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四十章 剋星

第兩千零四十章 剋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會出現這樣的一幕並不奇怪,眼前這木魈分身雖然因為吞噬了韓冷的血肉精華,從而晉陞到了道源一層境的層次,但妖蟲母體此刻卻是能發揮出道源兩層境的實力,青炎驚雷豺也不弱,儘管修為境界跟木魈分身相同,但它能御使火系力量,正是木魈的剋星。完美世界+眼快看書=最新章節

配合上楊開,若還無法壓制住木魈分身,那才是怪事。

一人兩血獸,相互配合之下,竟將木魈的無數藤蔓斬的七零八落,支離破碎,一段段被斬下的藤蔓掉落在地上,從斷口處流淌出綠色的液體,斷掉的藤蔓則不斷地如蛆蟲一般蠕動著,彷彿活物一般。

不過等到那綠色的液體流幹了之後,這些藤蔓竟全都乾癟下去,瞬間變得如枯木,風一吹,變成了齏粉。

木魈嘶吼連連,愈發憤怒地催動著自身的力量,那些藤蔓被斬斷一條又重新長出一條,一時間,竟有些斬之不絕的架勢。

楊開見此,面色不禁有些凜然起來。

他總覺得,這一隻木魈分身跟自己之前對付的有些不太一樣,委實有些太難纏了,這讓他一直警覺著,渾身火之劍氣纏繞,不給木魈欺身的機會。

這麼大戰了一盞茶功夫,雖然場面上看去楊開和兩大血獸大戰上風,但一直沒法給予木魈致命的攻擊,竟陷入了僵持之中。

而就在這時,一直催動火系力量攻擊木魈的青炎驚雷豺似乎力量周轉不濟,從口中噴出的火球微微停頓了那麼一瞬。

嗤嗤嗤嗤……

一陣異響聲傳出,大地下方忽然竄出一道道根須,一下子就將青炎驚雷豺纏繞住了。

那些根須,赫然便是木魈之前扎進泥土之中的。

青炎驚雷豺一聲嗚咽。奮力掙扎,卻依然擺脫不了根須的束縛。

一根藤蔓趁機刺來,伴隨著噗地一聲,直接戳進了青炎驚雷豺的身軀之中,下一瞬,那讓楊開頭皮發麻的咕咚吞咽聲再度響起,那一條藤蔓竟開始吞噬著青炎驚雷豺的血肉精華。

青炎驚雷豺本身就是十一階妖獸,有著道源一層境的修為。被楊開殺死凝練為血獸之後,一身血肉精華並沒有失去。反而因為金血絲的滋潤變得更加強大。

木魈這麼一吞噬,竟一下讓它之前受的傷勢好了七七八八,樹榦上的扭曲五官此刻都流露出一絲驚詫和大喜的表情。

楊開一看,心裡頓時一個咯噔,想都不想立刻心念一動,口中爆喝道:「回!」

伴隨著他的呼喝,被根須纏繞的青炎驚雷豺一個晃動,便化為一道金血絲,悠然朝楊開激射回來。等將這一道金血絲收回體內之後。楊開默默地感知了一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這一道金血絲內蘊藏的氣血之力竟然就消失了足有三分之一。

換句話說,青炎驚雷豺的氣血之力被吞噬了三分之一。想要彌補的話,楊開勢必得再拿自身的金血補充才行。

另一邊。木魈忽然狂性大發,似乎是因為沒能將青炎驚雷豺全部吞噬,變得暴怒異常。

它竟不再理會楊開,而是將注意力轉向了妖蟲母體。

剛才吞噬青炎驚雷豺讓它得到了巨大的好處,此刻自然是想故技重施。

妖蟲母體腳下,大地裂開,無數根須如靈蛇一般飛舞過去,欲要將妖蟲母體纏繞。

可妖蟲母體哪會讓它輕易得手?紫青雙劍盪出兩色幽光,一道道凜冽的劍氣如箭矢一般四面八方地飛射,冰寒的法則之力縈繞在它身體四周。那些根須悠一闖入便速度大減,非但沒能給妖蟲母體造成什麼傷害,反而自身受損不小。

見到這一幕,楊開心頭大定。

若是兩隻血獸都無法在這樣的戰鬥中使用的話,那這一次恐怕還真麻煩了,如今看來,妖蟲母體的表現要比他期望的好很多。

畢竟是劍意通靈和血獸的融合體,能發揮出來的戰力根本不是青炎驚雷豺能夠比擬的。

楊開正準備再衝上去,聯合妖蟲母體圍攻木魈的時候。忽然心中一動,感應到了一絲焦急的呼喚。

那呼喚赫然來自被封印的流炎!

流炎雖然被封印在圓缽之中,但似乎也察覺到了外界的戰鬥,所以便催動了楊開早年在她的神念之中留下的印記。

怔了一下,楊開一拍額頭,暗罵自己有些傻了。

自己只想著與兩隻血獸聯手,卻根本沒想到流炎的存在,流炎可是純粹的火系器靈,即便此刻的修為不如兩隻血獸。但是在這樣的戰鬥之中恐怕比兩隻血獸發揮出來的戰鬥力都要強。

只要先把流炎弄出來,還怕區區一隻木魈么?

想到這裡。楊開的目光立刻瞄向木魈身體左側的韓冷屍體上。

心中給妖蟲母體下達了一個指令,趁著妖蟲母體與木魈大戰的時候,楊開身形一晃,直接就來到了韓冷的屍體前方,伸手朝下方撈取,將他手上的兩枚空間戒全部撈了起來。

這兩枚空間戒,一個是韓冷本人的,一個是寧遠城的,而封印流炎的圓缽,則被儲藏在後一個空間戒之中。

得手之後,楊開便要立刻返回。

可就在這時,木魈似乎也察覺到了楊開的小動作,無數藤蔓朝這邊抽來的同時,從它的身體內還激射出一道細弱的光芒,一閃而逝。

楊開心頭一驚,連忙阻擋住那些藤蔓的攻擊,待擋下之後,這才飄然退後,神色陰晴不定起來。

他剛才分明看到一道細弱的光芒從木魈體內射出,卻沒看清它到底去了哪裡。

神念迅速地掃過一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