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無心插柳

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無心插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楊開躲進玄界珠之前,曾匆匆交代過流炎一些事情。&..

流炎的身份比較特殊,不太方便四下走動,所以他便讓其暫居在城外張家處,這也是無奈之舉。

在頭腦清醒的那片刻時間內,楊開考慮了很多。

他自身的狀態無疑是很危險的,且不說自己有喪失神智淪為魔人的可能,若不躲進玄界珠內,而是肆意在外張揚,勢必要再被陳文昊等人再次抓住蹤跡,趕盡殺絕。

更何況,他那種嗜血狀態,對生靈有著本能的殺戮**,一旦不小心闖進楓林城的話,整個城池都怕要被他屠戮一空。

他只有小玄界一處地方可去。

玄界珠內,楊開的意識昏昏沉沉,渾渾噩噩,若非識海內的七彩溫神蓮守護住了楊開最後一絲神智,他早已迷失在那強大的力量之中,沒有自我。

此刻,七彩溫神蓮的七彩霞光與那上古巨魔的魔念糾纏不休,雙方勢均力敵,讓楊開無計可施。

若只是識海內的危機倒也就罷了,以七彩溫神蓮的強大功效,楊開自付自己還不至於被迷失心智。

可是……自己的肉身內卻積攢了難以想像的上古精純魔氣,那魔念入體的時候,覆蓋了方圓幾萬里,甚至那些魔物身上的魔氣,也都盡數匯聚其身。

溫神蓮固然強大,但它的功效只針對神魂,對肉身毫無作用。

肉身的問題若不解除,他早晚都會墜入上古魔道。

嘶吼咆哮不斷。壓抑可怖至極,受楊開的情緒影響,小玄界內的天地靈氣一片混亂。

花青絲面色蒼白地躲在法身腳下,以那粗壯的大腿為避風的港灣,美眸驚恐地凝視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她道源三層境的強大修為,在楊開掀起的力量潮汐之中,猶如獨木舟行駛於狂風大海之上,隨時都有顛覆的危險。

法身也是臉色凝重,閃亮的眸子里滿是擔憂之色,卻毫無辦法。

漸漸地。嘶吼之聲越來越大。楊開似乎隨著本能,正在瘋狂地破壞小玄界內的一切。

飛沙走石,大地龜裂,山巒起伏。碎石滾落。

某一刻。那連綿不絕的嘶吼之聲忽然停止。掀天動地的動靜也一下子消失不見。

花青絲默默地感知片刻,這才艱辛問道:「那邊……怎麼了?」

法身眯眼,目光似乎能穿透虛空。沉聲道:「好像又恢復了片刻神智。」

「你說,我若是現在過去求他放我出去……會有什麼後果?」花青絲實在是有些受不了這種提心弔膽的煎熬了,內心深處萌發出一個可笑的念頭來。

「你可以試一試!」法身悠悠地瞧了她一眼,忽然,又抬頭朝極遠的位置處望去,口中驚咦一聲。

旋即,他眼前一亮,道:「對啊,或許那東西有奇效也說不定!」

「什麼東西?」花青絲驚聲問道。

法身卻沒有理會她的意思,讓這美婦不禁噘了噘嘴。

另一邊,楊開藉助神識的短暫清醒,急速朝葯園所在趕去。

他在上一次清醒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的最大問題,那便是肉身之中的澎湃魔氣,魔氣的問題一刻不解決,他就永遠也無法擺脫上古巨魔的魔念纏身。

他一下子想到了栽種在葯園處的不老樹。

不老樹不死不滅,天地永存,亘古至今。

若是能想辦法將它融合進自己體內,不但能成就傳說中的不死不滅身,而且以不老樹的力量,大概也足以對抗體內的魔氣了,足以將其鎮壓。

玄界珠為楊開所煉化,小玄界內唯他之心。

一念之間,他便已來到了葯園處,直接盤膝坐在了不老樹前方,默運玄功,想要牽引不老樹的力量湧入己身。

當年初得不老樹的時候,他曾經嘗試煉化過,但根本無計可施,最後不了了之。

但那個時候的他,才不過虛王一層境而已,或許是因為實力境界不夠的緣故。

而此時此刻,他已抵達道源一層境,比當年超出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確實有一試的必要。

可是很快,他就無奈地發現即便自己已經到了道源一層境的境界,也無法牽動起不老樹的任何力量。不算高大的不老樹紮根在葯園之中,散發出驚天的生命之力,讓整個小玄界都顯得生機勃勃,卻就是不為自己所用。

楊開眼神一黯,心中不禁生出一絲絕望的情緒。

放在平時,這種情緒還沒什麼。

但如今他被上古魔念纏身,絕望的心緒一誕生,便被魔念無限擴大,霎時間,整個小玄界都瀰漫出這種讓人沉重的氣氛,連極遠位置處的花青絲都被這種絕望所籠罩,俏臉一下子黯然傷神,泫然欲泣。

被那情緒感染,她似乎看到了自己一輩子被困在這詭異的空間內,孤老終生的場景。

即便是到死,身邊也只有一個大石頭相伴。

她連忙伸手擦了擦眼角,手指上浸潤一抹濕潤……

「哎!」法身重重一嘆。

「我怎麼突然覺得好傷心啊?」花青絲仰頭看著法身,素手不斷地擦拭著眼角,但眼角處的淚水卻是如斷線的珍珠似的,擦了一串又有一串,怎麼也擦不完。

法身伸出門板一樣的大手,輕輕地拍了拍花青絲的腦袋。

美婦的身子頓時矮了一截,嬌呼道:「好難過啊,怎麼哭成這樣了……呃,討厭死了,眼淚水止不住了……」

說話間,眼睛已經紅腫成了水蜜桃。

「咦……」法身又一次驚呼起來,伴隨著這一次驚呼,他更是霍地站起了身,目光直直地朝那遙遠的位置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