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七十一章 喪家之犬

第兩千零七十一章 喪家之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三隻十階頂峰妖獸縱然不凡,但姜家的虛王境強者也數量不少,其中更是不乏虛王三層境級別的,所以這一打起來,雙方竟是個勢均力敵的場面。眼快看書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不過在聽到莫小七那番話之後,姜家諸人全都心裡一個咯噔,不禁隔空相望,有些無語淚凝噎了……

單是三隻妖獸就讓他們束手束腳,若是那小白小黃小青小綠什麼的再隆重出場,姜家人哪有還手之力。

而就在此時,姜林卻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一邊躲避著赤火麒麟的猛攻,一邊駭然地望向莫小七腰間的小布袋,驚聲道:「靈獸袋!姑娘你是靈獸島的人?」

直到此刻,他終於想起那些小布袋的來歷了。

別看這一個個小布袋毫不起眼,但它卻是靈獸島的獨特產物!也只有靈獸島的強者,才能通過秘法,製作出這樣能夠容納妖獸的器具。

而且,靈獸袋從不外賣,旁人想求得一隻都是不可能的,反觀莫小七,腰間橫七豎八掛了一大堆,若說她與靈獸島沒點關係又怎麼可能得到這麼多靈獸袋?

而靈獸島,在整個星界之中可是鼎鼎大名的存在,它雖然不如星神宮,幽魂宮那麼龐大,門下弟子眾多,但它也是一方超然勢力!

無他,靈獸島的擁有者,或者說島主,便是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十大帝尊之一,獸武大帝!

傳聞,在那靈獸島上存在了許許多多外界難得一見的妖獸,甚至連上古聖靈,也在那裡安家落戶,島上飛禽走獸。不計其數。

所以即便靈獸島只是一個島嶼,獸武大帝也沒有廣開門戶,招收門徒,但靈獸島在星界的威懾力,卻絲毫不遜於同樣有十大帝尊坐鎮的幽魂宮和星神宮。

只不過,靈獸島是在極遠的東域那無邊的大海之中,距離南域足有億萬里之遙,姜林最開始也沒有將莫小七的身份聯繫到了靈獸島之上。

但身為一家之主。此刻見到莫小七施展出來的諸多神奇手段之後,哪裡還沒有猜測?

「姑娘。獸武大帝他老人家與你有何關係?」姜林見莫小七沒有答話,又忙裡偷閒地問了一句。

畢竟據他所知,靈獸島並沒有廣招門徒,能在靈獸島上生活的,都是跟獸武大帝有些關係的人,莫小七若是真的來自靈獸島的話,那她必定是獸武大帝的親人或者僅有的幾個弟子!

這樣的存在,姜家哪裡招惹的起?把她當姑奶奶供奉著還差不多。

莫小七隻是站在弱水珠的水幕之中,一手懷抱著小蝠。一手撫摸著它,聞言抬眼望天,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而其他姜家人在聽到姜林一番話之後,也是神色大變,個個都感覺一股寒氣直衝腦門,哪還有什麼心思去應付那些妖獸的攻擊?

這麼一弄。平衡立刻被打破了。

先是一個姜家的長老一個沒注意,中了赤火麒麟一團火球,當場慘叫一聲,直接被融化開來,然後又一個姜家執事被銀毛獅虎獸一巴掌拍成了肉餅,鮮血濺的滿地都是,死狀慘不忍睹。

從那藍睛墨鱗蛟幻化的黑雲之中,又飛射出一道身影。

還沒落地,這身影便已氣息斷絕,等落到地上之後。腦袋一歪,便永遠地趟在了那裡。

轉瞬間,三個姜家虛王境死於非命!

姜林見此,眼珠子都紅了,一掃心中的恐懼和擔憂,厲喝道:「姑娘,不管你跟獸武大帝有何淵源,今日既已撕破臉皮,那麼不是你死便是我們亡!」

一言出。其他的姜家人紛紛神色一震。

大家都知道,這下子除了拚命之外,再無他法了,先不說這個血海深仇已經結下,就說莫小七的背景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今日若不能把莫小七斬殺此地,那麼日後整個星界都沒有姜家人的立足之地。

莫小七甚至不需要親自動手,只需往外透透風聲,恐怕就會有無數強者爭先恐後地為她提來姜家這些人的頭顱!

能給靈獸島賣好的機會可不多!

心緒平穩之後。姜家一群人重整旗鼓,竟又將劣勢搬回。

可就在這時。那邊道源境大戰的結果似乎已經出來了。

伴隨著一聲慘叫,姜太生和楊開糾纏在半空之中的身影一觸即分。

楊開一臉悠然,反倒是站在他面前不遠處的姜太生臉色蒼白無血,嘴角處溢出了一絲血跡,儼然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

這位百年老牌道源境強者,在與楊開爭鬥不到半盞茶的功夫,便已落盡了下風。

他怨毒至極而又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不是這個青年的對手。

再轉頭看看下方,姜太生臉色頓時一沉!

以他的眼力,哪裡還看不出來自家的這些後人也遭遇了麻煩,根本指望不上他們。

或許今日此地,姜家數百年的基業便要葬送了!

一念至此,姜太生的臉色為之一黯,憤而怒視楊開,口中厲喝道:「小輩,老夫今日便是死,也要拖你陪葬!」

言至此處,他一催體內力量,本來蒼白的老臉竟變得殷紅不少,與此同時,他一口咬破舌尖,往外噴出一口精血!

楊開面色一沉,意識到對方這是真的要跟自己拚命了。

他雖然有自信擊殺姜太生,但對方好歹也是個道源境,真要拼起命來也不容小覷,更何況他如今懷裡還抱著一個張若惜,行動起來束手束腳,所以楊開謹慎地擺好了防禦的姿態,免得這老傢伙真要施展出什麼同歸於盡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