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四十九章 奇怪的考驗

第兩千零四十九章 奇怪的考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四周一片黑暗,楊開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不斷地往下方墜落,似乎永沒有盡頭一樣,抬頭望去,也不見絲毫光亮。追大主宰最新章節,天蠶土豆推薦上眼、快看書

楊開眉頭微皺著,雖對眼前的處境有些意外,但並不是太驚慌。

之前在石室中遭遇的事情,讓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些石鼎應該都是觸動機關的媒介,所以他根本無法用神念查探出什麼端倪來,唯有觸動到的時候,才會開啟那石室中的機關陷阱。

這麼想來,烈火殿的人應該也是掉進了這樣的陷阱里才對,所以上面的石室內才空無一人。

就是不知道康斯然是不是也會跟著下來了,也不知道底下還有沒有烈火殿的武者。

他不敢大意,一身力量悄悄運轉著,準備一旦發現不對,便大開殺戒。

不多時,下方忽然出現了一絲光亮,楊開連忙釋放神識朝下方掃去,片刻後,他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因為下方還是一間石室,不過跟他想像的有些不太一樣,石室內並沒有烈火殿的武者,同樣是空無一人。

片刻後,楊開落到了這間石室之中,放眼望去,石室內空蕩蕩一片,這裡竟是連石鼎都沒有了。

還不等楊開觀察個仔細,石室內忽然跌宕起一股不太尋常的能量波動,旋即,石室的正中央處,忽然浮現出一座石台模樣的東西。

那石台徐徐升起,傳來轟隆隆的聲響,楊開警惕地觀望著,一直等到石台完全穩定下來,也沒有發現有什麼危險出現。

他皺了皺眉。慢慢地朝石台走去。

來到石台前方,拾階而上,很快就到了石台的頂端。

「法陣?」楊開眉頭一揚,詫異地望著石台平整的表面上浮現出來的一副玄奧至極的圖案,而從這圖案之中,他隱隱地感覺到了一絲空間力量的波動。

「傳送法陣?」楊開大為意外,不過這麼一來,他倒是可以確定。這個石台上的法陣若是激活的話,應該可以將他傳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

不過這個傳送法陣與他所學的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楊開也不敢貿然動手,而是仔細關注起來,想從中看出一些線索。

這麼一仔細打量,楊開倒是發現了石台的法陣下方,有一行被灰塵蒙蔽的小字。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拂開灰塵,那一行小字立刻印入眼前。

「火系力量灌入法陣,便可激活!」楊開喃喃地念出口,眉頭不禁一皺。

這明顯是個傳送法陣,可為什麼卻需要灌入火系力量?這讓楊開有些想不明白。而且,這個石室內出現這樣一個特殊的法陣,意義又何在?

想了一會兒,楊開沒想明白,索性不再多想。

火系力量他倒是擁有,不管是神識之火還是火之劍氣。都屬於火系力量,不過他並沒有貿然催動這個法陣,而是站在原地靜靜地等候起來。

他想等等康斯然,等他下來的時候再一起行動。

但讓楊開失望的是,他在原地等候了半個時辰之久,也不見康斯然的蹤影。

自己之前觸動石鼎機關,掉下來的一幕康斯然肯定是看到了,以康斯然的心性,應該不會不管自己的,所以楊開敢肯定。他也絕對會去觸動那石鼎機關。

不過直到都見不到康斯然的蹤影,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了——康斯然掉進了別的石室中。

這裡的石室應該不止一間,否則的話自己掉下來的時候也不至於看不到任何一個烈火殿的弟子。

或許,所有掉下來的人都被分開了,根本無法聯手行動。

當然,這只是楊開結合現狀的推測而已,是不是真的他也無法驗證。

既然等不到康斯然,那楊開也只能獨自行動了,想到這裡。他不再遲疑,伸手探向前方的法陣,催動體內的火系力量,往內灌入。

灼熱的氣息浮現,整個石室忽然一陣顫抖,那石台上的法陣線路陡然間亮起。

楊開見此,心知沒有錯了,這個法陣確實是需要火系力量激活的,當下更加瘋狂地催動起自身的火系力量。

轟隆隆……一連串聲響傳過之後。石台上的法陣閃爍起耀眼的光芒,將楊開整個包裹。待到光芒散去之後,楊開已經消失不見。

「這是……」楊開扭頭望向四周,發現自己如今所處的地方赫然還是一間石室,若非剛才有傳送的感覺,楊開只怕以為自己從來沒有移動過。

「這到底是搞什麼名堂!」楊開眉頭皺了起來,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的先人洞府內,布置有諸多禁制陣法,這也是可以理解的,沒有哪個武者的洞府不布置這些東西,可眼前這個洞府就有些奇怪了,許許多多一模一樣的石室,而他經過的第一間石室,只是需要往法陣內灌入火系力量便可安然通過,一點難度也沒有,更沒有什麼危險性,就是不知道這一間石室又有什麼講究。

正當他疑惑間,那熟悉的嗡鳴聲再度響起,下一刻,楊開就發現石室的正中央處徐徐浮現出一座與剛才一般無二的石台。

他皺了皺眉,只能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慢慢登上石台。

放眼望去,楊開不禁輕咦一聲。

因為石台這一次倒是沒有了法陣路線,取而代之的卻是出現了許多凹槽。

那些凹槽內,都放著不同種類的藥材。

這些藥材經由特殊的手法保存,竟存留了幾千年也依然沒有腐壞,而且藥性不失,看起來就如剛剛採摘下來的一樣。

楊開把眼一瞅,發現這些藥材都極為冷僻,自己能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