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四十七章 過河拆橋

第兩千零四十七章 過河拆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宗青這話一出,所有人都臉色一凜,更有幾人神色訕訕起來,顯然正如宗青所說,配合兩位道源境行動的武者們,都沒有動用全力,都指望著別人出更多的力氣,自己好坐享其成。

若第三層禁制被一舉破除的話,那還好說,肯定也沒人會指責什麼,可如今第三層禁制在破解中陷入了僵持階段,就讓一些人處境尷尬了。

宗青又道:「宗某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但宗某卻是想要見識下裡面到底有何種寶物!」

話落,他一鼓體內的力量,更兇猛地朝匕首灌去。

人群中,有人見此,不禁朗喝一聲:「既然宗副殿主如此推心置腹,那我等還隱藏什麼,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這人說話間,也不再藏拙,傾盡全力地催動一身聖元。

餘下眾人互相看了看,眼神也都堅決起來,紛紛鼓動力量。

霎時間,本就龐大無比的匕首又增大了不少,顯然是得到了更多力量灌入的緣故。

而如此增幅,竟讓廉於明都有些隱隱把持不住的感覺,他不禁臉色一變,口中爆喝道:「好,得諸位鼎立協助,老夫便是拼了性命,也要將這禁制破開!」

他一張口,朝前方噴出一口殷紅的精血,化作一蓬血霧,將匕首籠罩。

很快,血霧便被匕首吸收殆盡,五顏六色的匕首上立刻多了一層殷紅的光芒,原本動蕩不安的匕首,竟重新安穩了下來。

伴隨著廉於明的一聲怒吼,那匕首與第三層禁制發生著驚天動地的碰撞切割之聲,天地間靈氣驟然混亂。

咔嚓……

終於,一聲輕響傳出。所有人聞聲望去,都不禁面色一喜。

因為那固若金湯般的第三層禁制,終於裂開了一道口子。

廉於明再次變化法決。一鼓作氣勢如猛虎,催動自己的道源級中品秘寶往前方狠狠一斬。

嘩啦一聲。第三層禁制頃刻間支離破碎,猶如一面被打碎的鏡子,竟就這麼分崩離析。

在第三層禁制被破除的那一瞬間,第一層第二層禁制也如被戳破的泡沫般,消失不見。

「成了!」有人大喜呼喊。

更有人已經身形連動,準備朝前衝去。

可就在這時,廉於明和宗青卻是忽然朝後退出十幾丈,與此同時。那些烈火殿弟子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齊齊後退。

楊開見此情形,心中不禁一個咯噔,二話不說,一把拉住了準備朝前衝去的康斯然,飄然往後飛出幾十丈距離。

下一刻,嗖嗖嗖的聲音,忽然爆射而出。

一道道耀眼的光芒,自前方的石壁之中激射出來,如雨點一般密集。朝人群之中砸落。

「這是什麼!」

「不好,快躲!」

尖叫聲,驚喝聲傳來。那些毫無防備的散落武者們一見情況不對,自然是連連躲避。

可從石壁之中激射出來的攻擊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等這些人有所防備便已到近前。

下一刻,慘叫聲接連響起。

凌空的武者們,鮮血飈射,就如下餃子一般,從高空之中落下,更有實力差點的武者,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幾十位武者,一瞬間隕落了大半之多。返虛鏡級別的更是一個都沒能活下來,剩下的那些虛王境就算存活下來。也是人人帶傷,嚴重點的更是缺胳膊殘腿,看起來慘不忍睹。

極遠處,楊開臉色不禁一沉,而康斯然更是臉色蒼白,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

剛才若不是楊開見機的快,拉了他一把,他此刻恐怕不死也得重傷。

「禁制破除之後,果然還有別的陷阱!」宗青的話忽然從一旁傳來。

廉於明在旁輕輕頷首:「幸虧早有防備,否則的話……」

他說話間轉頭看向四周,剩下的那些還活著的武者見他目光望來,個個都義憤填膺,一臉憤怒之色。

卻無人敢說什麼。

因為所有人知道,如今再說什麼都是無用。雖說烈火殿這一次做的不厚道,但出門在外,哪裡沒有爾虞我詐?哪裡又沒有勾心鬥角?自己沒能防備住,又如何怪得了別人,怪就只怪自己沒多張一副心眼。

更何況,人家烈火殿現在絲毫無損,更有兩位道源境強者坐鎮,也沒有主動朝其他人出手,現在若是指責他們,搞不好真要惹的他們趕盡殺絕。

這樣的蠢事誰都不會幹。

「咦?」宗青忽然扭頭看了一眼站在幾十丈外的楊開和康斯然,口中輕咦了一聲,似乎很意外這兩人竟能安然無恙。

不過他倒也沒有太在意,而是沖烈火殿諸人道:「禁制已開,進去吧。」

說話間,帶頭朝那石壁處露出來的入口衝去。

餘下烈火殿的人也緊隨其後,不大一會功夫,烈火殿的人便走了個一乾二淨。

直到這時,才有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來,但如今那些武者也只能過過嘴癮了,傷亡慘重之下,誰還有膽子去探索那先人洞府?且不說裡面有沒有更恐怖的禁制,就說烈火殿這些陰損的傢伙都不是好惹的。以他們這種狀態進了其中,絕對是九死一生。

所以罵了一陣之後,不少人便立刻飛遁走了,看那樣子是要找地方療傷去。

楊開與康斯然對視一眼,兩人的臉色都難看無比。

雖然早就知道烈火殿的人不會那麼好說話,但誰也沒想到他們竟會借刀殺人,直接就將潛在的競爭對手給剪除的差不多了。

如今外來的武者當中,還完好無損的也就只有楊開與康斯然兩人,貿然進入其中,萬一與烈火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