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五十章 溶洞

第兩千零五十章 溶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些擺在石台凹槽內的草藥雖然嗅之無味,但毒性兇猛的讓楊開都連連咋舌。我讀書少,你表騙我,鹽塊看書果真是更新最迅猛的網站?

但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就只能完成石台上小字描述出來的要求,楊開咬了咬牙,再次品嘗起那些不認識的草藥來。

足足花費了半日功夫,他才將所有自己不認得的,無法確定有毒沒毒的藥材嘗了個遍。

其中各種痛苦折磨,簡直不足為外人道。若非楊開體質彪悍,恢復能力強大,就算不被毒死也要丟掉大半條命。

繞是如此,他也沒能湊齊十五之數。

「怎麼才十三種?」楊開站在石台前,眉頭凝成了一團,一臉想不通的神情。

這洞府的主人既然留下了這種難題讓進入之人破解,那麼肯定不會故意耍人玩的,換句話說,這二十五種藥材之中,確實是有十五種有毒的。

可楊開望、聞、品三種方法皆用過,也只能確定十三種具備毒性,剩下的兩種無論如何都找不出來了。

怎麼會這樣呢?他的目光在石台凹槽上一一掃過,無論如何也無法再從中找出剩下的兩種來。

就在楊開對著石台一籌莫展的時候,所有進入這洞府內的武者皆在面臨同樣一個難題。

烈火殿的武者,基本上都修鍊有火系功法,所以第一間石室根本難不倒他們,他們也如楊開一樣,往那石台內灌入火系力量,便被傳送到了第二間石室之中。

甚至就連康斯然,也輕鬆地通過了第一間石室的考驗。

而如今,所有人都被第二間石室的難題給難住了。

某一間石室內,一個烈火殿弟子望著那二十五種藥材。一陣抓耳撓腮。

不是煉丹師的他,連這些草藥到底是什麼都不認識,更不要說如何區別有毒沒毒了,觀望許久,才從其中選出幾種確定有毒的藥材,剩下的卻再也無法分辨出來了。

眼看著時間不斷流逝,這烈火殿的弟子一咬牙,隨便從凹槽內取出一株藥材。

而就在他將這藥材拿出來的一瞬間。整個石室忽然嗡鳴一聲,他面前的石台竟以極快的速度沉了下去。眨眼間不見了蹤影。

這個武者面色一驚,匆忙朝後飄去,一身力量運轉,以備不測。

嗡嗡嗡……的聲響傳出,石室內,忽然閃爍起一點點光芒,那光芒密密麻麻,布滿四方,粗略一數。竟有數百之多,乍一看上去彷彿一隻只猛獸的眼珠子一樣,讓人不寒而慄。

下一刻,這些閃爍的光芒便微微一顫,齊齊朝那武者轟擊過去,駭人而恐怖的能量波動悠然跌宕出來。

這個烈火殿的武者見此。面上立刻浮現出一抹絕望之色,口中只來得及大吼一聲,便被那無數光芒淹沒了。

片刻後,待光芒散去,這個烈火殿弟子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地面上只有一灘殷紅的血跡和破碎的布片證明此人之前存在過。

不止是這個烈火殿弟子遭遇了厄運,那些選錯了藥材的武者,全都觸動了石室內的禁制,在一個呼吸間被滅殺當場,屍骨無存。

另一間石室之中。康斯然神色凝重地從面前石台的凹槽內取出一株草藥,等待片刻後,發現自己安然無恙,不禁長呼了一口氣。

他雖然不是煉丹師,但是身為靈丹坊的掌柜,更是土生土長的星界武者,論對草藥的見識和閱歷比如今的楊開可是要超出一大截的,畢竟他也算是整日與藥材打交道的人了。

所以這第二間石室內的考驗對他來說雖然也有些難度,但並非沒有希望通過。

還有一間石室之中。烈火殿副殿主廉於明望著面前石台上的二十五種藥材,竟是手法迅速一氣呵成地從中選出十多種來,旋即他一番沉吟,又從中選出幾種,湊齊了十三之數,而且他所選擇的藥材與楊開一番辛苦確定下來的藥材種類,一模一樣。

獨獨只剩下兩種。

廉於明目光如電,在剩下的藥材之中穿梭中,腦海之中搜索著自己在草藥中所掌握的知識。一炷香後,忽然微微一笑。氣定神閑地從凹槽內取出剩下的兩種藥材。

而當他將最後兩種藥材也取出之後,他腳下所立之地忽然亮起光芒,一個傳送法陣悠然浮現出來,將他傳送到了別處,石室內的石台,也與此同時慢慢沉了下去。

……

石室內,楊開依然一臉愁容,在之前的這一段時間內,他又一次仔細地辨別了剩下的藥材,卻始終無法確定到底哪兩種有毒。

正一籌莫展間,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眼前一亮。

旋即,他連忙將剩下的草藥紛紛取下一部分來,然後兩兩合并到一起,仔細搓揉研磨著。

少頃,當他將其中兩位藥材合并到一起搓揉的時候,一股刺鼻的辛辣之味忽然自指尖瀰漫了出來,這氣息讓人嗅之頭昏腦漲,並且指尖還傳來灼熱的火燒之感。

楊開一運玄功,驅散了心中的不適,神色一喜,哈哈笑道:「就是你們沒錯了。」

這世上,有些藥材本身是無毒的,但若是與一些特別的藥材混合在一起使用的話,那就可能變成劇毒之物,這種常識不單單適用於煉丹界,在一些沒修鍊過的普通人的生活中,也屢見不鮮。

楊開最初也沒有想到這一層,可如今這情況卻證明,他的想法沒錯。

一臉篤定地將那兩種有反應的藥材從凹槽內取下,放到一旁。

下一刻,他的腳下便浮現出一個傳送法陣來,光芒閃過之後,楊開眼前一黑,傳送的感覺再度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