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三十七章 自爆

第兩千零三十七章 自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如之前那個飛聖宮弟子慘死的場景,這些經由繁月周天大陣催動起來的月華殺傷力奇大無比,而且似乎還含有極強的腐蝕性和穿透性,那些被月華打中的武者,紛紛慘叫著,眼睜睜地望著自己的身體部位融化,在極短的時間內沒了氣息。看莽荒紀最新章節,首推眼kuai看書.

他們所有人的護身聖元都起不到一點作用,甚至連一個武者的防禦秘寶都被腐蝕了一半。

「劉執事救我!」有一人倒是沒有立刻死去,腹部處被月華貫穿一個大洞,可以清楚地看到內部蠕動的五臟六腑,不斷掙扎地朝劉益之飛來,一邊高聲呼救。

而他腹部的傷口附近,那腐蝕之力竟如跗骨之蛆一般,驅之不散,迅速地腐蝕著其他完好的血肉,等到他飛到劉益之身前的時候,腹部處的傷口已經變得比之前大了一圈,白森森的骨頭都露了出來。

劉益之眼中閃過一絲狠戾之色,待這人靠近了,揮手一拳轟在他的頭顱上。

啪地一聲,這人的腦袋就如被砸爛的西瓜,爆裂開來。

周圍還活下來的飛聖宮弟子,霎時間噤若寒蟬,一個個都驚懼交加地望著劉益之。

「他活不了了!」劉益之怒喝一聲,「與其讓他受苦,不如給他個痛快!」

「哈哈哈哈!」韓冷的大笑聲傳來,「飛聖宮的人,行事都如此兇殘么?韓某今日算是長見識了。」

劉益之被他一陣譏諷,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厲喝道:「姓韓的,有本事你就露出身形再與劉某打上一場,藉助陣法之威算什麼本事?」

「可笑。可笑啊,韓某藉助陣法之威不算本事,那麼你們以多欺少就算本事了?」韓冷不屑一顧道。

劉益之見激將無效,只能再次扭頭沖那些還活著的飛聖宮弟子喝道:「還愣著幹什麼?想活命就使勁攻擊這陣法。」

眾人聞言,也不敢有什麼怠慢,連忙施展出自己最拿手威力最強的攻擊,朝四周漫無目的地打去。

雖然劉益之剛才的殘忍讓他們心中驚懼,但也知道他說的不錯。被這繁月周天大陣籠罩,想要活命的話。也只有繼續攻擊了。

「一群跳樑小丑!」韓冷譏諷一聲後,身形驀然出現在半空某處,手上法決一變,那銀月之中再次激射出無數道月華,而這些月華竟都是朝一個地方聚集過來,很快,便匯聚成了一束龐大的月光,從中散發出讓所有人都心驚膽戰的壓迫氣息。

「去!」韓冷把手一揮,那巨大月華便朝飛聖宮的某個弟子襲去。速度之快,簡直讓人無從防備。

那弟子甚至都來不及做出躲避的動作,便直接被這月華籠罩,瞬間消失在天地之間。

而劉益之,似乎早已等待此時,當韓冷的身形露出來的同時。便一口精血噴在自己的長刀上,那長刀微微一顫,便消失在原地,等到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韓冷麵前,直接切下。

在劉益之緊張的觀望中,韓冷的身形竟被一切為二,從中破開。

劉益之臉色一喜,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

韓冷身軀雖被切開,卻詭異的沒有絲毫鮮血流出。再一扭曲之下,竟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他所切中的,赫然是韓冷的一道虛影,韓冷本人早就再次隱匿了起來。

劉益之眉頭一皺,大感棘手起來。論修為境界,他與韓冷相當,戰鬥力也不相上下,按道理來說不可能被對方佔據這麼明顯的上風,可有繁月周天大陣輔助。他根本捉摸不到韓冷的蹤跡,只能被動挨打,一時間心急如焚。

那巨大月華並沒有就此消失,而是在這方圓百丈範圍內來回彈射著,不斷地有飛聖宮弟子中招,被融化個乾淨。

在短短十幾息的功夫內,原地只剩下兩個虛王境武者了。

這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逃意,知道再不逃的話必死無疑。

所以兩人一個晃身之下。便朝那樓船所在之地飛去。

月華閃爍,將其中一人籠罩。這人來不及發出慘叫,就此消失在人間。最後一人卻成功地逃到了樓船前方,張口大呼道:「少宮主讓屬下進去啊。」

樓船甲板上,寧遠城面色驚慌地站在那裡,對那弟子的吶喊置若罔聞,反而有些氣急敗壞道:「快滾開,別把那東西引過來了。」

「少宮主你……」那弟子一臉絕望地望著寧遠城,話還沒說完,背後月華便已襲來,直接將他的胸口打出一個窟窿。

轟隆……一聲巨響。

月華的殘餘之力打在樓船的防護罩上,頓時傳來刺啦啦的聲響,彷彿什麼東西被腐蝕了一樣,樓船的防護罩也是一陣狂閃不定。

寧遠城不禁倒退了好幾步,一屁股跌坐在樓船上。

好在這樓船檔次不低,似乎有著道源級的層次,防禦力道也相當不俗,月華之殘餘之力竟沒能突破那防禦罩的威能。

「原來如此,終於抓到你了!」在那月華威能消失的瞬間,劉益之忽然也降臨到樓船前方,手上長刀一砍,刀芒濺射虛空。

一道人影在前方驀然出現,正是臉色鐵青的韓冷,原本的長袍上多了一道口子,應該是被劉益之剛才砍中的。

兩人在樓船前對峙著,韓冷臉色陰沉,劉益之同樣神色凝重。

「看樣子,你瞧出一點端倪了。」韓冷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樣子,似乎是因為一直在維持陣法的運轉而消耗過大。

「不錯。」劉益之將長刀橫在身前,「繁月周天大陣,劉某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才知道不過是個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