陸百川。

「哼,就算沒有那東西,我也會出手。不過這是我陸張兩家的事。如今那東西既然在你身上,陸某倒是有些話想跟朋友說一說。」

「什麼話?」楊開饒有興緻地望著他。

陸百川頓時神色一凜,嘴唇蠕動,傳音起來。

而就在這時,楊開忽然神秘一笑,縱身一躍,飛上了高空,而在他有所行動的一瞬間,地面下竟然有一條漆黑的小蛇破土而出。無聲無息地朝楊開小腿處咬去,卻一下咬了個空。

在場諸人,竟是無一人發現這黑蛇到底是什麼潛入地下的,直到它暴露了行蹤,才緊張地呼喊起來。

「朋友夠陰險!」楊開居高臨下,冷笑地望著陸百川,「看樣子,張兄就是這麼被你偷襲,然後毒發身亡的吧?」

說話間。楊開屈指一彈,一道金血絲激射而出。化為金絲,如有靈性一般朝那黑色纏繞過去。

陸百川也沒想到楊開竟如此機警,竟能避開那麼隱蔽的一擊,他當初在五色寶塔內暗算張高軒的時候可是一下就得手了。

見機不妙,他口中輕嘯一聲,那黑蛇立刻便如得到了什麼命令一樣,欲要重新鑽入地下。

可是已經遲了,金血絲纏繞過來,將這靈蛇死死勒住。

嗤嗤……

蛇芯吞吐著,任憑黑蛇如何掙扎,也依然擺脫不掉金血絲的纏繞,而隨著金血絲越勒越緊,黑蛇的皮膚和血肉被勒出了傷口,鮮血潺潺流出。

「住手!」陸百川大呼間,一下子祭出一柄小錘,體內元力往錘中灌入之中,小錘表面立刻閃爍起幽藍色的電弧,緊接著就化為兇猛的電漿,朝楊開轟擊過去。

楊開眼帘一縮,意識到那小錘必定是件檔次不俗的秘寶,也沒有貿然硬抗,身形晃動從原地避開。

嘶嘶之聲傳來,伴隨著幾聲清脆的脆響,那被金血絲勒住的黑蛇終於被切成了好幾節,屍體滾落在地上,幾節蛇身扭曲蠕動,頭顱處蛇芯依然吞吐,看起來兇猛惡毒極了。

可這樣的傷勢,它是必死無疑了。

「我的靈蛇!」陸百川就彷彿被人搶了妻女一樣,張口呼喊起來,雙眸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