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五十九章 幼苗

第兩千零五十九章 幼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法身的誕生極具巧合,他的強大也極具機緣。手機版請訪問m.,書架賬號是互通的。追書秘籍:您可以搜索本書名稱+眼快看書快速找到最新章節。

若非那第二隻石傀誕生之時天生沒有靈智,楊開也不會想到將自己的分神灌入其中,讓其變成自己的法身。若非在懸空大陸中有一絲機緣,法身也不會成長的如此迅速。

因為他煉化過整整一個懸空大陸,所以才能在短時間內成長到這種恐怖的境界。

那一拳揮來,法身揮動的等於的是一個大陸的力量,一個世界的力量。

楊開縱然肉身強大,境界不俗,可單憑血肉之軀,如何能抵擋的住一個大陸的轟擊?

被打飛出去,甚至因此而受傷也就不奇怪了。

「你該給我找個跟小小一樣的棍子!」法身咧嘴微笑著。

若有撼天柱那樣的神器在手,法身即便不動用其他的力量,也足以一力降十會!而且,他能做到的程度比小小還要出色。

「有機會的!」楊開點頭之後,身形驟然模糊,一個晃動就來到了法身上空,身子一轉,一個鞭腿就掃了下來。

那腿上,源力狂暴,楊開顯然是沒有絲毫留情。

法身見此,卻是不慌不亂,只是橫起一手,擋在上方,而另外一隻大手卻從腋下穿過,張開五指大山,直朝楊開抓去。

楊開眼帘一縮,口中爆喝一聲:「凝!」

話落,伴隨著嗡地一聲,四周空間受到法則之力的影響,竟一下變得凝固起來。

法身的動作微微一滯,龐大的身軀竟受到了巨大的阻礙,探向楊開的大手也不再如剛才那麼迅速了。

他身子一沉,口中低吼一聲:「破!」

巨人般的身軀之中。竟在一瞬間爆發出狂暴的氣勁。

咔嚓嚓……

脆響之聲傳出,被凝固的空間一下子變得鬆動起來。

他竟憑藉身軀的蠻橫力量,硬生生地破開了楊開調動的空間法則壓制,繼續朝楊開伸手抓去。

楊開哪還敢再往前,腳下一用力,腳底傳出爆鳴之聲,身子便如離弦之箭一般朝後方飄去,旋即。雙手一開一合,一道巨大的月刃悠然成型。絲毫沒有顧忌地,直接釋放了出去。

巨大月刃漆黑如墨,如一柄彎刀,斬向法身的手臂。

法身眼神一凝,變抓為拳,一拳搗出,勢如猛虎。

狂暴的拳勁透拳而出,不等月刃斬下,便與之在半空中相匯。伴隨著轟隆隆的響動,月刃消弭,拳勁無蹤。

還不等楊開回過神,法身已經一跺雙足,從那大地之中,一下激射出來一道土柱。法身伸手握住,凝散的土柱被他一抓,表面竟閃過一絲流光,霎時間變得堅硬如鐵,一下子就成了一根土棍。

法身一抓一甩之下,這長達十幾丈的土棍便破空般地朝楊開襲去,尖銳的爆鳴聲,彷彿要將空間都戳破。

楊開臉色一變,哪敢在原地停留,空間力量縈繞自身。直接閃爍到了一旁,讓那土棍打了個空。

「嘿嘿嘿!」法身似乎早有預料一般,見此情形竟是毫不驚慌,一聲怪笑下猛地一彎腰,兩隻巨手貼在地上,下一刻,大地嗡鳴顫抖起來。

楊開的下方,驟然爆射處一條條搖首擺尾的土龍,那一條條土龍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竟是張牙舞爪地朝楊開圍攻過來,粗略一數,竟有十幾條之多,封死了他全部的退路。

「龍化!」楊開一聲低喝,催動體內的金聖龍本源之力,右臂驀然漲大了一圈,整條手臂被一層能量幻化而成的龍鱗覆蓋,右手更是變成了龍爪的形狀。

然後一個扭身。便衝進了土龍群之中。

很快,其中傳出了嘶鳴和爆破的動靜。一條條土龍分解崩潰,漫天塵土之中,楊開的身形如天神降臨,從中激射而出。

體表處,五彩霞光綻放,一道道五行劍氣瘋狂地朝法身攢射過去。

法身見此,只是一撇嘴,單足一跺,面前竟立刻浮起一面土牆,那土牆跟之前的土棍一樣,表面一陣流光閃過,竟變得堅固至極。

嗤嗤嗤嗤……

劍氣轟擊在土牆之上,竟是無法破開這一層防禦,被係數抵擋了下來。

等到劍氣耗盡,法身這才一揮手,阻擋在他面前的土牆轟然倒塌。

不過不等他再有什麼動作,對面的楊開便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來,然後左眼處一片金光綻放。

「不好!」法身怪叫一聲,匆忙便要移開目光,可是已經遲了,當看到那一絲金光的時候,他的注意力就被死死地吸附在了上面,根本無法在思考其他,目光變得獃滯起來。

少頃,金光散去,法身一個激靈回過了神。

楊開一臉沮喪地站在他面前,大眼對小眼互相瞅了片刻,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半晌,笑聲才逐漸收斂。

「今天這事可別傳出去了。」楊開一本正經地叮囑道。

法身正色頷首,一臉苟同的模樣。

自己跟自己打,拼盡手段和所有能力,最後逼不得已動用了滅世魔眼才佔據一絲上風,這事要是傳揚出去只怕要讓人笑掉大牙。

不過這麼一來,楊開倒是有些能夠確定法身的能力了。

以自己現在的手段,除了神識壓制之外,根本沒有對付他的好辦法。法身神識不如自己,也是理所當然,他本就是自己的一縷分神,哪比得上自己的主神?

用神魂壓制他,等於是在作弊……

還不如命令他,讓他躺在那裡給自己打一頓呢。

楊開想想也覺得夠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