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兩色封印

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兩色封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小玄界,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開悠悠醒轉。

睜開眼的瞬間,之前的一幕幕便立刻浮現腦海中。

楊開驀然一驚,立刻坐起,皺眉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情況。

讓他驚疑不定的是,讓他煩惱無比的魔氣,此刻竟是蕩然無存,體內不存分毫。

反倒是小腹處位置,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疼痛感,那疼痛似火燒,又似冰凍,古怪至極。

他連忙低頭望去,只見到小腹位置有一個古怪的金銀雙色圖案,宛若一個烙印,呈現在自己的血肉之上。

「這是什麼東西?」楊開狐疑不解,朝那烙印望去。

可當他的意識剛沉浸進烙印之後,眼前便是忽然一黑,整個世界都彷彿黑暗下來,在那無邊的黑暗之中,有狂暴的氣息正在憤怒嘶吼,欲要掙脫什麼枷鎖,想要脫困。

楊開大驚之下,一咬舌尖,刺痛感傳來,讓他的腦海得以恢復清明。

再望過去,哪有什麼無邊黑暗?之前所看到的一切竟都只是虛幻。

「封印?」他眉頭一揚,露出意外而又震驚的表情。

到了此刻,他已徹底弄明白髮生了什麼。

那烙印在自己小腹上的金銀雙色圖案,顯然是一種極為高深的封印,自己體內的所有魔氣和識海中的一絲魔念,竟全都被這封印鎮壓在小腹位置處,半點外泄不出。

「世上竟還有這種事?」他一聲低呼,臉色變幻不定起來。

那魔氣有多麼濃郁,魔念有多麼兇殘,他可是親身體會的。

以他的實力,被魔氣纏身,魔念控制之後。也能與三位帝尊一層境強者酣戰淋漓,可見其強橫之處。

但此刻,只是一道自然生成的封印就將之全部鎮壓。若非自己刻意窺探的話,根本察覺不出體內的魔氣和魔念。那這封印又該玄妙強大到什麼程度?

想到這裡,楊開立刻扭頭朝金銀兩色樹望去。

下一刻,他表情一呆。

本來正在茁壯成長的金銀兩色樹,此刻看上去仿若營養不良,葉色枯黃,焉頭耷腦,本有的金銀兩色光芒,更是蕩然無存。

一副元氣大傷的模樣!

那封印。顯然是這金銀兩色樹中的一種玄妙力量而形成的,所以在被抽取了那力量之後,兩色樹才會變成這樣。

金銀兩色樹在葯園裡存在的時間,不過一年左右而已。

但小玄界內的葯園卻孕有無數重土,五枚地脈珠,及其適合靈草妙藥生長。

在葯園裡存活一年,基本上等於在外界生長百年時間!

金銀兩色樹百年精華為楊開抽之一空,形成一道天然封印,鎮壓上古魔氣魔念,倒也不算太離譜。

想到這裡。楊開心頭一震,繼而大喜起來。

若他所想沒錯的話,他以後都不用擔心被魔念侵蝕的問題了。

雖然不知道小腹處的封印能維持多久。但只要再給金銀兩色樹一年時間,它就能再生出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屆時即便封印鬆動,楊開也能藉助金銀兩色樹的力量將之繼續鎮壓。

他很好奇,這到底是何種上古異樹,竟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想到這裡,他伸手一攝。

下一刻,光芒閃過,法身和花青絲同時出現在楊開不遠處。

「憂患已解?」法身凝視楊開。從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魔氣的存在,不由大為奇怪。

楊開點點頭。神念一動,將各種訊息灌入法身體內。

略一沉思。法身便全部洞察,頷首道:「原來如此!」

他也望向那金銀兩色樹,眼中爆射精光。

「小、小兄弟,你好啊。」花青絲強擠出一絲微笑,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楊開之前的雄威給她留下了極難磨滅的心理陰影,與她實力相當的傅姓男子被一掌拍死,雖然楊開沒有在第一時間殺她,但如今身為監下之囚,她可沒什麼安全感,說話間,有意無意地展露了一下風情,道:「你之前的狀態可讓妾身擔心死了呢。」

楊開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道:「我問你個問題。」

「小兄弟儘管問。」花青絲訕訕道。

「認得這種樹么?」楊開指著金銀雙色樹道。

在他想來,花青絲既然出身星神宮,實力又不俗,應該見識淵博,說不定能知道些什麼。

可讓他失望的是,花青絲瞧了那異樹一樣,美眸里滿是茫然,顯然也是不太認得的。

倒是一旁的不老樹,散發著驚天的生之氣息,讓花青絲多瞧了幾眼,美眸閃過異色。

「這是不老樹!」楊開解釋道。

花青絲嬌軀一震,面上浮現出極度震驚的神情,旋即臉色大變,雙手捂住耳朵,不斷搖頭的同時,嘴中念念有詞道:「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楊開愕然,瞧了法身一眼,道:「這女人瘋了?」

法身呵呵一笑:「知道的越多,處境越危險!她很聰明。」

「原來如此!」楊開微微頷首,揶揄地望著花青絲道:「聽不聽,你都沒辦法獲得自由了。」

「臭小子!」花青絲忽然神色憤怒起來,咬牙望著楊開道:「老娘有得罪過你么?為何要如此折磨我?你難道忘記之前身處險境的時候是誰救了你一命!是我,若不是我及時出手阻止,你早死在傅斯通那混蛋手中了,你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恩將仇報,老娘真是瞎了眼,竟然想到去救你,早知如此,還不如讓你死了算了,最起碼我也不會受這囚禁之苦!」

她一副悲憤欲絕的模樣,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對楊開好一通指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