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六十六章 不是我殺的?

第兩千零六十六章 不是我殺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張若惜驚恐的注視之中,姜家那白袍男子緩緩顯露出身形。

不過此刻,這個虛王一層境的武者卻是顯得有些神色猙獰。

任誰在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竟依然被對方東躲西藏了好半天差點沒能抓住,心情恐怕都不會太好。

抬頭看了一眼前方的絕路,白袍男子口中發出低沉的呵呵怪笑,心情忽然變得愉悅起來,也沒之前那麼焦急了,而是不緊不慢地,一步步地朝張若惜逼近過去,口中道:「賤婢,你倒是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裡去!」

張若惜的身子死死地貼在洞壁上,美眸里溢滿了驚恐,望著那一點點朝自己逼近過來的人影,不斷地搖頭,嬌軀顫抖。

她的這幅嬌弱模樣,不但沒能得到任何憐惜,反而愈發刺激了白袍男子心中不為人知的陰暗一面,讓他的神色陡然間變得亢奮起來,竟是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一副食指大動的模樣。

白袍男子望著張若惜,銳利的目光在那嬌小卻日漸豐滿的身軀上流轉,眼中閃過淫穢的光芒,口中發出了令人更加毛骨悚然的陰笑之聲。

「不要……不要過來!」張若惜使勁搖著頭,將自己的身子縮成了一團,口中苦苦哀求著。

白袍男子不為所動,短短十幾丈的距離,很快便被拉近。

待到近前,白袍男子伸手就朝張若惜抓了過去。

就在此時,張若惜眼中的柔弱和哀求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決絕和果敢,聖元的波動跌宕,她手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柄匕首模樣的利器,力量灌入其中。一個抬手,直朝白袍男子的胸口處刺去。

若是實力相等的情況下,張若惜這一擊只怕能有大半的機會得手。

但兩人的修為境界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即便張若惜的出手時機把握的秒到巔峰,可在她體內聖元跌宕出來的一瞬間。白袍男子就已經催動了自身的域場。

域場之威,根本不是一個聖王兩層境的少女能夠抵擋的。

所以那匕首隻堪堪刺到了白袍男子的胸口三寸處,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在了那裡,無論張若惜如何用力,也依然停滯不前。

張若惜這下子是真的絕望了,抬頭朝近在咫尺的面孔望去。

那原本應該還算俊俏的面孔,此刻竟是露出了九幽冥獄惡魔般的獰笑和譏諷。

旋即,白袍男子一伸手。揪住了張若惜的頭髮,然後摁著她的腦袋狠狠地朝洞壁上撞去。

碰地一聲……

張若惜只覺得腦袋內一片震蕩,頭骨疼痛難忍,眼前金星亂冒。

「賤婢膽子倒是不小,竟敢偷襲我!」白袍男子獰笑著,「很好,本來還想給你一個痛快,但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本座心狠手辣了。」

說話間,他又是一伸手。捏住了張若惜的頸脖,直接將她提了起來,手指處緩緩用力。

張若惜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雙足胡亂動著,使勁掙扎,卻無論如何都擺脫不掉對方的束縛,慢慢地,呼吸不順起來,長長的睫毛迅速眨動,視野內慢慢失去了色彩。

透過朦朧的視角,張若惜似乎看到了在極遠的地方,一道人影迅速地朝這邊衝來。藉助礦道內昏暗的光芒,她發現那竟是令她想念了許久的楊先生!

先生的臉上此刻一片焦急。但是五官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而扭曲,變得恐怖至極。彷彿極為憤怒的樣子。

太祖母曾經說過,人死之前,眼前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幻覺,如此看來,這也是自己的幻覺了?

心中這麼想著,渾身的力氣迅速流逝,張若惜慢慢地闔上美眸。

可就在這時,一縷耀眼的金光忽然從那邊激射過來,讓礦洞內的昏暗在短瞬間被驅散。

下一刻,伴隨著一聲悶哼,緊捏住自己頸脖的大手竟然一下子鬆動,沒了束縛之後,身子立刻朝地上跌落下去。

還不等落地,張若惜也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一股力氣,握緊了手上的匕首,身子一矮,猛地朝前撞去。

出乎她的意料,手上的匕首竟順利至極地插進了那個白袍男子的胸口處,拔出來之後,帶起的鮮血濺射了張若惜一臉都是,溫熱粘稠的感覺讓她毛骨悚然。

她只是呆了一下,便抑制住內心的恐懼,再次抬起匕首,狠狠地朝前方的白袍男子身上亂戳起來。

噗噗噗……

每一下,匕首都直沒至柄,從傷口處噴射的血水,很快將她澆成了一個血人。

直到對面的白袍男子瞪大了眼珠子,一臉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張若惜才如夢方醒,怔怔地望著地上的屍體,好半晌沒回過神來。

她無論如何都有些想不通,這麼強大的一個人,怎麼會被自己給胡亂戳死了……

「若惜……」不遠處,傳來一個低沉的呼喚。

張若惜身子一抖,抬眼望去,卻發現就在自己三丈處,楊開一臉內疚地站在那裡,靜靜地望著自己。

「先生?」張若惜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失聲嬌呼。

唯恐眼前的人影是個錯覺,她慌忙伸手擦了擦眼睛,可她竟是忘記了,自己的雙手此刻滿是鮮血,這麼一擦,視野都變得血紅起來,顯得分外恐怖。

直到此刻,她才像是回魂一般,低頭看著自己沾滿了鮮血的雙手,一個激靈,就將匕首給扔了出去,嬌軀劇烈地顫抖起來。

楊開見此,身形一晃便來到了張若惜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低聲呼喚道:「若惜,你沒事吧?」

張若惜慢慢地抬起頭來,原本清澈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