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六十章 不見了

第兩千零六十章 不見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幾日後,楊開重返楓林城。手機版請訪問m.,書架賬號是互通的。追書秘籍:您可以搜索本書名稱+眼快看書快速找到最新章節。

進了城門之後,楊開都沒來得及去跟康斯然報一聲平安,便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洞府處。

取出令牌,楊開往內灌入源力,沖著洞府禁制晃了一下。

但讓他驚愕至極的是,這洞府禁制竟是絲毫反應也沒有,彷彿自己這塊令牌已經沒有作用了似的。

這讓他眉頭一皺,不過很快,他就想起一事來。

自己當時來到楓林城的時候,租住洞府的期限似乎是一年時間,而算算日子,這個期限應該早在兩個月之前就已經過了。

期限一過,洞府的使用權肯定會被收回去的。

楊開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意識到有些不妙了。

洞府期限過去倒是無所謂,大不了他再去城主府那邊辦理登記一下,重新租借一個就是,不過是一點源晶的事情。

他也沒在洞府里存放什麼太貴重的物品,並不用太擔心。

可是……在他走之前,張家的那個小丫頭還在洞府里啊。

當時他跟康斯然一起去元鼎山探索公孫木的洞府,也沒想到會耽擱這麼長的時間,他本以為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返回的,離開之前甚至都沒有跟張若惜細說,只告訴她要出門一趟便把她一個人丟在了這裡。

現在洞府的使用期限已到,使用許可權被收回,可張若惜那丫頭呢?

楊開左右看了看,並沒有看到那纖弱的身影,不免有些焦急起來。

在自己走的時候,張若惜只有聖王一層境的修為而已,在這龍蛇混雜的楓林城。她可沒什麼自保之力,萬一被什麼不懷好意的人給盯上,後果不堪設想。

「會不會自己回張家了呢?」楊開自語了一聲。

換他在張若惜的立場上,若是在洞府使用權被收回,然後被趕出洞府之後,肯定是先回張家再說的。若是這樣的話,那倒不用擔心什麼,畢竟張家雖然不強。但好歹也有兩位虛王境。

正當楊開毫無頭緒的時候,身邊卻忽然傳來一陣禁制的波動。

楊開一愣。扭頭望去,發現洞府的大門居然打開了,從裡面探出一個少婦的俏臉,那少婦看起來約莫三十左右的樣子,一雙美眸警惕至極地打量著楊開,疑聲道:「你是誰?」

楊開連忙抱拳,道:「在下楊開,原本是這間洞府的主人。」

少婦皺了皺眉,道:「這洞府如今被我租下了。我進來的時候裡面也沒有東西遺留。」

「我知道,我並不是來找東西的。」楊開微微一笑,努力和善一些。

「不找東西?」少婦見此,顯得更疑惑了,「那你做什麼?」

「找一個人,一個少女。」楊開急忙道。「她原本應該住在這裡的,可是如今卻不見了,不知夫人有沒有見過。」

聽到楊開是來找人的,少婦黛眉一簇,面色微微變了變,連忙搖頭道:「沒見過。」

說話間,便把腦袋縮了回去,同時把大門一關。

「等等!」楊開見此,立刻明白她肯定知道些什麼,哪容她就這麼退回。一伸手,就將大門頂住了。

少婦面色陡變,厲聲道:「你想做什麼,這裡可是楓林城!」

楊開冷哼一聲,直接閃身進了洞府內,隨手關上了大門,一雙眸子森冷地注視著少婦,同時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直接朝少婦壓了過去。

「道源境!」察覺到這股氣息的恐怖。少婦面色陡然大變,失聲嬌呼,望著楊開的美眸終於變了味道。

楓林城中,武者實力水準普遍不高,道源境強者並不算多,每一個都大有來頭,絕非那些普通的武者能夠招惹的。

所以一察覺楊開的修為境界,少婦就有些慌神了。

她不過才虛王一層境而已,哪裡能抵擋的住道源境強者的威壓?雖然苦苦支撐。但身子一下就軟了起來,伸手扶住旁邊的牆壁。才沒有被壓倒下去。

她輕咬著紅唇,哀求地望著楊開道:「小兄弟,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我也從來沒有得罪過你,還請小兄弟不要太為難我……」

「我不為難你。」楊開冷著臉,淡淡道:「我只問幾個問題,你老實回答,若敢有半句欺瞞的話,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應該知道我有這個能力!」

少婦聞言,咬著牙輕輕頷首。

「很好,我問你,你見過那個小姑娘吧?」楊開一雙眼睛逼視著對方,不放過她絲毫的表情變化。

少婦沉吟了一下,這才艱辛地點點頭:「我不知道那個小姑娘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但是我確實見過一個小姑娘,就在洞府門口……」

「說說看,她多大年紀,什麼修為,有什麼特徵。」楊開急急問道。

「十六七歲的樣子,修為的話,是聖王兩層境頂峰,快要突破聖王三層境了,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身材纖細,說話細聲細語的,頭髮黑亮順直……」

「就是她沒錯了。」楊開眼前一亮,確定這少婦所見到的人就是張若惜,只是他也沒想到,在這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張若惜的修為竟能從聖王一層境晉陞到聖王兩層境頂峰,快要突破三層境了。

看樣子小姑娘資質不差啊,當然,這其中肯定也有那一枚豹解洗髓丹的功勞在其中。

「你說你是在洞府門口看到她的?她在洞府門口做什麼?」楊開又皺眉問道。

少婦道:「就在門口處站著……」

「站著?」楊開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