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零九十七章 驚變

第兩千零九十七章 驚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目睽睽之下,姜太生的身軀陡然間膨脹起來,眨眼功夫就變成了肥大的胖子,一身衣衫都碎裂乾淨。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令人不安的能量波動從他體內傳遞出來,讓每個人都心頭狂跳。

玄武七截陣上光芒狂閃,隱隱有要支持不住的跡象。

「快阻止他!」花青絲此刻哪還有之前的萬千風情?一聲尖叫,美眸里滿是恐懼的神色。

她雖是道源三層境,但也絕對無法無視一個一層境強者的自爆,而且,姜太生還是一個被魔化的道源一層境!

傅姓男子同樣神色凜然,手上一柄短刀浮現,直接朝姜太生斬了過去,欲要在他自爆之前將他滅殺。

段元山,秦朝陽,杜立身,楊開四人紛紛合力,將五顏六色的能量攻擊係數朝姜太生那邊打去。

可就在這時,讓人萬萬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庄盤忽然驚恐地大吼一聲,雙眸劇烈地顫抖,然後奮力朝外奔去。

他竟被眼前這一幕嚇破了膽,只想逃的越遠越好,渾然忘記了之前眾人一起立下的心魔大誓,也再也顧不得其他人的安危。

他這一動,本來還能防守的玄武七截陣頃刻間就不攻自破了,巨大的玄武身影在一陣扭曲之中,直接渙散。

「混蛋啊!」段元山看了一眼庄盤逃向外面的背影,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

「庄兄,快回來啊。」杜立身大叫著,可庄盤早跑的不見了蹤影,哪還能聽到?

轟……

一聲巨響傳出,地動山搖。姜太生原本所在之地,驀然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黑洞,不見絲毫光明,深邃無比,仿若能夠吞噬掉世間萬物。

那黑洞又驀地往外擴張,攜起讓人膽寒的能量衝擊。

噗噗噗……

段元山首當其衝,一口血霧噴了出去,氣息陡然間萎靡不少。

緊接著。傅姓男子和花青絲也都是臉色一白,口鼻之中溢出鮮血。好在兩人實力強橫,所學秘術也不弱,硬是憑藉強大的修為和秘術,頂在了原地,擋下了大部分傷害。

秦朝陽和杜立身實力最低,情況也最慘,秦朝陽直接被炸飛了出去,遠遠地落到地上,也不知生死。

杜立身更是被姜太生的自爆炸掉半邊身子。直接氣絕當場。

另一邊,楊開謹守在秦鈺身後,將後背露給了姜太生自爆的方向,催動源力護持己身。

秦鈺只有返虛兩層境的修為,有身兼著修復封印的重任,若是在這場自爆中斃命的話。那這一次行動可就徹底失敗了。

所以他第一個念頭便是將秦鈺保護好。

當那恐怖的能量衝擊襲來的時候,繞是楊開動用空間秘術放逐了絕大部分威能,也依然覺得彷彿被一柄大錘砸中,背後處一片火燎般的巨疼,胸口氣血翻滾,一口金色的鮮血噴了出去。

餘波漸消,現場狀況慘不忍睹。

每個人都在大口地喘著氣,滿臉的悸動之色。

普通的道源一層境強者自爆起來絕對沒有如此強大的威力,姜太生能做到這一步,絕對是因為被魔化的緣故。

「鈺兒。封印修補如何了?」沉默之中,段元山忽然扭頭朝秦鈺喝問。

此時七位道源境之中,一人逃跑,一人死亡,一人生死不明,已經無法再結大陣了,若是封印修補完成的話,那眾人便可立刻撤回楓林城了,若還差少許。段元山覺得也可以再努力一下,若是差的多,那就只能立刻逃走。

他一問,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秦鈺那邊。

下一刻,眾人的神色一呆,露出絕望的神情。

因為那封印存在的石壁看起來比最開始還要破爛許多,顯然是被剛才的自爆給波及到了,而此時此刻,石壁的封印處。一片微弱的金光閃耀,那一道道如同蚯蚓一般蠕動的紋路遊走不停。彷彿吞噬了什麼活力,正要化為活物一般。

而且,從那石壁之中,甚至還傳出一股奇特的吸引力,讓人捨不得挪移開目光。

察覺到這一點,眾人心頭大驚,連忙一咬舌尖,趁著頭腦清醒的那一瞬間閉上眼睛。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諸位趕緊走!」段元山知道大勢已去,說話間直接竄到了秦朝陽身邊,伸手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確定他還活著之後,神色一喜,便將他拎了起來。

傅姓男子和花青絲對視一眼,也都萌生了退意。

「小弟弟,走啊!」花青絲沖站在原地的楊開吆喝一句,彷彿極為關切他的樣子。

「楊大人的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勁。」秦鈺帶著哭腔喊道。

她剛才被楊開護在身後,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倒是楊開被那恐怖的能量衝擊,一口金血噴在封印的石壁上。

秦鈺看的清清楚楚,當楊開的那一口金血噴上去之後,整個石壁都變得不太一樣了,充滿了活力和詭異的魔力。

她甚至還隱隱感覺到,楊開此時與那石壁上的封印有了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

「怎麼了?」花青絲一驚,連忙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秦鈺搖了搖頭,怔怔地望著楊開。

段元山面色一沉,竄到楊開身邊望著他,下一刻,神色驀然一變。

因為他發現楊開此刻雙目瞪圓,有金血的鮮血從眼角處話落,死死地盯著石壁處,彷彿被什麼東西吸引住了,面上雖有掙扎的神色,卻無論如何也擺脫不得。

一股漆黑的魔氣忽然從封印處湧出,直接攀附到了楊開身上,如一條黑色的繩索,將他與石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