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五十八章 竟然是他

第兩千零五十八章 竟然是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荒山之上,嘯聲傳四野。追大主宰最新章節,天蠶土豆推薦上眼、快看書

每個聽到這聲音的人都能從中體會到一種喜悅和興奮的心情。

秦家的那中年男子滿臉失神地站在原地,震驚了好半晌,才艱辛地道:「他竟然成功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畢竟前方晉陞之人鬧出來的動靜實在太大太大了,根本不是虛王三層境武者能夠承受的了的,但此刻,那人卻真的成功了,成功突破到了道源境的層次。

中年男子受到的震撼比他自己突然突破到道源境還要猛烈。

一旁,秦鈺也是震驚的無以復加,雖然她在此之前隱隱感覺那突破之人不會輕易失敗,但當對方的晉陞真的如此順利的時候,她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一雙美眸微微眯起,彷彿要穿透空間的阻隔,看清遠方晉陞之人的面貌。

極遠處,楊開迅速收斂晉陞之後的喜悅心情,繼續接受著那澎湃的天地能量的洗禮。

武者在突破大境界迎來的洗禮是非常難得的,不但能洗滌武者的肉身神魂,助肉身神魂更上一層樓,更在那能量之中蘊藏了天道武道的意韻,武者若能從中洞悉一二,必定受益終生。

而且,楊開這一次突破的是道源境,他還能從洗禮之中窺探到法則之力。

楊開要洞悉的,自然是空間法則。

他已有所掌握,如今需要做的是將這一種法則之力領悟的更加透徹。

嘯聲一收,天地能量繼續瘋狂地朝下方灌入,楊開繼續坐在原地,神色古井不波。

難以想像的天地威能湧入他的身軀,一邊穩固著他道源境的根基。一邊淬鍊著他的肉身和體內的源力。藉助那能量中附帶的一絲絲神奇,楊開很快沉浸到了空間法則的領悟之中。

時間緩慢流逝……

那天空中的黑色漏斗終在半日之後徐徐消失不見,陰霾沉重的天空重新恢復了清明。

但即便如此,遠處觀望的眾多武者也依然看不清楊開的面貌,因為以楊開所在之地為中心,方圓幾千丈的範圍內,空間極度扭曲,似乎受到了什麼力量的干擾一樣。

那些武者只以為這是此前突破的動靜太大的後遺症而已。一個個都咋舌不已。

不過在察覺此地無熱鬧可看,也無利益可撿之後。都紛紛散去了。

秦家一群人卻留了下來,繼續在遠處觀望著。

時間一晃,又過了十餘日之久,一直盤膝坐在原地的楊開忽然睜開了雙眼,眸內電光交織,彷彿大有收穫的樣子。

旋即,他的雙眸恢復了清明,隨手一拂。

那方圓幾千丈紊亂的空間,竟在這一拂之下驟然平靜下來。再無絲毫異常。

見此情形,楊開咧嘴一笑。

而與此同時,遠方一直關注這邊的秦鈺驟然神色一肅,美眸一合一開之下,那雙眸竟在一瞬間變成了紫色,紫韻在眸內流轉不休。彷彿是施展了什麼秘術。

那紫色的雙眸讓纖弱的少女平添了一絲妖艷之感。

她凝神朝遠處望去,隱隱有兩道紫光自眸內激射出去,穿梭虛空。

遠處,楊開似有所洞察,一個扭頭朝秦鈺所在的方向望來,左眼處滅世魔眼驟然浮現,金色的豎仁迸射出無盡威嚴。

雙方的目光在半空中觸碰,楊開不禁輕咦一聲,瞬間散去自己的滅世魔眼,目光變得平和起來。

而另一邊。秦鈺卻是啊地驚叫了一聲,嬌軀不受控制地往後倒退了好幾步,臉色悠然一白。

「小姐!」秦家的那中年男子大驚失色,一個閃身就來到秦鈺身邊,伸手虛托住了她,關切地問道:「小姐你怎麼了?」

他也沒有注意到秦鈺剛才的小動作,只以為她舊疾複發。

秦鈺的額頭上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紫眸緩緩消失,聞言搖了搖頭。道:「沒事。」

她繼續凝視著楊開之前所在的方向,卻愕然地發現那邊已經空無一人。

楊開已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

「竟然是他?」秦鈺喃喃自語了一聲,顯然剛才她動用秘術之後,已看到了楊開的面目。

她一下子就想起來了,自己與這個男人當時在五色寶塔第一層處曾經見過,而且,自己還告訴過他如何尋找第二層的入口。

「誰?」那中年男子愕然問道。

秦鈺卻抿嘴一笑,搖頭道:「沒有什麼。」

頓了一下,她又道:「回去吧。」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隱約感覺自家小姐的行為有些古怪,卻又不好多問什麼。只能與其他人護送著秦鈺朝楓林城的方向趕去。

距離晉陞之地百里之處,楊開的身影一個模糊之下,便詭異地浮現了出來。

他站在原地靜靜地等候片刻,妖蟲母體和青炎驚雷豺兩大血獸便從後方追趕了過來,楊開看了它們一眼,將它們收起之後,便確定了一個方向,身形不動,卻一下消失在原地。

原地只留下一絲淡淡的空間力量的波動。

兩日之後,楊開再次來到了元鼎山。

此刻的元鼎山早已成了一片廢墟,高山崩塌,亂世嶙峋,而且還有人為翻動過的痕迹。

這應該都是烈火殿那批人的傑作。楊開對此不管不問,站在高空之中,默默地感知了片刻。

他能察覺的到,在那地下不知道多少丈深的地方,流炎依然保持著一種奇特的沉眠之中,似乎一直在汲取著地下的那岩漿池裡蘊藏的灼熱力量。

而此刻的流炎與之前比較起來,氣息無疑強大了不少,隱隱有快要突破道源境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