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四十一章 木種

第兩千零四十一章 木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直伺機在旁的楊開早就等著這一刻,見機哪會讓木魈逃脫?

空間秘術加持之下,直接就來到了木魈前方,眼神冰冷地凝視著它,雙手一開一合,一道巨大的月刃悠然成型。手機版請訪問m.,書架賬號是互通的。追書秘籍:您可以搜索本書名稱+眼快看書快速找到最新章節。

就在楊開要釋放月刃準備給木魈最後一擊的時候,木魈的口中竟尖叫一聲,而伴隨著它的這一聲尖叫,楊開手臂上忽然一陣刺痛,手腕一抖,月刃就這麼激射了出去。

嗤嗤之聲大作,龐大的月刃縱然是由空間力量凝聚,並非木魈的剋星,此刻也威能不俗,雖然因為楊開最後關頭失去準頭,沒能命中木魈的要害,但也直接切開了它的身軀。

切口處一片平整,有碧綠色的液體從中流淌而出,如噴泉一般壯觀。

而流炎則趁機撲下,化作火光,將木魈包裹起來。

不遠處的妖蟲母體持著紫青雙劍,擺出一個古怪的姿勢,雙劍之上,光芒齊閃,隨著它一個扭身,一道巨大的劍芒直接飛射出去,劈進流炎和木魈的戰團之中。

頃刻間,木魈的尖銳嘶鳴傳出。

與此同時,楊開卻臉色鐵青地退後幾十丈,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衣服,目光凝視在自己的右臂上,下一刻,失聲驚呼:「木種!」

此刻,他的右臂處,皮膚血肉中,竟有一粒淡青色米粒大小的東西嵌在其中,隨著它的一陣鼓動,自身的氣血之力好似不受控制一般,朝這東西涌去,被它瘋狂吞噬。

而隨著氣血之力的灌入,這小東西居然有要破殼而出的跡象。

楊開立刻明白這是什麼了,這顯然就是木魈的木種。之前一閃而逝的細弱光芒。

怪不得連六大帝尊境都無法徹底剷除木魈,原本木種隱藏的如此隱蔽,他之前兩次仔細查探自己的身軀都沒能發現,若不是剛才木魈想要阻擾自己從而逃命的話,恐怕也不會將木種激活。

也正是因為木種的激活,讓楊開的月刃失去了準頭。

楓林城中,那些被木種寄生的武者的下場如何,楊開再清楚不過了。只需要很短的時間,武者一身血肉就會被吞噬乾淨。從而轉變成沒有神智的木魈分身。

楊開可不想赴那些人的後塵。

眼看著這一粒木種吞噬的氣血之力越來越多,楊開一咬牙,手指上凝聚出了細小的空間之刃,然後一把掐住木種所在的位置,伴隨著一聲悶吼,那一塊血肉直接被楊開撕扯了下來。

霎時間,手臂上鮮血淋淋。

而被他扯下的那一團血肉,在沒了他控制的情況下,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木種吞噬乾淨。木種也在這一瞬間化作一株幼苗,從幼苗之上,激射出細小的藤蔓,欲要再度侵入楊開。

楊開冷哼一聲,直接祭出了玄界珠,身形一晃。就進了小玄界內。

小玄界的空間之中,楊開握住那木魈的幼苗分身,火焰忽然在手心上燃燒,將木魈幼苗完全包裹。

伴隨著尖銳的鳴叫,這還沒成型的木魈分身就被焚燒成了灰燼。

做完這一切,楊開才從空間戒取出一粒療傷的丹藥吞服下去,盤膝坐地,藉助小玄界內的法則之力,細心地檢查自己的每一寸血肉。

他實在是怕了那木種了。

以他的神識之力,根本無法查探到隱蔽起來的木種。可在小玄界之中就不同了,他完全可以藉助此地的天地法則,這樣的檢查,比他用自身神念查探要徹底無數倍,也可以真的免除憂患。

一番查探,楊開終於確定,自己身上除了之前的那一枚木種之外再無其他的木種,這才安下心來。

而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恢復,楊開手臂上的傷勢也差不多完好無損了。他體內的金血本就有極強的治癒能力,再輔以他強悍的體質,那樣的傷勢根本不值一提。

鬆了一口氣之後,楊開這才身形一晃,離開了小玄界。

重新返回那片平原之上,楊開左右觀望,發現此地一片平靜,沒有絲毫爭鬥的動靜。

不遠處,已經化作人形的流炎雙足一點。輕飄飄地躍到楊開身邊,常年冷艷的俏臉上終於露出一絲微笑來。開口呼喚道:「主人。」

楊開點點頭,瞧了一眼那邊的灰燼,問道:「殺掉了?」

流炎頷首道:「殺了!」

說話間,她又扭頭看了看妖蟲母體,淡淡道:「主人新找的助力實力不錯嘛,比我厲害多了。」

楊開瞧了她一眼,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微笑道:「它雖然不錯,但有很大的成長局限,道源三層境怕是它的頂峰了。而你不同,你有自己的神智,好好修鍊,以後你會比它厲害。」

「是,主人。」流炎低頭應道,嘴角卻不受控制地翹起一個小小的弧度。

楊開沖妖蟲母體一招手,妖蟲母體便立刻飛射過來,被他重新收進小玄界之中。

轉頭四望,這荒野之上一片狼藉。就在這半日的功夫內,此地死去兩位道源兩層境強者,十幾個虛王境武者,讓楊開不禁有些唏噓。

「找找看有沒有空間戒留下。」楊開吩咐一聲之後,便與流炎一起尋找起來。

不多時,楊開手上便有多了七八枚空間戒指,這些空間戒都是飛聖宮的武者的,裡面的儲藏有什麼,楊開也沒仔細去看,想來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

而寧遠城和韓冷的戒指,則早就被楊開收了起來,至於那劉益之的戒指,也不知道是在大戰之中被摧毀了,還是去了哪裡,反正沒能找到,讓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