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八十六章 搜魂

第兩千零八十六章 搜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少頃,楊開和秦朝陽兩人的傳訊羅盤同時嗡鳴一聲。

楊開將神念灌入其中,立刻得到了段元山的傳訊:「放手去做!」

抬起眼來,楊開便看到秦朝陽一臉無奈的表情。

「既然城主大人發話了,那你們去便吧。」秦朝陽雖然還是擔憂不已,但到了這個時候,卻沒立場再去反對了,只能在心中盤算著,等此次之事過後,該如何從城主那裡弄到更多的好處!

畢竟秦鈺可是他極為看重的後人,就算身負造化天瞳,可以返虛兩層境的修為跨越幾個層次對姜楚河施展秘術,也要承擔不小的風險。

「楊兄地,鈺兒就託付給你照顧了。」秦朝陽語重心長,好似要將秦鈺嫁給楊開一樣。

楊開抱拳道:「秦老先生放心,我必定全力以赴配合秦姑娘的!」

「楊大人,請隨我來。」秦鈺在一旁招了招手,率先朝一個方向飛去。

而楊開則伸手將姜楚河提了起來,緊隨在秦鈺身後。

另有幾個負責一直保護秦鈺的虛王境武者,也跟了上去。

姜楚河在城外的時候就被楊開斬去一臂,不過斷臂處此刻卻是漆黑的氣息翻滾不停,沒有絲毫鮮血流出,看起來極為詭異。

不大一會兒,眾人便來到了秦家主宅。

如今楓林城危機,秦家所有返虛鏡以上的武者,基本上都前往城牆處協助防守了,所以留在秦家的人,大多都實力不高,年紀也不大。

一見秦鈺返回。一個個都急切地圍聚了過來,嘰嘰喳喳地詢問個不停,想知道外面的情況如何。

秦鈺哪有功夫去搭理他們,擺出一副大姐頭的架勢,一番訓斥,就將那些弟弟妹妹們訓的不敢吭聲。

不過待他們見到楊開手上提著的姜楚河之後,又紛紛圍聚了過來,好奇打量不已。

「吼……」姜楚河忽然嘶吼起來。張開大嘴,狀若瘋狂。嚇得那些秦家後嗣尖叫連連,紛紛逃散,更有膽小者,眼淚直流,呼喊著躲進房內。

「讓楊大人見笑了。」秦鈺一邊在前方領頭,一邊頭也不回地說道。

楊開不置可否,緊隨在她身後。

片刻後,兩人來到了秦家一間密室所在,那密室外。禁制重重,天地靈氣比旁的地方要濃郁出一大截,顯然是秦家重要成員閉關所用之地。

來到這裡之後,秦鈺手掐靈決,開啟密室的禁制,旋即回頭沖那幾個虛王境護衛叮囑道:「你們守在外面。在我沒出來之前,不得放任何人進入!」

「是!」幾個護衛異口同聲地答道,旋即分散開來,警戒四周。

密室內,秦鈺再次將所有禁制開啟,這才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一些東西,在密室內布置起來。

楊開手提著姜楚河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兒,奇道:「秦姑娘原來精通陣法之道?」

他發現秦鈺此刻正在布置的,竟是一個極為玄妙的法陣。雖然不知道這法陣到底有什麼作用,但想來也跟她接下來要施展的秘術有關。

而從她嫻熟的布陣手法來看,秦鈺對陣法顯然是精通至極的。

秦鈺手上不停,莞爾一笑道:「小女子因為身患頑疾,所以不能如其他人那樣經常外出,只能待在家裡研究一些上不得檯面的東西了,精通陣法談不上,只是略有研究罷了。」

「秦姑娘過謙了。」楊開眼帘微眯著,「我看姑娘的陣法之道恐怕已經有了相當的火候。」

秦鈺一笑。道:「這個陣法不但會增強我等會施展的秘術威能,也能將楊大人的神識之力短暫地嫁接到我身上來,如此的話,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施展搜魂之術了。」

「神念嫁接?」楊開臉色微變,「世上還有如此神奇的陣法?」

要知道武者的神念極難修鍊,比自身修為境界的境界要難上很多,楊開若非在早年得到了那至寶溫神蓮,不必為神識而操心,他也不會在短短几十年來修鍊到這等境界。

他勢必會花上大量的時間來淬鍊自身的神念。

溫神蓮的功效。讓他節省了大把功夫。

可秦鈺布置出來的這個法陣,竟能讓不同的武者之間。神念嫁接,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若是在對敵之時用上這種陣法,那完全可以越階作戰啊,一道神念壓制過去,就算修為不如對方,也可以輕鬆擊敗對手。

「此陣雖然玄妙,但也沒楊大人想像中那麼神奇。我也是從一本古書上學到的殘陣,自己修復而來,陣法運轉起來的話,還無法受到太強大的干擾,否則必會失敗,所以也只適用於一些特殊的情況,比如眼下,是根本無法用來戰鬥的。」秦鈺似乎知道楊開心裡在想什麼,淡淡解釋道。

「自己修復……」楊開當即將秦鈺驚為天人,內心深處將這女人的評價又提高了一分,在陣法之道上,她只怕並非有相當的火候,而是已成大家!

「對了,這個神念嫁接,會不會暴露出自己的**?」楊開又有些擔憂地問道。

他身上的秘密可不少,雖然直觀上感覺秦鈺這個人還不錯,可楊開與她其實並不熟悉,自然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秘密。

「有這個可能!」秦鈺聞言,手上動作頓了一下,開口答道。

「啊?」楊開臉色一黑,當即就要打退堂鼓了。

秦鈺連忙道:「不過楊大人放心就是,雖然會有暴露**的危險,但那是針對神念弱小的一方……大人的神念比我強大的多,神識嫁接過來的話,我是窺探不到大人的,倒是大人你……」

她說著說著便說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