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三十四章 爭搶

第兩千零三十四章 爭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韓姓男子有著道源兩層境的修為境界,有著與城主段元山比肩的本事,所以即便剛才被醉酒翁警告過一番,也依然沒有太在意,這一次自然是想故技重施,給旁邊包房出價之人一點壓力,讓那出價之人知難而退。路

屬於道源兩層境的神識之力轟然盪出,直接就破開了廂房的禁制,往內衝去。

但讓韓姓男子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是,還不等他發力,那廂房內竟立刻湧出一股絲毫不遜於他的神識力量,反向轟了過來。

韓姓男子眼帘一縮,根本來不及收回自己的神念,只能一咬牙與對方頂上。

無形的碰撞跌宕在大殿之中,神識力量驟然潰散,韓姓男子悶哼一聲,猝不及防下似乎吃了點小虧,而他旁邊包房內也同樣傳來一聲冷哼。

這一番神識力量的碰撞,赫然是平分秋色的結局。

「也有道源兩層境!」韓姓男子臉色一沉,這才明白剛才那出價之人為何語氣囂張,原來是有強者庇護的緣故,這麼看來,對方來歷恐怕有些不簡單。

一時間,韓姓男子的臉色陰冷下來。

「哈哈,本公子已經出價四百五十萬了,還有沒有更高的,沒有更高的這器靈就歸本公子所有了。」之前出價的那人渾然沒有在意兩大道源境強者之間的較量,而是依舊囂張大叫著。

那包房內,一個中年男子眉頭微皺,輕聲道:「少宮主,四百五十萬買一隻火系器靈,不太划算啊。你修鍊的並非是火系功法,手上也無火系秘寶,買它回去作甚?這事若是讓宮主知道了只怕……」

「你懂個屁!」中年男子對面處,一個相貌俊俏,生的唇紅齒白,手持描金搖扇,作公子哥打扮的青年聞言一撇嘴,道:「本公子確實沒修鍊火系功法。也沒有火系秘寶,但……你不覺得這器靈長的很漂亮嘛?另外。本公子更好奇一點,不知道她摸起來是不是跟真人一般無二,若是如此的話,嘿嘿,花再多源晶本公子也願意。」

中年男子聞言,眉頭一皺,卻又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苦笑搖頭。他知道自家這位公子喜好女色,尤其是喜好冷艷的熟婦。那器靈的形象自然非常符合公子的胃口。

「五百萬!」乙九號包房內,楊開面無表情地喊出新的價格。

「混蛋!」

楊開的喊價剛出口,那公子哥打扮的青年便霍地站了起來,渾然不顧場合,厲喝道:「本公子看上的東西你也敢搶?是要跟我飛聖宮作對不成?本公子出五百一十萬!」

他這麼一說,在場不少武者立刻洞悉了他的身份。

這出價之人赫然便是飛聖宮的少宮主寧遠城!

楊開也一臉恍然之色。怪不得剛才他聽這人的聲音有些熟悉,原來是寧遠城這傢伙。楊開與他打交道也不止一次了,頭一次是幫莫小七解圍,第二次是在五色寶塔內,只是剛才一心記掛流炎,楊開也沒太注意分辨,竟沒能認出他的聲音。

這麼看來,寧遠城包房內,與那韓姓男子神識對撞的,應該就是一直守護在他身邊的道源境強者劉益之了。

「飛聖宮又如何?若你老子寧博陽在這裡。韓某說不定還會賣他個面子,這器靈也就讓了,至於你么……哼,還不夠資格,五百二十萬!」旁邊的包房內,那韓姓男子冷笑一聲地說道。

「閣下到底是誰?」寧遠城臉色陰鷙,厲喝一聲。

韓姓男子大笑道:「回去問問你爹,他會告訴你我是誰的。」

「可惡啊,竟敢瞧不起本公子。」寧遠城氣的臉色鐵青。

「少宮主。這裡畢竟是別人的地盤,這個姓韓的不好惹,要不……就算了吧。」劉益之勸道。

「算?怎麼算?本公子咽不下這口氣,竟敢小瞧本公子,好,那就看看誰帶的源晶多,竟敢跟本公子比財力,簡直自尋死路!」寧遠城一副要發狂的樣子,張口厲喝道:「五百五十萬!」

「五百六十萬!」韓姓男子不緊不慢地加價。

「六百萬!」

「六百一十萬!」

……

這一場拍賣。楊開除了之前出價幾次之外,後面壓根就沒有他插嘴的份了。當價錢飆升到六百萬之後。楊開就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希望了。

康斯然那邊只有五百萬源晶,而自己身上也只有幾十萬源晶而已,湊到一起還不到六百萬,除非真的拿一團重土出去抵押才行。

不過重土太過珍貴,他也不敢輕易示人,免得惹上什麼麻煩,所以在自覺沒有希望競爭之後,楊開便沒再出聲。

康斯然瞧了他一眼,不禁嘆了口氣,安慰道:「楊兄,順其自然就好。」

楊開輕輕頷首,也沒多說。

競拍到此時,任誰都看出來,這一次的競拍有些賭氣的成分在其中了,若說韓姓男子競拍流炎是為了墨玉鼎,那麼寧遠城競拍,就真的是不願落了面子。

而韓姓男子雖然財力驚人,但剛才才花費幾百萬源晶拍賣了一個墨玉鼎,此刻身上恐怕也沒多少源晶了。

當價格提升到七百萬之後,韓姓男子的叫價之聲已經陰沉下去。

最終,當寧遠城喊出七百五十萬的高價之後,韓姓男子總算沉寂。

「哈,跟本公子搶東西,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是什麼德行,本公子瞧上的東西,還從沒失手過!」寧遠城大聲地譏諷起來。

「公子,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劉益之在一旁低聲勸道。

「怕甚,這傢伙不把本公子放在眼中,難道還要本公子去跪舔他?做他的春秋大夢吧!」寧遠城搖開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