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四十章 陰陽妖參

第一百四十章 陰陽妖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戰?」楊開心頭一動「仔細說來。」

「是。」

在地魔敘述中,楊開也慢慢了解了一些事情。

地魔記得的不多,只是零星的一些記憶,但結合起來,大概就是他當年不知怎地被捲入了一場大戰。而且是無數人圍攻兩個敵人的戰鬥,那兩個敵人是一男一女,打到最後,幾乎是全軍覆沒,那一男一女也戰死當場。

「老奴重傷遁走,最後死在這裡。我記得……」地魔的聲音有些遲疑,還有些惶恐。

「記得什麼?」

「有龍,有鳳,龍鳳合璧,毀天滅地……老奴就是在這一招下被重創。」

楊開眼眸一亮,他想起前些日子傳承洞天開啟的時候,那盤旋在天空中的龍型鳳印。

說出這些之後,地魔彷彿受了很大的驚嚇,再也想不出更多的事情。

「若照你這麼說,那此地並非是你的傳承?」楊開問道。

「少主息怒,之前是老奴隨口一說。不過傳承也有,若少主想要的話,老奴定當傾囊相授。」

「不必了,你那些東西我沒興趣。」楊開連忙搖頭。

地魔倍受打擊,雖然他不記得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想來生前也是個高人,恐怕無數人爭相搶著要當自己的徒弟,偏偏到了楊開這裡他還不屑一顧。

哎,真是落毛鳳凰不如雞啊,地魔唏噓不已。

那珠子也沒用了,之前地魔寄身在上面,不碰它還無妨,一碰它便化為了齏粉。

轉過一圈,再無所獲之後,楊開喟然長嘆,決定離開此地。

在這裡待了不少日子了,外面的情況也不知怎樣。既然此地是傳承洞天,總該去碰碰運氣。

來到封閉此處的石門前,按照地魔傳授的方法將石門開啟,還不等楊開走出去,迎面突然衝過來一道紅白相間的光芒。

楊開神色一變,還以為是誰偷襲自己,匆忙間出手就是一拳。

哪知這光芒竟似有靈性一般避開了楊開的一擊,繞著他的胳膊就飛了過來。

楊開急退,同時另外一隻手猛地朝那光芒抓了過去。

一下抓了個實在,楊開的神色不禁古怪來。

他發現這竟然不是什麼攻擊,入手的反而是個實體,同時還有一股掙扎的感覺從手上傳來。

疑惑之下定眼瞅去,發現自己手上拿捏著的竟是一支看上去已成人形的人蔘。這人蔘也生的古怪,一邊通紅,一邊雪白,紅白之色各佔一半,楊開能感受到這人蔘中蘊藏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能量。

紅的那一邊蘊藏著炎熱,白的那邊卻是陰冷,彼此相剋的屬性在這人蔘上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構成了這一株奇特的天地靈物。

此刻它被楊開捏在手上,成型的五官都是一陣扭曲,但根本無法擺脫楊開的束縛。

「陰陽妖參!」地魔的驚呼聲傳來。

「你認得?」楊開問道。

「奇寶呀,這是位列玄級上品的奇寶!」地魔彷彿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驚一乍。

還不等楊開問個究竟,山洞的另一頭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有人來了!」楊開神色一凜,連忙將那陰陽妖參揣進壞里。

說來也是奇怪,被揣進懷裡之後,這陰陽妖參竟是不再掙扎了,反而安穩地待在那裡不動。

正當楊開在警惕來者是什麼人的時候,那邊卻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姐姐,它真往這邊跑了么?」

另外一個聲音答道:「恩,就鑽進了這裡面。這山洞倒是真隱蔽,若非追著它進來,我們恐怕還尋不到此處。」

兩個人的聲音相差不多,都帶了一股嬌柔的音質,聽起來如春風拂面,讓人舒爽。

楊開的眉頭皺了起來,他聽出這兩人是誰了,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她們。

「這裡好多奇huā異草呀。

「真的呢,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先不忙采它們,我們進裡面看看。」

說話間,兩人的步伐越來越近,楊開也沒躲避,一來他認識這兩人,二來這裡也沒地方可以躲。

不多時,那兩人便已經來到了楊開十幾丈之外,其中一人乍見到有人擋在前方,不由頓住步伐,嬌叱道:「誰在那裡?」

楊開乾咳一聲,輕笑道:「兩位姑娘,又見面了。」

聽到他的聲音,其中一個輕咦一聲,另外一個卻是從後面閃了出來,瞪大眼睛看了片刻,驚喜道:「楊開?」

「媚兒姑娘!」楊開沖其微微點頭,又朝另外一人道:「嬌兒姑娘,久違了。」

這兩人,赫然就是血戰幫的千嬌百媚姐妹huā,胡嬌兒和胡媚兒。

見楊開一眼就分辨出自己兩人誰是誰,胡嬌兒不由柳眉一瞪:「是你這臭小子!」

上次見面的時候,楊開說她的屁股一邊大一邊小,胡嬌兒直到現在還耿耿於懷。

相比較姐姐,胡媚兒就顯得驚喜多了:「你怎麼在這?」

「無意中找到這裡的。」楊開沒有細說。

談話間,姐妹兩人已經走了過來。

胡嬌兒冷眼瞪著楊開,挺胸收腹,把自己圓潤飽滿的臀部提的老高。

地魔的聲音在楊開〖體〗內響了起來:「天底下竟有如此相似的兩個女娃娃,更難得的她們竟不是一胞同胎,少主啊,如果用她們的身子來修鍊huā落紅,定會事半功倍,無需幾日便能大成。」

「你閉嘴!」楊開傳了個意念過去。

地魔趕緊收聲。

「你有沒有見到什麼東西過來?」胡媚兒開口問道。

剛才聽她們兩人說話,楊開就知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