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五十六章 耍雙劍的妖蟲

第兩千零五十六章 耍雙劍的妖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申屠等人氣勢洶洶而來,本以為楊開在晉陞的關頭必定毫無還手之力,哪知只是一個照面之下己方的虛王境武者竟死了一半之多,這樣的變故自然讓剩下的人駭的魂飛魄散。眼『快更新太快書太多,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這還沒完,緊隨在月刃之後,一片五彩的霞光咻咻激射了過來,攻擊未到,凌厲的氣勁已讓剩下的武者肌膚生寒,頭冒冷汗。

「劍氣!」申屠面色一變,一眼就瞧出那五彩的霞光之中蘊藏的竟是鋒銳至極的劍氣,而且居然五行屬滿,一個不少,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之下,彼此之間遙相呼應著,似乎還能增強彼此的威力。

他神色驟然凝重,一聲爆喝,矮胖的身軀竟驀然變大了一圈,從那肥碩的軀體內,忽然瀰漫起漆黑的氣息,將他整個包裹。

旋即,他的身體中一下長出了無數道黑色的觸手,四下搖擺起來,將襲來的劍氣齊齊籠罩在自身的攻擊之下。

一連串能量衝撞的動靜傳出,申屠體外延伸出去的觸手被無數劍氣斬的支離破碎,但與此同時,那些凌厲的劍氣也被阻擋了下來,並沒能建功殺敵。

被他救下一命的諸多虛王境全都感激地望了過來,其中一人更是在心悸之餘大拍申屠的馬屁。

「小子,晉陞的關口竟還敢跟老夫動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既如此,那就拿命來吧。」申屠一聲厲吼,手上忽然出現一面鬼頭小盾,小盾看著不大,但上面的鬼頭卻是栩栩如生,青面獠牙。猙獰可怖。

他一催源力,灌入鬼頭小盾之中,那小盾悠地化為一隻真正的鬼頭,迎風便張,一下子變成了一個房屋大小,直朝楊開衝去。

奔襲之中,鬼頭嘴巴開合,從口中噴出一團團銀色的鬼火。連珠箭般地飛射出去,看起來極為厲害的樣子。

楊開見此。眼帘不禁一縮,但卻依然端坐在原地沒有動彈。

那一團團銀色的鬼火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楊開面前,直接轟擊在他的身體上,將他所在之地轟擊的一片混亂。

「恩?」申屠為之一愣,滿眼的詫異之色,似乎沒想到竟是如此輕鬆地就將楊開給滅殺了,他這秘寶的威能自己清楚,本就攻擊強大詭秘,輔以他自身修鍊的秘術。別說是一個虛王境了,就是同為道源一層境的武者被那鬼火灼燒上,不死也得掉一層血肉。

楊開不過是虛王三層境,又處在晉陞的當口,硬受了那麼多下鬼火的攻擊,哪還有命活?

這麼一想。申屠微微頷首,以為自己果真得手了。

而見到楊開被鬼火吞噬,剩下的那幾個虛王境更是發出了一連串的陰笑之聲,似乎是在嘲笑楊開的不自量力。

但他們的笑聲還沒停止,楊開原本所在之處,一個人影一閃,鬼魅地重新出現。

這人影不是楊開又是誰?

而看他的神色和狀態,根本沒有被鬼火傷到分毫,甚至連動都沒動過。

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避開那些鬼火的攻擊的。

眾人的笑聲戛然而止。

申屠也瞪大了眼珠子,一臉的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楊開的左眼處忽然閃爍起一點金光,滅世魔眼悠然浮現出來,金光宛若實質一般,迅速在楊開的左眼處凝結為一朵蓮花的形狀。

看到這一朵蓮花,申屠內心深處猛地冒出一股寒意,本能地覺得有些不對,可莫名其妙地,他竟無法在第一時間挪開目光,那蓮花好像具有神奇的吸引力。將自己的注意死死地吸附了過去。

蓮花微微一顫,便在楊開的左眼處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在申屠的識海之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正在徐徐綻放,而綻放的源泉,則是他的神魂之力。

申屠猛地一聲慘叫,腦海中傳來了萬針穿刺般的痛楚,這種痛苦深入到了靈魂深處,讓他幾乎無法忍受。

慘叫身傳出。讓剩下的那幾個虛王境嚇了一跳,紛紛朝申屠矚目過去。想要看看他到底怎麼了。

而就在這時,破空的嗤嗤之聲再度響起,一道道比剛才還要粗大的月刃迎面飛射出來,密密麻麻,數之不盡!

有之前的那些人作為前車之鑒,這些人哪裡還不清楚月刃的強大攻擊,當即一連串怪叫,便要散開。

「凝!」楊開口中一聲爆喝,法則之力跌宕,以他為中心,方圓百丈範圍內的空間似乎是聽到了什麼號令一樣,瞬間臣服,竟在這一刻變得凝重萬分。

那幾個虛王境的動作一下子變得慢如龜爬。

噗噗噗……

月刃輕鬆地輾過那些人的身軀,將他們齊齊分成兩半,所有人的身體,都有一道月牙形的缺口,缺口處的血肉更是被放逐到了無盡的虛空之中。

殘缺的屍體刷刷地朝下方掉落,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珠子,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這就是空間法則么?」一擊得手之後,楊開卻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渾然忘記了還有一個大敵沒有處理,整個人直接陷入了一種神奇的頓悟之中,腦海內,醍醐灌頂一般,有關空間法的真諦如一道電流,霍地灌入他的心神。

他身軀一震,就在這個當口愣住了,雙眸中精光四射,念頭以閃電般的速度在腦海之中交織著,感悟著空間的法則。

咔嚓嚓……

一道道空間裂縫在他身邊成型,崩塌,繼而在天地法則的修補下重新完善,繼續裂開,崩塌……

他所處之地,空間似乎變得不再穩定,視野已經扭曲……

「啊!」一聲凄厲慘叫忽然從不遠處傳來,正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