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火紅之光

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火紅之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幾千里外的楓林城,城中幾十萬武者沒有了之前劫後餘生的欣喜,而是全都面色驚恐地朝某個方向望去。-

在那個方向上,有劇烈的能量波動傳來,有震耳的爆裂聲襲至。

段元山,醉酒翁,秦朝陽,以及各大家族的道源境老祖們,紛紛立於城牆之上,目光穿透虛空,似乎是要瞧出什麼端倪。

「城主大人,那邊是何人在戰?」梁家老祖梁鵬樂,驚聲發問。

段元山略一沉思,道:「段某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天武聖地的陳大人等三位大人,想來是他們鬧出來的動靜了。」

「上次來過咱們楓林城的陳文昊陳大人?」辛家老祖辛高傑眼帘一縮。

「正是!」

「那他們的敵人又是誰?」辛高傑滿面震撼。

陳文昊等三人可全都是帝尊境強者,三人聯手,竟依然只與那未知之敵打的熱火朝天,天崩地裂,沒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取得勝利。

可見那敵人到底有多麼強悍。

「不知!」段元山搖了搖頭。

不過就在這一刻,他的腦海中莫名其妙地浮現出楊開的身影。

當時七大道源境強者帶著秦鈺前去修補封印,結果出了紕漏,庄盤臨陣逃脫,玄武七截陣不攻自破,杜立身慘死當場,秦朝陽重創昏迷。

楊開為魔氣侵蝕,靜矗原地不動,似乎即將要淪為魔人……

若說楊開喪失神智,成為魔人倒也有可能。

但以他的根基。即便成為魔人,能與三位帝尊境對抗么?

段元山搖了搖頭,驅散了心中滑稽的念頭。

更何況,眼下那詭異的上古魔氣已經全部消失不見,被侵蝕神智的魔物們也都恢復了過來,楊開理當也是如此才對。

轟隆隆……

天空中忽然響起一聲炸雷之音,伴隨著這聲音的傳出,天地元氣忽然像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似的,朝某個方向急速匯聚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辛高傑第一個有所反應,愕然地朝楓林城內某個方位望去。

段元山也隨之扭頭。瞧了一會兒。大喜道:「城內有人即將晉陞道源境!誰家的弟子?」

眾老祖面面相覷,都緩緩搖頭,表示不是自家族人。

「去看看,此乃我楓林城大難之後。大興之兆!」段元山高呼一聲。以源力催音。足以讓全城的武者都聽的清清楚楚。

他身為一城之主,此刻自然是要以穩定人心為重,這晉陞的異象正好給了他發揮的空間。

不管這晉陞之人到底是誰。能在這個關頭引起天地元氣變化,對楓林城眾多劫後餘生的武者來說,都只是好事,不是壞事。

不多時,眾人便飛馳到了那最上等的一處洞府前。

洞府外,一個老嫗,一個中年美婦,一個少女,靜守洞府前方。

「小七姑娘?」段元山瞧了一眼那少女,面色有些愕然。

他能認得莫小七也很正常,畢竟此前也一起共同抵抗過魔物和魔氣圍城,雖然莫小七隻有虛王三層境的修為,但段元山卻並沒有絲毫小覷於她。

因為在那一段時間的相處,段元山發現這個少女來歷頗為神秘,所學所用也極為高深。

最關鍵的是,莫小七今年看起來才不過十六七歲啊!

十六七歲的虛王三層境,即便是天武聖地那樣的大宗門恐怕也培養不出來,唯有星神宮才有這個可能!

有那麼一陣子,段元山甚至將莫小七當成了星神宮的秘傳弟子!

他當然不敢小覷對方。

「段城主,諸位前輩。」莫小七微微一笑,招呼了一下眾人。

「小七姑娘,這晉陞之人……」段元山直奔主題,開口問道。

「是靈丹坊的康掌柜。」莫小七並沒有隱瞞的意思。

「康斯然?」段元山一臉震愕之色,其他家族的老祖們也都是瞪大了眼珠子,彷彿聽到了什麼極為不可能的事情。

靈丹坊是紫源商會的產業,混跡在楓林城中的諸位強者自然都知道,也知道康斯然這號人物。

但是……正因為知根知底,才一臉迷茫。

康斯然怎麼可能晉陞得了道源境?

他的武道已經抵達終點了,他的資質也只夠他走到虛王三層境的程度,不敢說他這一輩子都無法晉陞道源境,但他的希望只有萬分之一而已!

忽然聽到是康斯然晉陞道源境鬧出來的動靜,眾人都感到驚訝萬分。

段元山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忽然笑道:「原來是康掌柜,那可要好好恭喜一番了。」

言語之中,倒有些失落的味道。

康斯然雖然一直住在楓林城,但因為他的來歷和身份,卻並不屬於楓林城,所以他的晉陞對楓林城沒有多大作用,這也是段元山情緒變化的原因。

「康掌柜怕是得了什麼不得了的機緣吧。」辛高傑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若非有機緣,以康斯然的資質和本事,絕對不可能突然晉陞道源境的,而且從時間上來推斷,他似乎是在魔氣圍城之時,便開始閉關準備了。

敢在那個時候閉關準備突破,就意味著康斯然對此次晉陞有十足的信心。

「這種事,還是等康掌柜出關之後,諸位前輩自己詢問吧。」莫小七笑吟吟地答道。

段元山點頭道:「自然。」

幾人說話間,那天空中的異象已經完全顯露,天地威能爆發,天地能量的洗禮開始,烏黑的雲彩,化為精純的攻擊,從空劈下,穿破虛空。擊打在康斯然身上。

洞府內,立刻傳來了康斯然的嘶吼之聲,彷彿承受著巨大的痛楚,讓人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