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八十九章 請求(月初,求

第兩千零八十九章 請求(月初,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三月了,求下保底月票!!!

*****

段元山聞言,頓時傻了眼,望著秦鈺道:「這麼說來,你手上並沒有完整的玄武七截陣?」

他不禁湧出一絲失望的神色,畢竟若無那種不世奇陣的話,道源境之中根本無人敢擅闖魔氣封鎖,除非自己活的不耐煩了。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有是有,只不過跟原版的不太一樣。」秦鈺微笑道。

「此話怎講?」段元山問道。

秦鈺道:「我秦家祖上也算是個不俗的人才,他雖然只學習了七分之一的陣法,但在平日里時常與宗門師兄弟熟悉演練,所以對其他部分也都多少有些了解,玄武宗覆滅之後,祖上逃到了南域,耗費後半生精力,憑藉自己的能力和所掌握的陣法知識,將玄武七截陣補全了。不過祖上也說過,以他之能,所補全的玄武七截陣只是慵劣之物,根本無法與原版相提並論。」

「你秦家祖上……什麼修為?」段元山問道。

「帝尊兩層境!」秦鈺傲然道。

段元山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帝尊兩層境的境界,即便放在玄武宗那樣的大宗門之中,也是為數不多的精英了,或許還能擔任一些諸如執事之類的要職。

可是,即便是以帝尊兩層境的強大修為,也沒辦法將玄武七截陣原版復原,可見這套陣法有多少深邃強大。

「陣法雖然不如原版,但我想應對眼前這局面應該足夠了,而且……比較容易上手,若是不考慮更多的因素,單是用來防守的話。綽綽有餘。」

段元山聞言,深吸一口氣,道:「若真要如此行事的話,還需通知一下秦兄才是。」

畢竟秦朝陽才是秦家管事的人,若是真要動用玄武七截陣,也必須得得到他的同意才行,這套陣法,應該算是秦家最大的財富了。

若非逼不得已。誰願意將這樣的陣法公之於眾?

「段叔叔放心,我已經用跟老祖通過信了。老祖即可便會趕來!」秦鈺道。

說話間,她似有所感地扭頭朝一旁望去,微笑道:「這就來了。」

遠方,秦朝陽一臉肅然地飛馳而來,落到楊開和段元山面前,略一抱拳。

段元山也不跟他廢話,直接道:「秦兄,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多說了,想必鈺兒已經將一切告知於你。如今要動用你秦家的玄武七截陣,不知你意下如何?」

「事關楓林城安危,我秦家自然不能置身事外,此事我同意了。」秦朝陽沉聲道。

「啊?」段元山聽的一愣,一臉的詫異之色,似乎沒想到秦朝陽答應的如此爽快。導致他準備好的勸說之詞完全沒了用武之地。

他與秦朝陽也打過不少交道,知道對方雖然不是什麼小氣陰險之輩,但也不是好說話的人,尤其這事還關係到秦家最大的財富。

他本以為秦朝陽會推諉一二的。

想了一下,段元山苦笑道:「秦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吧,若是不過分的,段某一併答應了就是。」

秦朝陽嘿嘿一笑,道:「段城主說的這麼見外做什麼,大家都是在楓林城討生活的。楓林城有難,我秦家自然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你再廢話,什麼好處都沒了。」

「既然城主大人如此懇切,那老夫就勉為其難提點要求好了。」秦朝陽一臉無奈的模樣,一副被逼良為娼的悲憤,段元山看在眼中,恨不得一拳揍他個滿臉開花。

「此劫之後,老夫要接管姜家的所有產業!」秦朝陽臉色一肅。沉聲道。

段元山眼帘驟然眯起,道:「秦兄不怕胃口太大,撐壞了肚子?」

在楓林城之中,除了城主府象徵最高的權利和威嚴之外,所屬家族之中,姜家的勢力最為龐大,也是最大最強的一個家族了。

如今姜家人自作自受,高端戰力全軍覆沒,全都被魔化成了魔人。所屬的產業和資源自然全都成了無主之物。

眼下楓林城被魔氣和魔物圍城,其他的家族家主和老祖們還沒什麼心思去爭奪姜家的遺留之物。只是在齊心協力抵抗魔劫,可一旦等到此事過後,只怕就要撕破臉皮搶個頭破血流了。

那麼大的一份家業,任誰得到都能在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勢力。

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對姜家遺留下來的產業,城主府方面自然也眼紅的很。

可現在秦朝陽一口便要將其完整吞下,即便段元山已經做好了秦朝陽會獅子大開口的準備,也有些承受不了。

且不說他本身並不是太願意答應,就說楓林城中的其他家族也不會同意這種無稽的要求。

秦朝陽聞言,一笑道:「胃口大怕什麼,這不是有段城主替我秦家遮風擋雨么?」

「你連我城主府也要算計?」段元山神情頓時悲憤起來。

秦朝陽呵呵一笑:「段城主說的哪裡話,只不過如今我秦家式微,想借城主府威名擺擺威風罷了。畢竟若是沒有段城主的話,我秦家也沒吞不下那些財富。」

「你這老匹夫……」段元山當場罵開了。

「怎麼說話呢,身為一城之主,還有沒有一點尊老愛幼的美德?」秦朝陽一翻白眼,扭頭望向楊開道:「楊小兄弟,剛才城主大人罵我,你可聽的清清楚楚了,老夫很生氣,會折壽十年,這事我要跟他沒完!」

「你們聊,我先走一步!」楊開見此,連忙便要遁走。

這兩人扯皮,他可不想把自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