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七十五章 敢攔我就死(過

第兩千零七十五章 敢攔我就死(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各位書友過年快樂,恩,今天請假一下,只有這一更了,等會有個請假單章會貼出來,請諸位留意一下。本站更換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另:又犯二了,上一章的序列號弄錯,不過內容沒錯,不影響閱讀。

庄盤在那一瞬間,竟察覺到自己的寶塔靈性大受損傷!

他這件寶塔,是道源級下品秘寶,被他用秘法以心血和神念祭煉溫養了好多年,與自身息息相關。用那種秘法祭煉之後,雖然能極大地提升寶塔的威能,但與之對應的,一旦寶塔有所損傷,那麼身為主人的他也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反噬!

此刻,他便受到了極大的反噬……

體內源力一陣動蕩不安,幾欲暴走,他根本無力壓制,所以才不得不吐出一道血箭。

咔嚓嚓……

那在寶塔上遊走的電光依然持續,好一會功夫才逐漸湮滅下去。

寶塔表面似乎沒有什麼損傷,但是靈性卻已大失,而且庄盤能感覺的到,自己這件寶塔內部實則損傷不小,竟是出現了不少裂縫,想要修補完整的話,必須得尋覓一些特殊的材料,更得耗費大量的時間才行。

受此打擊,庄盤竟又是一陣氣血翻湧,口中喋血不斷。

「副城主大人!」那之前進來稟告的護衛見此,大驚失色地高呼起來。

庄盤手捂著胸口,臉色灰白無比,氣息不勻,神色難看地望著不遠處的楊開,眼中溢滿了驚恐和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實在想不明白,那圓珠一般的秘寶到底是什麼檔次的,竟能在一擊之中發出如此大的威能。竟連自己的道源級秘寶都無法抵擋!

這要是轟擊在自己身上,哪還有命在?

若他知道那一枚圓珠是帝寶級別的,恐怕也就釋然了。

庄盤畢竟是道源境,楊開也不想跟他多浪費時間,所以一出手便將帝寶二珠之一的寂滅雷珠給祭了出來。

當年他得到寂滅雷珠的時候,才不過返虛鏡而已,雖然能夠催動寂滅雷珠,但因為境界不夠。根本無法發揮出寂滅雷珠的全部威能。

而後也多次使用過,每一次動用。都隨著自身實力的增加,寂滅雷珠發揮出來的威能而變強。

如今他已是道源境,能夠調動起天地法則之力,縱然依舊無法發揮出帝寶的全部威力,也依舊不是道源級秘寶能夠抗衡的。

兩者碰撞之下,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庄副城主還請自重!若再敢出手阻攔,就休怪楊某出手無情!」楊開目光冰冷地望著庄盤,口中低喝。

庄盤面如死灰,張了張嘴。連句場面話都不敢說了。

他自然能察覺到楊開並非是在虛言恐嚇,而是真的這麼打算的,換句話說,自己若是再阻擾他分毫的話,那就真的可能會在此隕落。

「哈哈哈哈,朋友好大的口氣啊。」驀然。一聲大笑忽然從外傳來,緊接著,一瘦一胖兩道身影忽然從外面竄了進來。

與此同時,一股濃濃的酒香氣瀰漫在這大殿之中。

楊開見此,眉頭不禁一皺,斜眼朝來人打量過去。

兩人他都認得,矮胖之人赫然便是那行事乖張的副城主醉酒翁了,他悠一進入大殿,便四下掃了一下,緊接著眼帘一縮。

不過很快就不動聲色起來。取下腰間的大葫蘆,往嘴裡猛灌了一口,似乎是要壓壓驚一般。

而那相比稍瘦一點的武者,赫然就是楓林城的城主段元山!

也是楓林城內唯一的一位道源兩層境強者。

楊開見過段元山多次,對他自然不會陌生。

此刻,段元山一雙精光肆意的眸子饒有興緻打量著楊開,哈哈大笑道:「我楓林城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道源境?真是可喜可賀啊!」

他彷彿一點也沒有要追究楊開打傷庄盤的意思,而是露出一副很是欣慰的表情。

兩人會忽然出現在此地也不難理解,這裡畢竟是城主府。段元山和醉酒翁平素里也就是居住在此的,剛才楊開與庄盤之間秘寶的碰撞,散發出來的強烈能量波動他們哪裡察覺不到?

所以不約而同便趕了過來。

「見過城主大人,見過副城主大人!」楊開眉頭一皺,沖兩人抱了抱拳。

醉酒翁一咧嘴,伸手擦了擦從嘴角流下來的酒水,隨意地回了一禮,也沒多說什麼,反而在大殿的柱子旁邊找了個位置。一臉懶散地坐了下去,端著酒葫蘆就往嘴裡猛灌。

段元山卻是呵呵一笑:「這位朋友客氣了。恩,還不知道朋友如何稱呼?」

「在下楊開!」

「原來是楊兄!」段元山面上閃過一絲狐疑,「本城主記得,楓林城中沒有楊姓的大家族啊!」

「我不過是個散落武者而已,一年多之前才來到的楓林城!」

「原來如此!」段元山露出一絲訝然之色,旋即道:「那不知楊兄與庄兄這是因為何事而大動干戈啊!大家都是道源境,有什麼事坐下來好好談談嘛,何必如此激動呢?」

「城主,此人實在是有些目中無人,竟無視城中規矩,御使樓船衝進城內,庄某不過是想詢問一番,哪曉得他卻毫不配合,還請城主明察!」庄盤不等楊開開口,便搶先說道,所說倒也還算符合實情,沒有什麼添油加醋。

「有這事?」段元山眉頭一皺,扭頭望向楊開。

「是,確實有這事!」楊開點點頭。

庄盤頓時冷笑起來:「城主大人,楓林城的規矩可是你親自定下的,此人如今卻視之無物,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