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五十五章 急於求死

第兩千零五十五章 急於求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鬼手申屠這四個字一喊出,秦家一群武者的臉色刷地變白了,不由分說,齊齊催動起自身的力量,隨時準備出手。m.手機移動端唯一地址,更省流量,速度更迅猛

而那紫衣少女的美眸中同樣閃過一絲慌亂之色。

她年紀雖小,但見識閱歷卻極為淵博,更何況,楓林城附近的武者,不知道鬼手申屠的人只怕沒有幾個。

這傢伙是個道源一層境的武者,但也不知道修鍊了什麼邪功,為人及其陰狠毒辣,常年在楓林城周邊附近為非作歹,依仗自己道源境的強大修為,搶奪截殺那些實力弱小的存在。

對很多武者來說,鬼手申屠這四個字代表的是一種災難,一旦在外面碰到這個人的話,那就說明離死期不遠了。

而且這傢伙也不是孤身一人,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收攬了一批實力不俗的手下,個個都有虛王境的修為,一般人碰到他們絕對不是對手,只有引頸就戳的份。

這人不但陰狠毒辣,而且還極為機靈。城主府中以城主段元山為首,多次派出強者圍剿追蹤這傢伙,都沒能成功,唯有的一次機會,也只是將他給重創,卻讓他逃過一劫。

自那之後,鬼手申屠似乎老實安分了一陣,不過消息靈通點的人都知道,他並不是安分了,而是不再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如今他下手的對手都是那種沒有背景沒有靠山的傢伙,從不去招惹楓林城的家族和周邊的宗門弟子。

這麼一來,那些家族和宗門中的強者也就懶得去理會這人了。而城主府也不可能永不停歇地追殺此人,再加之這人狡猾如狐,這才逍遙至今。

說來也是巧合,楊開選擇的晉陞之地。距離申屠和他的那些手下的聚集點並不遠,所以一有動靜傳出,便讓他們給查探到了。

明白楊開是個沒有背景沒有靠山的武者,又在突破的關口,這群人哪裡還會放過?自然是齊齊出動,準備大幹一場。

卻在這裡碰到了秦家的一群人。

聽到那中年男子的驚喝,禿頭老者一聲冷笑:「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號,竟還敢過來。你們這是想死啊。」

他一開口說話,跟隨在他身邊的那些虛王境武者們。也都一臉不善地望了過來,大有老者一聲令下便要圍攻的架勢。

中年男子臉色微變,艱辛地吞了口口水,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那紫衣少女一番喘息,似乎回過了勁,這才抿嘴一笑,輕聲道:「原來是鼎鼎大名的申屠前輩,晚輩有眼無珠衝撞了前輩,還請前輩不要見怪!」

「哦?」申屠眯起三角眼。瞧了紫衣少女一眼,嘿嘿怪笑道:「在老夫面前還能如此鎮定自若,小女娃娃膽子不小,你是哪家的?」

申屠常年在楓林城周邊混跡,自然一眼就看出紫衣少女只怕有些來頭,否則也不會應對的如此得體。若不是這個原因,他哪裡會跟紫衣少女囉嗦?以他的個性,只怕早就大開殺戒了。

「晚輩姓秦!」紫衣少女輕聲答道。

「姓秦!」申屠嘴角一撇,淡淡道:「老夫聽聞在楓林城秦家之中,有一個叫秦鈺的小丫頭年幼患疾,卻極為聰明伶俐,甚得秦朝陽那老匹夫的喜愛,為此甚至還特意前往黑血沼澤深處尋得一枚開陽果替她續命,說的該不會就是你吧?」

紫衣少女輕咳了一聲,頷首道:「前輩明鑒。晚輩正是秦鈺,得蒙老祖垂憐才能苟活至今。」

「呵呵呵……」申屠一陣怪笑,「小丫頭果然出色,面對老夫竟也能面不改色,怪不得秦朝陽那老匹夫那麼喜歡你。不過……小丫頭你找老夫有何事?」

秦鈺黛眉皺了皺,沉吟片刻道:「前輩既然問起,那晚輩就直說了,前輩這是要去尋那人的麻煩么?」

申屠眼睛一眯,不咸不淡道:「是又如何?」

秦鈺道:「前輩能否放過那人?」

申屠嘴一撇。道:「給我個理由。」

「那人是我秦家的一位客卿,所以……」秦鈺小聲地答道:「所以還請前輩手下留情,改日我秦家必定登門道謝。」

「你秦家的客卿?」申屠咧嘴一笑,笑容玩味,道:「小丫頭,你是聰明,但也不要把旁人當傻子!這人若真是你秦家的客卿,怎會選擇在這種地方突破晉陞?若真是你秦家的客卿,秦朝陽那老匹夫還不得親自替他守護?你真當老夫是這麼好愚弄的?」

被人當面說破。秦鈺也沒有絲毫尷尬之色,微笑道:「前輩目光如炬。晚輩這點小伎倆果然蠻不住你,不過……他如今雖然不是我秦家的客卿,可不代表以後不是,能不能請前輩高抬貴手……」

秦鈺話還沒說完,便被申屠舉手打斷了。

申屠冷冷地望著她,三角眼中散發著陣陣寒氣,道:「小丫頭,這一次老夫看在秦朝陽的面子上,不與你一般計較,若再敢糾纏的話,就休怪老夫手下無情了。」

說話間,伸手一拂,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朝秦鈺掃來。

秦鈺臉色大變,匆忙往後退去。

一直警惕地圍聚在她身邊的幾個虛王境見此,齊齊閃身迎上,擋在她的面前,伴隨著一陣悶哼之聲,幾人同時倒退了好幾步,這才穩住身形。

再朝前看去,申屠已經帶著一群人迅速飛走了。

中年男子等人一臉的心有餘悸,回頭望向秦鈺,開口道:「小姐,你沒事吧?」

秦鈺搖了搖頭,道:「多虧幾位守護,我沒有事,只是可惜了那人……」

她的目光朝遠方望去,神色黯然。

中年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