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二十九章 一路飆升

第兩千零二十九章 一路飆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諸位都看好了吧?恩,小老兒雖然不是煉丹師,但因為修鍊功法是火系,所以也能稍稍催動一下這煉丹爐的威能,這樣吧,小老兒就為諸位演示一下,這玩意到底有多麼奇特。我要大聲告訴全世界,我為你承包了岩塊看書」醉酒翁說話間,忽然把手上一直托著的墨玉鼎一拋,旋即飛快地掐起靈決來。

伴隨著他一道道精純的源力打入墨玉鼎之中,那小小的墨玉鼎竟迎風便張,很快就變得有一人高大,重重地落在高台之上,發出碰地一聲響動。

丹爐變大了之後,它上面的複雜圖案也變得更加清楚了。

不但如此,在眾人神念掃過之下,甚至還可以看到丹爐內部,有四個龍頭鑲嵌,爐鼎內更是光華流轉,讓人看起來目眩神馳。

「煉製這個爐鼎的大師絕對是個奇人,他在這丹爐內篆刻了無數靈陣,皆可用來煉丹,若有人能揣摩詳細的話,日後煉丹根本無需再自己刻畫靈陣,只需激發丹爐內擁有便可。而且,丹爐內這四個龍頭的設計更讓煉丹師可以極好地掌握火候,另外還有一些神奇的功能,諸位看好了。」

醉酒翁說話間,忽然提起自己的葫蘆,猛灌一口烈酒,旋即,本就有些紅潤的臉龐變得更加通紅,他一拍胸脯,張口朝那墨玉鼎一吐。

一道火龍從口中噴出,這火龍搖頭擺尾,撞在墨玉鼎上便如石沉大海,扎進去消失不見。

醉酒翁又掐動起靈決來,嘴角邊掛著一抹神秘的微笑。

驀然,爐鼎內一個龍頭之中,噴出熊熊火焰,那火焰看似溫度極高。竟呈現出幽藍之色,而且隨著醉酒翁的控制,火候也可變大變小。

再接著,第二個龍頭也噴出火焰,接著是第三個,第四個……

醉酒翁法決一收,站在旁邊不動起來。

可爐鼎內的火焰卻沒有就此熄滅,反而繼續燃燒。看著好像會一直持續很久的樣子。

「這丹爐竟能儲藏能量?」有識貨之人一下子看出了名堂。

「正是。這位朋友眼光犀利啊。」醉酒翁大笑一聲,「小老兒剛才也沒有動用多少力量。換算下來也只是普通一擊的程度而已,可就是這樣的力量灌入爐鼎之中,也足以讓它燃燒半日之久,而且火候一旦控制好了,就決然不會再生變化。如此一來,大家恐怕知道這對煉丹師有多大的幫助了吧?」

醉酒翁話音落下,大廳內頓時響起一片嘈雜之聲。

雖然他沒有解釋的清楚,但在場武者,基本上都明白了這丹爐的珍貴之處。

一個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需要時刻觀察藥材變化,需要時刻控制火候,往丹爐內灌入力量,寸步不能離。

可是如果有這個墨玉鼎就不同了,煉丹師只需要設置好一定的溫度,往內灌入足夠的能量。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丹爐就會一直保持著那樣的狀態。

煉丹師完全可以趁這個時間好好恢復一下。

煉丹師在煉丹的過程中,有許多時候都是因為體內力量周繼不上,從而導致失敗的。

可有了這個墨玉鼎,就完全不需要再顧慮這個問題。

它除了擁有一般丹爐的種種能力之外,還有屬於自己的特性,更兼有著道源級中品的檔次,價值之大,在煉丹師們看來,簡直不啻於帝寶!

「時間有限。丹爐的其他特性小老兒就不一一展示了,不過小老兒可以保證,這東西若能讓哪位丹師擁有的話,完全可以越一階煉製丹藥!」

此言一出,無數人倒吸涼氣。

煉丹師的進階,比武者的進階還要困難,尤其是大境界的進階,許多煉丹師被卡在虛王級上品,一生不得寸進。可若是按照醉酒翁的說法,只要有墨玉鼎,一個虛王級煉丹師就有機會煉製出道源級的丹藥,甚至成丹的幾率都不會太低。

種種誘惑,種種好處,不但讓在場的各大煉丹師們心動難耐,更讓那些宗門家族的代表們目光火熱起來。

「道源級中品丹爐,墨玉鼎,起價百萬源晶。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萬,諸位請吧。」醉酒翁朗喝一聲。笑吟吟地走到一旁。

「起價百萬……」楊開聞言,嘴角不禁一抽。

剛才他見醉酒翁說的天花亂墜,自然也對墨玉鼎有些動心。

他手上的煉丹爐,還是當年深入帝苑之中,從帝苑裡得到的紫虛鼎,檔次也不算低,虛王級上品的丹爐。一直陪伴他至今,可紫虛鼎與墨玉鼎比較起來,又不在一個檔次上了。

但這起價百萬的價格,還是讓楊開苦笑不已。

他手上的源晶也就一百多萬,大概就只夠喊個起拍價……

「這墨玉鼎竟有如此神奇?」一旁,康斯然似乎也有些意外。

他雖然能依仗與城主府不錯的關係,提前弄到一些信息,但顯然對這個墨玉鼎了解的也不多,此刻聽醉酒翁說完之後,神色不禁凝肅了起來。

若是能將這個丹爐拍下,那日後靈丹坊的丹藥產量絕對會提升許多,他作為此地的掌管人,業績也就上去了,說不定有哪一日能得到商會總舵的賞賜和提拔。

可是一想起壓軸的道源果……康斯然又糾結了。

他扭頭看了一眼楊開,見楊開也在苦笑,愕然道:「楊丹師,你不準備競拍么?」

「不了,看個熱鬧吧。」楊開緩緩搖頭。

康斯然心中瞭然,也就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兩人說話的這一會兒工夫,拍賣已經開始了,可詭異的是,竟無一人出價,而且大廳內也是靜悄悄的一片,顯然是所有人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