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三十六章 繁月周天大陣

第兩千零三十六章 繁月周天大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觀望了一陣,楊開將目光轉向飛聖宮的那樓船秘寶上。

此刻,寧遠城就站在甲板之上,一臉優哉游哉的表情,彷彿根本不擔心劉益之會落敗一樣,手上摺扇輕搖著,時不時地與旁邊幾人沖前方指指點點。

那幾個飛聖宮的弟子自然是不迭地點頭附和。

而在樓船四周,還有一層流淌著綠色熒光的光幕,將整艘樓船包裹在其中。

這顯然是樓船的防護禁制了。

楊開眉頭微皺。

如今兩大道源兩層境強者正在遠方拚鬥,自然是他趁機下手的好時候,可那樓船的禁制一看就堅固至極,楊開甚至都沒把握一擊將它破開,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突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楊開估計自己只要稍一接近樓船,勢必就會暴露行蹤。

他考慮良久,最終決定暫時按兵不動,繼續等待時機。

這麼想著,他重新將目光投向兩大道源境的戰場中。

過了這麼長時間,那飛聖宮的劉益之和韓姓男子依然打的平分秋色,誰也不遜於誰。可楊開卻隱約感覺事情有些不對。

若說韓姓男子對自己沒點自信就這麼貿然出手攻擊飛聖宮的人,那也太莽撞了,不但最後一事無成還可能平白得罪飛聖宮這個大敵,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這麼做。

韓姓男子既然選擇在這裡出手了,那麼肯定有自己的依仗。

想到這裡,楊開心中一驚,頓時有些慶幸自己剛才沒有魯莽行動了。

「閣下到底是誰,何不報上名來,如此鬼鬼祟祟丟人現眼,有意思么?」高空之中。劉益之手持著一件道源級的長刀秘寶,刀身上光華流轉,與那韓姓男子硬拼一擊之後。退身喝問。

對面不遠處,韓姓男子也在巨力的作用下飄出老遠。手上一柄長劍悠然一轉,遙指著劉益之,冷笑道:「認不出我是誰,是你見識淺薄,居然還怨起別人來了,真是可笑至極。」

劉益之眉頭一皺,沉喝道:「我知道閣下姓韓,但天底下韓姓之人何其多?我也不管閣下到底是何來歷。你若就此退去,劉某自當今日之事沒有發生過,可你若是還要繼續糾纏,那就是我飛聖宮的敵人,劉某手上不會再留情!」

「飛聖宮!」韓姓男子聞言一笑,譏諷道:「好嚇人啊,怎麼,你以為區區一個飛聖宮就能讓韓某忌憚么?莫說是飛聖宮,便是星神宮又如何?星神宮想要老子的命又不是一年兩年了,老子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啊?」劉益之大驚。一臉震愕地望著韓姓男子,為他這番言論嚇了一跳。

在整個南域之中,星神宮是名副其實的霸主。南域之內,星神宮號令天下,無敢不從。可從韓姓男子這番言論上來看,這傢伙似乎與星神宮有什麼過節,而且還一直逍遙自在地活著,過的還挺滋潤的。

「你……你是……」劉益之心底深處猛地浮現出一段自己十幾年前聽到的一個傳聞,面色一驚,指著韓姓男子道:「我知道你是誰了,原來你就是那個被星神宮逐出門牆的韓冷!」

十幾年前。星神宮一位帝尊境長老級別的強者座下,有一名弟子犯了大錯。原本按照星神宮的宮規是要被處死的,只是不知道他從何處提前得到了消息。竟殺了看押他的幾個師兄弟,逃出了星神宮,從此飄渺無蹤。

當年這事鬧的沸沸揚揚,許多星神宮的弟子都外出尋覓這名叛徒的消息和蹤跡,欲要將其擒回星神宮以正其法,可惜無一人得手,反而被這叛徒找機會幹掉了不少人。

這事一直是星神宮的污點,其他宗門的人根本不敢正面談及,只在私下裡聊過此事。

這十幾年來,星神宮也一直沒有放鬆過對這叛徒的捉拿追蹤,可惜竟一直沒能得手。

後來還有傳言,說那叛徒是那名帝尊境長老強者的私生子,當年也是那長老親自把他給放出去的,當然,這種消息是真是假就沒人知道了。

劉益之身為飛聖宮的高層,對這等秘辛自然有所接觸,也知道那叛徒名叫韓冷。

原本劉益之沒想到韓姓男子的真實身份,可是在對方說出那樣一番話之後,立刻有所洞悉。

「你果然是那個星神宮的叛徒韓冷!」

「是又如何?」對面,韓冷毫不避諱地承認了,臉上掛著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嘿嘿道:「現在認出來,已經遲了!」

劉益之聞言,心中一突,下意識地低呼道:「不好。」

話落,他便一個轉身,便要朝樓船飛去,面色也變得倉皇起來,彷彿即將要遭遇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可就在這時,那韓冷竟神色一肅,掐起了靈決,伴隨著法決的變幻,天空中那一輪明月竟光芒大放,耀人眼帘,讓人幾乎看不清前方的一切。

一道潔白的光柱,驀然從皎月之上激射而下,直接灌入韓冷的身軀內。

下一刻,以韓冷的身軀為中心,道道月光朝四面八方輻射開來。

前後不過三息的功夫,方圓幾十里地,竟瞬間被一種莫名的力量籠罩了起來,也彷彿被這種力量從整個世界隔絕開來,置身在這方圓幾十里內,抬頭望去,只見到漫天的銀月,那些月亮形態不一,有圓月,有殘月,也有彎月,獨不見一顆星辰。

此刻彷彿已經成了另外一個世界。

「繁月周天大陣!」劉益之臉色陡然間變得蒼白無比,一口道破了這變化的原因。

「嘿嘿嘿。」韓冷的身軀早已消失不見,此刻唯有他的聲音在四面八方輻射,叫人辨別不清來源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