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 查探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 查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轟轟的聲響傳出,烈火殿那紅髮男子施展出的刀技與康斯然的秘寶撞擊在一起,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恐怖至極的能量波動朝四周蔓延擴散。

而與此同時,楊開與那肥胖武者也交上手了,楊開的偷襲雖然來的突然,但肥胖武者顯然不是一般人,他既然能參與這次的行動,並且被宗青和廉於明留下來看守洞口,自然是烈火殿的精銳,擁有越階作戰的本事。

深吸一口氣,身體變得更加肥胖之後,他口中吐出一道火龍,噴向前方,讓楊開幾乎避無可避。

火光閃過之後,楊開的身影似乎被融化開來,逐漸地消失不見。

胖武者眉頭不禁一皺,本能地覺得楊開不應該這麼容易被殺死才對,可放眼望去,卻根本看不到楊開的蹤跡,這讓他心中一個咯噔,不免湧出一絲不好的感覺。

就在這時,一股奇特的力量忽然自他背後浮現,那力量悠一成型,便如一個囚籠一般將他籠罩,霎時間,他只覺得自身四周的空間忽然變得粘稠無比,平白生出一種掉進了沼澤地里的感覺,而且這種力量不但影響了他身軀的靈活,甚至還影響到了他體內力量的運轉。

「域場!怎麼可能!」胖武者大駭驚呼。

他也是虛王三層境級別的武者,自身域場也已到了大成之境,對敵之時,域場自然一直籠罩在身體四周,防備不測。

可當敵人的域場施展出來的時候,他驀然感覺到自身的域場被徹底壓制了下去!

同是虛王三層境,對方的域場怎麼可能如此恐怖?自己的域場與他比較起來簡直就如小孩子過家家一般可笑。

而且……對方這域場之中,似乎還有一種古怪至極的力量,那是一種能影響到空間的力量。

他大驚之色。一口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同時瘋狂大叫一聲。拼了命的催動起自己體內的源力,欲要擺脫這域場的束縛和鎮壓。

咔嚓嚓的聲響響起。胖武者渾身骨頭都傳來摩擦的聲音,讓人聽在耳中牙酸至極。

他背後處,楊開見此,眼神不禁一冷,一柄長劍悠然出現在手心上,體內力量灌入長劍之中,伴隨著一聲清越的劍鳴之聲,楊開身子裹在劍光之中。化作一股旋風,劍尖上光芒閃爍,朝胖武者的頸脖處斬去。

劍光未至,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就將胖武者籠罩在其中。

胖武者的身形不由一顫,一直眯起的小眼睛陡然間瞪圓了,彷彿白日見鬼一般,一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光芒閃過,楊開重新出現在胖武者的面前,一手持劍,輕輕地甩了一下劍刃上的一滴殷紅血珠。

那胖武者矗立在原地。怔怔地望著楊開,喉嚨里嗬嗬有聲,似乎是想說些什麼。最終卻只能憋出兩個字來:「法則……」

話落,胖武者肥胖的身軀就如被戳破的氣球一般,迅速乾癟,而與此同時,他的頸脖處,一道血紅的痕迹浮現出來,鮮血驟然如噴泉一般噴出,頭顱被這一股衝力頂的飛起。

啪……地一聲,胖武者的無頭屍體仰面倒下。

「你……你竟然敢殺我師兄!」另一邊。那紅髮武者見此,不禁魂飛魄散。大聲呼喊起來。

相比較自己師兄的死,他更不敢相信楊開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得手了。自己師兄是什麼實力,他再清楚不過,那可是烈火殿精英中的精英,怎麼可能被一個同為虛王三層境的傢伙三兩下就斬下頭顱?

他呼喊間,口中嗖嗖地吸著涼氣,只覺得渾身發冷。

楊開昂起頭,冷冷道:「殺了又如何?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啊!」紅髮武者一驚,被駭的連連後退。

楊開厲喝道:「康兄,不用手下留情了。」

話落,楊開已經再次裹著劍光,朝紅髮武者斬下,眼見於此,康斯然也是一咬牙,全力催動自己那秘寶的威能,朝紅髮武者夾攻過去。

紅髮武者雖然實力並不弱於那個肥胖的師兄,但楊開和與康斯然兩人也不是好惹的,兩人聯手之下,紅髮武者只有挨打的份,根本沒有還擊之力,而且,由於地勢的原因,紅髮武者連逃跑都逃不掉。

半盞茶後,紅髮武者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直到這時,康斯然才彷彿像是重新認識楊開一樣,上下打量著他,眼眸里一片驚奇的光芒。

康掌柜雖然與楊開相識時間不算短,但這還是頭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聯手對敵。在此之前,康斯然也不知道楊開的實力竟如此彪悍。

「楊兄手上這長劍,是道源級的秘寶吧?」康斯然若有所思地望著楊開拿著的武器。

楊開咧嘴一笑,點點頭道:「正是。」

這長劍正是之前韓冷所用的那一柄,韓冷死後,自然就成了楊開的戰利品。而楊開本身雖然沒到道源境的層次,但在五色寶塔內吸收煉化了那麼多的殘破法則之力,所以也能稍稍調用一些法則之力,輔以這柄長劍和空間秘術,斬殺同等級的武者自然不費吹灰之力。

「楊兄竟能調動起法則之力了,看樣子距離晉陞也為期不遠啊,讓康某好生羨慕。」康斯然唏噓不已。

他雖然年紀比楊開大很多,到達虛王三層境的時間也比楊開長很多,可至今為止也摸不到法則的門檻,一直被卡在道源境之外,此刻兩廂比較一下,讓他又是佩服又是沮喪。

「康兄也不用著急,只要在這裡找到道源丹,還怕無法晉陞么?」楊開隨口安慰了一句。

康斯然眼前一亮,頷首道:「正是。」

隨後,兩人將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