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二十六章 離別

第兩千零二十六章 離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沒晉陞道源境之前,這銀月紫霜刀對他來說還是有點用途的。完美世界+眼快看書=最新章節

他手上的秘寶,最珍貴的莫過於四大帝寶,但每一樣都不是能輕易能在人前顯露的,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龍骨劍了。

不過楊開早已打定注意抽時間將龍骨劍融合入體,所以這件秘寶註定會在不久的將來消失不見。銀月紫霜刀正好彌補了這方面的空缺,這件秘寶檔次不算太高,拿出來用不會太引人注意,而難得的是,它還有能引動一絲絲法則之力。

這麼想著,楊開就將銀月紫霜刀收了起來,倒也沒有去用心煉化,免得浪費時間,這樣一來,等有更好的就可以隨時替換了。

再然後,他才鄭重至極地將那一塊空靈玉璧從空間戒中取出。

漆黑的圓玉悠一出現,楊開就感覺到了它與白天不同的地方,此刻,這塊空靈玉璧竟然微微輕顫著,散發出一種玄而又玄的力量波動,表面處更有一層層漆黑的漣漪蕩漾而過。

漆黑的玉璧彷彿變得更加黑暗了,宛如黑洞,欲要吞噬萬物!

「果然有反應!」楊開見此,哪裡還不知道空靈玉璧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變化,完全是因為張若惜就在附近的緣故,白天楊開看到它的時候,這東西可是古井不波的。

此刻,他分明感覺到,空靈玉璧中跌宕出明顯的空間力量波動,若有人長時間地沉浸在這種力量波動之下,未必就沒辦法窺探到空間力量的修鍊之法。

當初張若惜在陸家居住了一個月,陸百川就在那一個月內,有了屬於自己的機緣,得以在空間力量上入門。

現在這麼想來。陸百川之所以要讓自己的後嗣迎娶張若惜,完全是因為空靈玉璧的關係,甚至可以說,他處心積慮地對付張家,也可能與此有關。

不過楊開還無法藉助這樣的波動查探到什麼,若是讓張若惜接觸這樣的玉璧,不知道會有什麼變化。

只是這東西如今雖然在他手上,但歸根結底。還是來自於張家。楊開將之據為己有,不歸還給人家也就算了。畢竟這是他的戰利品,張家人也沒立場去說什麼。若再去找張家的人打探這東西的秘密,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張家的人,未必就知道這東西的真正價值!否則的話,在兩百年前,就不會把它當成嫁妝送給陸家。

看來,一切還是得靠自己才行。

楊開暗暗打定注意。

接下來的兩日,楊開一直住在張家,也每曾離開客房。一直在查探空靈玉璧中隱藏的秘辛,可惜他一無所獲。

當他意識到這樣查探不是辦法之後,他就知道繼續留在張家已經沒有意義了,當即動身,向張家主母提出告辭。

老嫗和中年美婦一再挽留,見楊開去意已絕。便沒再勉強,而是親自將他送出莊園外。

「恩公日後多多保重,若得閑暇之時,還請紆尊降貴,多多來我張家盤桓,我張家上下必倒屐相迎!」老嫗經過兩日的休養,神色好了不少,不過她畢竟年事已高,上次大戰折損了不少元氣,是根本沒法恢復過來的了。

見她這麼熱情。楊開微微笑道:「有機會的,到時候還請老夫人不要嫌棄的好。」

「恩公,今次你解張家之危,我張家上下實在無以為報。妾身在見恩公孤身一人,日常起居上難免有些不便,想讓若惜隨恩公一起,日後照顧恩公生活起居,還請恩公切勿推辭!」那中年美婦一邊說著,一邊將躲在她身後的張若惜拉了出來。

「啊?」楊開愣了一下。完全沒想到在臨走之前中年美婦會有這樣的提議,頓時下意識地朝那少女望去。

卻見少女低著腦袋,雙手玩著自己的衣角,臉上羞紅一片,卻乖巧不出聲。

楊開心中頓時湧出一種怪異的感覺,不過很快明白這中年美婦的意圖了。

她顯然是覺得張家如今元氣大傷,唯恐哪日強敵來襲,想要與自己搞好關係,讓自己成為張家的庇護。到時候張若惜便可成為自己與張家牽線搭橋的橋樑。

自己若真的答應下來,看到張若惜的面子上。真到那時候也不會袖手旁觀。

明白這一點之後,楊開眉頭皺了皺,本能地有些排斥,但又無法一口回絕。

因為按他原本的想法,是想先處理好與康斯然之間的事情,待回到楓林城之後,多多來張家做客的,藉此好好研究一下那空靈玉璧,否則剛才他也不會跟老嫗說以後有機會。

哪裡曉得人家張家竟然已經有意將張若惜送給自己了。

這讓他在排斥這種做法的同時,又有些高興,不禁生出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

見楊開沉吟不語,張若惜似乎更加局促了,那中年美婦微微一笑道:「若惜這孩子雖然修為不高,無法在戰鬥上給恩公幫上什麼忙,但天資不錯,而且生性恬靜,心靈手巧,恩公若是帶著她,日後必定不需為一些瑣事而煩心,可一心修鍊,早日登臨道源境。」

中年美婦一邊大力在楊開面前推銷著張若惜,一邊察言觀色道:「只怕……恩公嫌棄,若是如此的話,就當若惜沒這個福分了。」

此言一出,張若惜不禁嬌軀一顫,兩隻小手都攥成了拳頭。

「若惜姑娘秀外慧中,我怎會嫌棄,只是……」楊開皺了皺眉,說話間瞅了那老嫗一眼,見老嫗也有些期望地望著自己,心知這事恐怕是老嫗和中年美婦一起商議好的。

或許,那一晚席間,自己多看了張若惜幾眼,也讓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