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三十八章 小心背後

第兩千零三十八章 小心背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兩大道源兩層境最後一擊的拼搏,赫然讓韓冷受了不輕的傷勢,他穩定身軀之後,竟張口吐出一口紫中帶黑的鮮血,凌厲到極致的氣息驀然萎靡了不少。追大主宰最新章節,天蠶土豆推薦上眼、快看書

而劉益之,則已經消失不見,甚至連這方圓百丈範圍內也沒有他的一丁點氣息,唯有他之前祭出的那盾牌秘寶,此刻破破爛爛地從天上跌落,表面暗淡無光,靈性盡失。

這盾牌模樣的防禦秘寶,赫然已經被毀。

連這種秘寶都被毀去,劉益之的下場可想而知。

「可惡啊!」韓冷陰沉著臉,咬牙呼喝了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呼吸總算順暢了不少。

直到這個時候,那一直躲在樓船里觀戰的寧遠城才終於反應過來,神色倉皇地爬起來,顫抖著雙手掐起靈決,那精美的樓船一聲嗡鳴,調轉了一個方向,便要迅速逃離此地。

連劉益之都喪身在韓冷之手,寧遠城哪還有膽子繼續留下來?此刻只想著逃的越遠越好。

可韓冷怎會容他如此做?那樓船剛有動靜,韓冷便冷哼一聲,強撐著身子站了起來,身形一晃,竟再次消失在原地。

緊接著,那原本暗淡下去的諸多銀月,居然明亮了一瞬,大陣嗡鳴,再次匯聚出駭人的月華光束,直朝樓船轟擊過去。

韓冷顯然是要趕盡殺絕了,否則今日之事傳揚出去,飛聖宮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月華光束去勢如電,一下子就打在樓船的防護罩上,巨大的力量將那不小的樓船轟擊的東倒西歪,站在甲板上的寧遠城一時不察,竟骨碌一聲滾倒在地上。

刺啦啦……

刺耳的聲音響起。月華光束之中蘊藏的強大腐蝕力不斷地消磨著樓船防護罩的力量,而韓冷此刻也顯露出一點身形,他居然真的是隱藏在月華光束之中,手上那柄長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配合著大陣的威能,欲要一舉破開樓船的防禦。

「韓……韓前輩,何必趕盡殺絕?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好不好。今日之事我當沒發生過。」寧遠城雖然空有虛王三層境的修為,但眼看韓冷如猛虎下山般地攻擊過來。竟一時間失了方寸,張口求饒起來,根本沒想到要奮力反抗。

韓冷一聲不吭,眼神愈發冷酷無情。

寧遠城頓時嚇得魂飛魄散,更加賣力地求饒著。

咔嚓……

清脆的聲響,就如死亡敲響的喪鐘,傳入寧遠城的耳中,讓他臉色驟然發白,他目光凝聚。立刻看到了讓他魂飛魄散的一幕,樓船的防護罩上赫然已經裂出了一道縫隙,眼看著就要無法支持了。

咔嚓嚓……

那裂縫越來越大,而周旁,也出現了更多了裂縫,很快。諸多裂縫便如蜘蛛網一般交錯起來,隱隱有要支撐不住的樣子。

最終,伴隨著韓冷的一聲爆喝,樓船的防護罩終於支離破碎起來,而與此同時,籠罩在這一片小天地的諸多銀月,也消失不見。

繁月周天大陣,在耗盡了最後一絲能量之後,自動破除。

月華光束就此消弭開來,而韓冷則裹著劍光。氣勢凌厲地激射到了寧遠城面前,手上長劍只是一點一收,人便出現在了寧遠城身後不遠處。

寧遠城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似乎本能地擺出了一個防禦的動作,但也僅此而已……

少頃,寧遠城的額頭上,出現了一點殷紅,整個人仰面倒了下去,撞擊在樓船甲板上。發出碰地一聲響動。

而這屬於飛聖宮的樓船秘寶無人控制之後,也打著轉從天空中跌落,最終落到地上,濺起一片塵土。

不遠處,隱匿了身形,一直將這場戰鬥從頭看到尾的楊開神色淡漠,眯眼搜尋著韓冷的身影。

這傢伙以一己之力,覆滅了飛聖宮如此多的武者,雖說藉助了陣法的威力。但本人實力也絕對不可小瞧。不過他經歷這麼一場大戰之後,肯定疲勞非常。或許連平時的一半戰力都無法發揮出來。

楊開覺得自己現在若是出手的話,基本上有九成的機會能夠得手,這便是典型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了。

不過,楊開唯一有些忌憚的是,韓冷千萬別隱藏了什麼殺手鐧,又或者學那些劉益之一樣來個自爆秘寶,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不死也得脫層皮。

就在楊開心思變幻間,從那前方的樓船里,韓冷已經現出了身形,他似乎已經翻查過寧遠城的屍體里,手上抓著一個空間戒,不大一會兒,手心上光芒一閃,便出現了一個圓缽樣的東西。

他輕輕地掂了一下,露出滿意的笑容,將圓缽重新放回那個空間戒之中。

楊開見此,立刻明白他此行的目的果然是跟自己一樣的,都是為了流炎而來,而流炎,正是被封印在那個圓缽之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韓冷竟也沒有第一時間離去,而是忽然抬起眼帘,目光銳利地朝楊開所在的方向看了過來,冷聲道:「小子,看了這麼久,看的過癮么?」

楊開眉頭一皺,並沒有立刻顯露身形。

韓冷見此,冷笑一聲,繼續道:「怎麼?需要韓某親自請你出來不成?」

說話間,手上的那柄長劍已經閃爍起微微的光芒了。

楊開面上終於露出一絲訝然之色,知道對方並非是故弄玄虛,而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存在。

他索性也不再隱藏了,而是大大方方地散去了虛無秘術,露出身影。

韓冷眉頭一挑,脫口贊道:「好高明的隱匿之法,有點意思。」

楊開望著他,咧嘴一笑道:「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