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章 我開玩笑的

第兩千一百章 我開玩笑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傅姓男子足有道源三層境的強大修為,一心逃命起來速度不可謂不快。本站更換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眨眨眼的功夫,他已燃起精血逃出百里開外。

心有餘悸地回頭望去,傅姓男子不禁一呆,在那遙遠的位置處,竟不見了楊開的蹤影,他好似忽然消失了一樣。

傅姓男子心中一沉,莫名地有一種膽寒和驚懼的情緒在蔓延。

前方一陣紊亂的空間波動傳出,一道漆黑的身影驀然浮現出來。

那身影被無邊魔氣籠罩,看不清面容,但從面孔上透出的金黑兩色光芒卻讓傅姓男子如臨大敵。

對上這兩道目光,他的思維便不由一僵,意識混亂,神魂動蕩不安。

他怒吼一聲,直接祭出了自己的短矛,手上結出複雜的印決,源力瘋狂地往短矛內灌入。

咻咻……

短矛以及其詭異的速度變大,眨眼功夫就變成了一根長達十幾丈的巨物,微微一顫之下,直接朝楊開激射過去。

這是傅姓男子最為強大的攻擊手段了,他對自己這一擊有著十足的信心,即便帝尊境強者,也不敢無視這樣的攻擊。

楊開似乎跟那些魔人一樣,已經喪失了神智,有的只是嗜血的念頭,面對即將到來的危險根本沒有躲避的意圖,依然怔怔地站在原地。

直到短矛快要及身的時候,他才仿若本能地揮出一拳。

拳頭被漆黑的磨元包裹,凝實而黝黑。

「找死!」傅姓男子忍不住大喜起來,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後續的發展,想看到楊開被自己這一擊粉身碎骨的結局。

轟……

巨響聲傳出。楊開紋絲不動,但那近身的短矛卻被一股狂暴的力量衝擊,十幾丈長的矛身上光芒陡然間暗淡下去,一下子顯化出本來的形狀大小,並且以比飛來更快的速度,朝遠方跌落,不見蹤影。

「啊?」

傅姓男子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他使勁揉了下雙眼再看,確實看到楊開毫髮無損的樣子。

就在他失神的這一下。對面的楊開忽然抬起一手。

大量精純的魔元從他體內溢出,蔓延到手臂之上,將那手臂幻化的更長更大。

眨眼間,一隻巨大的漆黑巴掌成型,直接朝傅姓男子當頭拍下。

就如一座漆黑的大山從天而降,攜帶毀天滅地的威勢。

傅姓男子大驚失色,匆忙就要躲避。可令他心生絕望的是,他發現自己四周的空間不知為何變得凝固粘稠,彷彿被禁錮了一樣。

他竟躲避不開!

傅姓男子的臉色一下就蒼白無血起來。口中大叫的同時,一把祭出一面盾牌模樣的防禦秘寶,注入源力後,那盾牌立刻化為一層屏障,擋在他的上方。

不但如此,他還不斷掐動法決。口中急速念道:「天,地,玄,武……」

體內源力一陣澎湃癲狂。

還不等他施展出這莫名的秘術,那漆黑如山的巴掌已經拍下。

咔嚓……

那盾牌所化屏障,就如一面鏡子被打碎,裂開無數裂縫,直接崩散成碎片,沒能起到半點防護的作用,緊接著。巨掌拍在傅姓男子的身上。

他只來及的發出一聲及其恐懼的慘呼,便沒了聲息。

巨掌逐漸渙散,地上除了一個巨大的巴掌印之外,就只有一灘肉泥般的存在了。

在那一掌之下,傅姓男子強達道源三層境的修為也無法抵擋,直接斃命,連帶著他的所有秘寶甚至空間戒,也都被拍成碎片。

空間戒里的東西,更是被永久的放逐進了虛空之中。

做完這一切。楊開才面無表情地抬頭,朝另一個方位看了一眼。

那邊,與傅姓男子分頭逃竄的花青絲驚恐地回頭一望,美眸顫抖不休,適才她隱約是聽到了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了慘呼,這讓她不禁芳心惶恐,逃的也越發快速了。

可就在這時,前方空間一陣模糊,一道漆黑的身影攔住了她的去路。

「怎麼會?」花青絲俏臉大變。一顆心沉入谷底。

她與傅姓男子分頭逃跑,然後親眼見著楊開卻追逐對方去了。可前後不到幾息的功夫,楊開竟然就已經追到對方並將之擊殺,然後又堵住了自己?

即便是帝尊境強者,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望著那漆黑的人影,感受到從那身影之中散發出來的暴戾和血腥的氣息,花青絲臉色發白,嘴角發苦。

她並沒有貿然出手,而是擠出一絲微笑,驚恐地展露自己的嫵媚和萬眾風情。

對方能瞬間擊殺傅姓男子,就意味著他也能隨手滅掉自己。她反抗不反抗,都沒有區別。

如今她所能指望的,就是喚醒楊開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神智了。

「小兄弟……」花青絲顫聲輕喚,聲音從未有過的柔媚,「讓一讓好不好,你擋住我的去路了。」

楊開紋絲不動,只是站在原地靜靜地凝視著她,彷彿是在看著一個陌生人。

從那雙眸位置處透出的金黑兩色玄光,讓花青絲芳心發憷,卻又無可奈何。

這感覺就像是一隻羊羔,面對著一隻兇殘的叢林之王,生死全在對方一念之間。

唯一讓花青絲感到慶幸的是,楊開並沒有一見面就對她痛下殺手,這讓她看到了一絲生還的希望。

「是姐姐我啊,小兄弟你不記得我了?」花青絲捋了下耳邊的秀髮,繼續嘗試。

也不知道是她的幸運還是不幸,她此言一出,楊開果然像是被打動了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