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八十章 補漏

第兩千零八十章 補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所在的城牆處,那些武者們也是失神了一瞬,不過好在楊開之前提醒的及時,所以眾人也都有了一些心理準備,在經過短暫的停頓之後,更加狂暴的秘術和武技朝外轟了過去,卷進魔氣之中,不見蹤影。

楊開本人更是十指彈動,一道道金血絲在他的神念控制下,如臂使指,如龍蛇亂舞,在漆黑的魔氣之中帶起一片片金色的光芒。

楓林城的防禦陣法大多數都是單向的,也就是說當這些陣法被激活的時候,城外的攻擊會被陣法阻擋,但城內的攻擊卻可以無視陣法的防護,轟向外面。

大多數城池的防護陣法都是這種類型,也有雙向性質的陣法,但這種類型的陣法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輕易動用。

一旦動用,那就代表著城池已到最後的防護關頭,當這些陣法被激活之後,城內的武者也無法將自身攻擊打到外面了,只能坐以待斃。

叱叱叱叱——金光閃爍之間,城牆前方,那兇猛撲來的妖獸和魔人們紛紛被分屍,化為無數碎肉和血塊,從天零散而落。

霎時間,楊開面前十幾丈處,竟露出了一個空白地帶。

這些被上古大魔的魔氣侵蝕,被魔化的魔獸和魔人們,其實實力並不弱,每一個肉身都得到了極大的加強,不但心性暴戾,更能使用生前的各種能力,若與同等級的武者作戰的話,百分百可以獲得勝利。

但……楊開畢竟是道源境!

這些魔獸和魔人們在被魔化之前的水準實在不怎麼樣,頂多也就是虛王境而已,所以在金血絲一陣狂舞之下,才如豆腐一般脆弱。

周旁武者見此。受到了極大的鼓舞,紛紛施展出拿手絕活,朝外猛攻。

一時間,楊開所負責防護的城牆竟是顯得固若金湯,周旁武者們更是信心大增。

楊開卻神色凝重,因為放眼望去,那魔獸和魔人們的數量實在太多了,竟是一眼看不到邊。都將自身隱藏在漆黑的魔氣之中,趁著魔氣翻滾之時。趁勢發起攻擊。

只要一個不慎,城牆處的防禦陣法便會被消磨掉不少威力,色澤變暗。

十指翻飛之間,楊開恍然大悟。

他忽然明白為何在前一日只見魔氣圍城,卻在第二日出現了無數魔人和魔獸了。

顯然是之前四散開來的上古魔氣,正在楓林城四周魔化各種生靈,所以第一日才見不到魔獸和魔人的蹤跡。

眼下恐怕楓林城附近的生靈已經無一倖免,只是不知道此番劫難到底波及了何等範圍。

就在他一心阻擋魔物們的時候,胸口處的傳訊羅盤忽然一震。他臉色微變,連忙取出那傳訊羅盤來,查探內部訊息。

「西南角情況有變,楊兄速去馳援!」

傳訊羅盤內,傳來城主段元山的指令!

楊開一收傳訊羅盤,扭頭朝西南角的方向望去。可距離太遠,他什麼都看不到,只看到那邊的魔氣無比濃郁,隱約還能聽到一絲怒吼之聲。

正當他在觀察之際,身邊忽然閃過一道人影,那人才一出現便急急道:「楊兄且去吧,此段城牆小老兒來負責!」

說話之人赫然便是楓林城副城主醉酒翁!

言至此處,醉酒翁忽然取下了腰間的青色大葫蘆,往嘴裡猛灌了一口烈酒,旋即手上翻動訣印。臉色驟然變紅。

下一刻,他鼓起腮幫子,猛地往前一吐。

無邊的烈焰,自他口中噴吐而出,那烈焰滾滾,蘊藏了難以想像的灼熱之力,但凡被烈焰觸碰到的魔人和魔獸,紛紛慘叫著退開,卻無論如何也熄滅不掉身上的火焰。掙扎之中,不過三息便成了一具具焦炭。

令人作嘔的焦糊味瀰漫開來。

這還沒完,醉酒翁腦袋微微擺動,那從口中噴出的烈焰也隨之搖擺起來,直接在城池前方形成了一道長達三十丈有餘的烈火之牆。

火光通天,印照九霄之上,似乎要將那大天都燒成紅色。

魔物們紛紛後退,再不敢靠近分毫。

醉酒翁收起口中之氣,身軀微微一晃。似乎剛才那一下對他來說也是一個猛招,無法輕易再動用。

楊開見此。沖醉酒翁點點頭,旋即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本在城池的東方,此去西南角距離甚遠,但對於能夠施展空間秘術的楊開來說,卻能在最短的時間抵達。

幾個閃爍之下,楊開不計源力的消耗,已經趕到了西南角的位置。

放眼望去,楊開眼帘一縮!

此時此地,城牆的防禦陣法上竟然破開了一個幾丈方圓的窟窿,那滾滾魔氣就如貓兒嗅到了魚腥味一般,從那窟窿里鑽進來,其中不少魔物的身影隱蔽在魔氣之內,一竄進城牆上便沖旁邊的武者展開攻擊。

地上已經躺了幾十具屍體,一縷縷魔氣就如靈蛇一般,從這些屍體的口鼻之中鑽入!

而在那窟窿前方,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正手持一柄玉如意,不斷揮動著,隨著揮動,一道道玄光從玉如意上激射出來,將那些企圖矇混過關的魔物斬成齏粉。

這老者身上散發著道源境強者獨有的氣息!一身源力跌宕,衣袍獵獵作響!

在那城牆上,數之不盡的武者正在一同抵擋那入侵的魔氣和魔物們,現場亂做一團!

楊開一來到此地,便不由分說地祭出了那道源級下品的長劍秘寶,催動自身不滅五行劍氣,長劍在手上挽出朵朵劍花,往下方一刺!

叱叱叱叱……

五顏六色的劍光,從天襲下,籠罩了偌大一片範圍。

在這個範圍內,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