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六十五章 絕路

第兩千零六十五章 絕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姜家!」楊開冷哼一聲,「不是,我來這裡找人的。眼『快更新太快書太多,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前輩果然不是姜家的人?」周亢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這下子,連其他的武者都一臉欣喜地朝楊開望了過來,陰霾無神的目光綻放出光芒,彷彿是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什麼希望。

「我騙你做什麼。」楊開有些不耐地低喝道。

「我相信前輩!」周亢再也不敢質疑,大呼道:「前輩既然不是姜家人,還請前輩救我等脫離苦海。」

「前輩救命!」

「求求你了,把我們放出去吧!」

四周忽然響起了一片求救之聲,那些個被銬住束縛住自由的武者們都目光哀求地朝楊開望了過來。

周亢道:「不瞞前輩,我等大多都是一些無親無故的散落武者,也有一些是小家族的人,在不同的時間內被姜家人抓到此地,為他們開採礦物,稍有反抗便被責罰,有些兄弟甚至已經死去,我等不堪折磨,苦不堪言啊!」

「你們在這裡開採什麼礦物?」楊開眉頭一皺。

「是這個,請前輩過目!」周亢聞言,連忙從旁邊的籮筐里拿出一物,恭敬地遞到楊開手上。

楊開接過一看,頓時輕咦一聲:「清心玉?」

這東西他認得,是一種極為珍稀的玉石,能夠幫助武者清心凈神,有及其特殊的功效,武者在閉關修鍊功法或者是突破境界的時候,若是能有一塊這樣的東西佩戴在身上,可以在極大程度上抵消心魔的危害。

若是常年佩戴的話,也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好處。

正因如此。這種玉石很是昂貴,拇指甲大小的一塊便要兩三千源晶,而周亢隨手取來的這一塊,足有巴掌大小了,最起碼也價值十萬源晶!

更不要說那籮筐里還裝滿了更多的清心玉!

這裡竟然是一個清心玉的礦坑!

難怪姜家的人行事如此偷偷摸摸,不願被人發現。如此巨大的利益,若是叫其他勢力知曉的話,單憑姜家根本無法抵擋。便是城主府方面,都肯定要插手來分上一杯羮!

不過開採這種東西。肯定是需要一些勞力的,而姜家沒有足夠的勞力,就只能打別人的主意了!

那些聖王境以下修為,無親無故,沒有背景,沒有靠山的武者,便是最好的人選。

楓林城雖然在整個南域不算大,武者的整體水準也不高,但每日人來人往。多如過江之鯽,時不時地少幾個聖王境以下的武者,大概也不會有人發現。

周亢這些人,都是這麼被抓進礦坑來賣苦力的。

張若惜顯然也是如此!

短短的時間內,楊開便將一切都想明白了,這才知道。為何姜家那群人不願透露張若惜的下落,反而在他前去姜家詢問的時候,裝做毫不知情,甚至在他看出合適的條件時也不為所動。

原來是不敢透露出這礦坑的秘密!

想明白這一點,楊開眼中寒光一閃。

「前輩……」周亢小心翼翼地看著楊開,不知道他此刻心裡在想些什麼。

「東西留下,你們可以走了。」楊開擺擺手。

「啊?」周亢一愣,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楊開一抬手,頓時間礦洞內金光飛舞,一道道金血絲激射出去。伴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響,束縛住周亢這些人自由的手鏈腳鏈全部被斬為兩截。

「我說你們可以走了,還是說你們願意繼續留下來?」楊開瞧了周亢一眼,也不等他再說些什麼,只是把手一招,就將地上開採出來的那些清心玉全部收進了自己的空間戒,然後馬不停蹄地朝前方飛去。

片刻後,楊開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陣歡呼興奮的叫聲,眼見那些手鏈腳鏈都被斬斷。那些武者對楊開的話哪還有懷疑?性急的人已經急忙朝出口處衝去了。

「對了前輩,千萬不要深入太裡面,那最裡面有古怪!」周亢也欣喜了一陣,但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急忙沖楊開喊道。

可哪裡還有楊開的蹤跡,他早不知道深入到什麼地方去了。

「前輩應該聽到了吧?」周亢歪著頭想了一會兒,便沒有心思再去考慮這些了,被姜家人抓來已經足足兩年時間了,他本以為這一輩子都無法逃離此地。最終要死在這裡,卻沒想到今日竟然得貴人相助。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興奮之下,周亢連忙朝外奔去,一邊跑,一邊高聲呼喊著。

少頃,整個礦洞都沸騰了起來,無數被抓到這裡開採礦物的武者們奔向告急,宣洩著重獲自由的喜悅。

礦洞深處,楊開緊隨著小獸一路朝前飛奔,沿路所過,將所有開採出來的清心玉全部收入囊中,同時也略施手段,斬斷那些礦奴的手鏈腳鏈。

而與此同時,在礦洞最深處的某地,一個纖弱的身影正在往內飛奔。

伴隨著她的動作,一陣嘩啦啦的聲音傳出,正是銬住她的手鏈腳鏈撞擊之下發出的聲音。

小小的身子衣衫襤褸,蓬頭蓋面,臉上也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出本來的面貌。可從她不斷地回頭,露出驚恐慌亂眼神的雙眸之中,依然可以辨別出一絲張若惜的影子。

在這礦坑裡求生並不簡單,自一個月前被送進這裡之後,張若惜便接觸到了這十幾年來從未接觸過的黑暗和恐懼。

先不提姜家之人的苛責要求,每一日都必須挖到足夠分量的礦物,否則便會受到責罰,便說那一個個礦奴也都不是好惹的傢伙,被抓到此地飽受折磨之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