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八十二章 偷襲

第兩千零八十二章 偷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鬼手申屠,這號人物秦朝陽哪裡不曉得?都是常年混跡在楓林城的道源境強者,他與申屠也打過幾次交道,彼此間因為立場不同倒也交手過兩次。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申屠此人,雖然所作所為是人不齒,但對他的實力秦朝陽卻無法否認,覺得這是一號大敵,那兩次交手之中,他僅僅只是稍佔了些許上風而已,根本沒辦法將申屠怎麼樣,最後只能任憑他囂張地逃之夭夭。

可是聽秦鈺話中的意思,楊開竟能在晉陞道源境的關頭,將申屠重創!

換句話說,那個時候的楊開還不是道源境,只是個虛王三層境頂峰而已。

秦朝陽根本不敢想像,一個人到底有多麼強大的能力,能夠在那種情況下打傷申屠。

這豈不是意味著,當時的楊開也絕非自己能夠抗衡的?

如今他已晉陞到了道源境,修為境界跨越了一個大層次,比之以往實力恐怕要翻上一番不止!

想到此處,秦朝陽忽然覺得呼吸都有些凝重了,也意識到自己之前儘管已經儘可能地高估楊開能力,卻依然低估了對方!

「那申屠人呢?」秦朝陽急切地問道。

申屠與他秦家多少也有些仇怨,若是趁其重創養傷之時尋覓到他的蹤跡,說不定能夠斬草除根,解除後患。

秦鈺苦笑一聲:「正要跟老祖說這事呢,申屠已經死了!」

「死了?」秦朝陽眼帘一縮,「你剛才不是說他僅僅只是被重創么?怎地又死了?」

「當時那位楊……大人在晉陞之時,另有道源境強者守護在暗處,申屠重創退走之時,被那人一招擊殺!可惜……我沒看清那守護之人到底是什麼樣子,又有什麼樣的水準。」

「哦?」秦朝陽一臉興緻盎然的樣子。「你的意思是說,楊小兄弟身後還有一個隱藏的強者?」

秦鈺點點頭,振奮道:「老祖。此人是散落武者,若是能拉攏進我秦家的話。我秦家必定實力大增,更何況,他背後還另有高人,與他交好,與我秦家必有益處!」

秦朝陽眼中神色一閃,開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過此事還是得等解除眼前的危機之後再說。」

「鈺兒知道,不過老祖且先留個心就是。萬不能得罪了此人。」秦鈺鄭重叮囑,美眸里有異樣的光芒閃爍著,沉聲道:「或許,我秦家的復興就要落到此人身上了。」

聽秦鈺這麼說,秦朝陽神色大振,凝神道:「鈺兒,你是不是還看出什麼了?」

秦鈺搖了搖頭:「我的造化天瞳只能看出此人身負絕大的氣運和機緣,他的未來絕對不在楓林城中。」

秦朝陽神色一動,沉聲道:「有你這話,老夫就有底了。」

說完之後。兩人一起朝外望去,可外面漆黑一片,根本什麼都看不到。只能隱約見到那滾滾魔氣翻滾不停,似乎朝一個方向匯聚,那漆黑魔氣之中,不斷地傳出各種魔物的嘶吼之聲,讓人毛骨悚然。

「哪來的這麼多鬼東西?」

城外,楊開眉頭緊皺著,在城內的時候他還沒察覺到,但一離開城池進入這無邊黑暗的世界,他就發現隱藏在魔氣之中的魔物竟是無邊無際。數不勝數。

而自己則像是那漆黑之中的一點光芒,吸引了無數魔物前來圍攻。

空間法則壓制之下。他四周的空間凝稠無比,但凡有魔物侵入他身邊二十丈。無論修為高低,全都身形一滯,變得行動不便。

漫天金光閃爍之下,所有魔物都被金血絲切割成碎片。

繞是楊開表現的神勇無敵,那些魔物也依然悍不畏死地持續衝擊而來,不大一會功夫,他腳下的位置竟已成了一座屍山。

源力護體之下,雖然能抵禦住魔氣對自身的侵蝕,可從那刺啦啦的聲響來看,魔氣的腐蝕之力也是極強,長時間身處在這種環境下,對楊開的消耗也是極大。

「出來!」

殺了一陣,楊開眉頭一皺,低喝聲中,妖蟲母體和青炎驚雷豺雙雙登場,一左一右護衛在他身側。

兩大血獸悠一出現,便接到了楊開的指令。

妖蟲母體兩隻鉗子上的紫青雙劍盪起兩色華光,冰寒意境瀰漫,霎時間,方圓百丈範圍內,天寒地凍,天空之中飄下雪花,那雪花掠過一隻只魔物的身軀,在一聲聲慘嚎之中將它們切為兩半。

青炎驚雷豺大口吞吐之下,一道道火球和紫雷迸射,實力雖不及妖蟲母體,倒也能夠獨當一面。

嗤嗤嗤嗤……

兩大血獸身上血光之氣幾乎凝為實質,散發出微弱的金紅光芒,排斥著那無物不侵的魔氣。

一時間,局面倒也堪堪安穩了下來。

此地並無外人,楊開也索性放開了手腳,空間力量縈繞自身,各種空間秘術交替釋放,與兩大血獸聯手配合之下竟是打的那無數魔物根本無法靠近身側三丈!

這也多虧了楓林城附近的武者實力整體水準不高,所以被魔氣魔化的魔物本儘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也強不到哪裡去。

否則楊開哪能在這裡表現的遊刃有餘?

激戰大半晌,楊開殺的興起,已經渾然不顧自身的消耗,一道道月刃朝四周飛射,每一道月刃都能清出一條整齊的通道來。

就在這時,妖蟲母體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鉗子上雙劍一錯,一股冰寒的法則之力驟然朝某一處激射過去。

在那個方向上,一道鬼鬼祟祟悄悄接近過來的人影驀然暴露。

此人看起來與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