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九十章 花青絲

第兩千零九十章 花青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先前在那城牆處與楊開一道防守魔物入侵之時,秦朝陽親眼見到楊開施展出空間秘術的大神通,一招之下就開闢出一個黑洞,將那無數魔物吞噬。

所以他斷定楊開是精通空間力量的。

精通空間力量的武者到底有多強,秦朝陽並不清楚,他只清楚一點,這樣的武者在逃亡和追殺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非常人所能及。

他覺得以楊開在空間力量上的造詣,真要是有心離開楓林城的話,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將完整的玄武七截陣交予他,換取他保護秦鈺的一個承諾,這筆買賣並不虧。

「好!」

楊開點頭答應,瞧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秦鈺道:「我不死,秦鈺必定無恙!」

他有這個底氣,畢竟他手上有玄界珠這樣的殺手鐧。

秦朝陽大喜一笑:「有老弟這句話,秦某就放心了。你就在此地安心參悟結陣之法,城牆處就由老夫負責防守。」

楊開點點頭,當即在附近找了個稍微安靜點的位置,盤膝坐了下去,心神沉浸入那玉簡之中,仔細參悟起來。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著。

楊開整個人都沉浸在玄武七截大陣的玄妙之中。

他發現秦鈺說的不錯,這一套陣法雖然是由秦家祖上自己參悟補全,不如原版,但勝在一個上手容易,見效快,他沒花多少時間便已心中有所領悟。

對陣法之道,他涉獵不深。不過玄武七截大陣跟一般布置用來防守攻擊的陣法不同,這一套陣法是以武者為根基,聯手施展開來的,完整的玄武七截陣,甚至能夠重現聖靈玄武的部分神通威能。

另一邊,不斷地有道源境級別的強者飛馳而來,從秦鈺那裡得到一枚枚玉簡,各自尋覓地方參悟去了。

秦鈺交給那些人的,顯然不是完整的結陣之法了,而是每人交予了七分之一。

一日之後。楊開忽然神色一動。取出自己的傳訊羅盤,往內灌入神念,立刻查探到了裡面傳來的訊息。

那赫然是城主段元山召集人手的訊念。

楊開抬頭,朝秦朝陽看了一眼。後者沖他微微頷首。

而與此同時。一道肥碩臃腫的身影從天而降。腰間別著一個青色的大葫蘆,不是醉酒翁又是誰?

醉酒翁立於城牆之上,沖秦朝陽揮揮手道:「去吧。」

秦朝陽笑道:「那此處城牆就有勞副城主大人代為防守了。」

醉酒翁抬眼瞧了瞧他。道:「老傢伙外出要小心,可別死在外面了。」

秦朝陽嘴角一抽,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與楊開打了個眼色,帶上秦鈺,一起朝匯聚之地飛馳過去。

少頃,兩人一併落在城池中某一處。

此時此地,這裡已經匯聚了四人之多,皆都是道源境級別的強者。

這四人之中,楓林城城主段元山和副城主庄盤赫然在列,而另外兩人,楊開卻是不太認識。

其中一個面白無須的老者,一個身材妖嬈的美婦。

楊開眼神略一掃過,便有些震驚地落在了那美婦身上,因為他發現這美婦赫然是個道源三層境級別的強者,比段元山還要強上一截,而且渾身氣息內斂,體內力量若隱若現,叫人捉摸不定。

楓林城什麼時候有這麼多的道源三層境了?

楊開心頭大為疑惑,前兩天他就在靈丹坊門口見到過一個這種層次的男性強者,卻不想現在又見到一位。

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來自何處,反正肯定不是本土的武者。

見楊開朝自己望來,那美婦嫣然一笑,媚態叢生,一雙水盈盈的桃花眼似乎會說話一樣,蘊藏著勾魂奪魄的光芒。

楊開心中警覺大生,悄無聲息地撇開了目光。

「楊兄,秦兄,你們來了。」段元山見兩人到來,抱拳一禮。

那副城主庄盤卻是冷哼一聲,似乎對楊開極有意見一樣,很是不待見他。

楊開也不以為意,上次在城主府中他與庄盤鬧的不是太愉快,甚至還大打出手,壞了他秘寶的靈性,此刻對方自然不會給自己什麼好臉色。

「段城主,這位夫人是……」秦朝陽落下地來,也是狐疑不解地望著那美婦。

玄武七截陣的結陣之法都是由秦鈺交予這些道源境強者的,秦朝陽並沒有插手,所以他並沒有見過這個美婦,也知道楓林城中不可能有道源三層境的強者,當即有此一問。

「妾身花青絲,見過兩位。」那美婦不待段元山介紹,便主動開口道。

「原來是花夫人。」秦朝陽眉頭一皺,閃過一絲異色,對方這般介紹自己,只說出個名字,也不知道真假,他根本無從推測對方的來頭。

段元山笑道:「花夫人不是我楓林城的武者,魔氣圍城之前恰好在我楓林城辦事,聽聞我等要外出修復封印,便自告奮勇前來協助,花夫人大義,段某感激不盡。」

花青絲掩嘴嬌笑,道:「段城主客氣了,如今楓林城一損俱損,妾身也只是為了自保而已,可談不得什麼大義。」

「這位應該就是楊兄了吧?老夫杜立身,咱們之前有過簡單的交流。」那面白無須的老者卻彷彿對楊開大有意思的樣子,站了出來自我介紹道。

「原來是杜老先生,幸會幸會!」楊開淡淡地回了一禮。

這個杜立身他也是知道的,是楓林城杜家的老祖,跟秦朝陽一樣都是道源一層境的修為,兩人雖然一直沒有見過面,但是之前在共同防守楓林城的時候,也用傳訊羅盤簡單交流過,並不算太陌生。

一邊,秦朝陽見杜立身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