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零八章 聯袂來訪

第兩千一百零八章 聯袂來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從來沒答應與你聯手,何來叛徒之說?」法身一臉無辜地望著花青絲。

「我不管!」花青絲一扭腦袋,不去瞧法身,嘴中急速地唾棄道:「叛徒叛徒叛徒叛徒叛徒……」

「少在這胡攪蠻纏了!」楊開冷哼一聲,道:「告訴我,韓冷到底身負了什麼秘密?」

「我不知道!」花青絲乾脆地答道。

「呵呵……」楊開咧嘴笑了起來,淡淡道:「看樣子你還沒弄清楚自己眼下的處境是何等尷尬啊……既如此,等你腦袋清醒點咱們再來談話!」

言至此處,他伸手一揮。

懸浮在半空中的花青絲便驟然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被楊開丟到小玄界哪個地方去了。

旋即楊開雙手掐訣,凌空打入幾道靈決,似乎是針對花青絲施展了什麼秘術。

「我知道。」楊開點點頭,「若非當然她確實有救我之心,我也不會將她送進來,早就殺了滅口了。」

「你有分寸就好。」法身說完之後,瞧了一眼楊開的身體,道:「你還是儘快處理下自己的傷勢吧。」

楊開點點頭,直接在葯園旁邊盤膝坐了下來。

之前一戰,為魔念纏身,他悍不畏死,結果與三位帝尊境大戰不休,多次受傷。

傷口處縈繞三大帝尊境的法則之力,難以痊癒。

換做一般的道源境受到這種創傷。恐怕除了服用一些靈丹妙藥阻止傷勢惡化之外,真的再無解決辦法了。

但在小玄界之中,楊開卻可以藉助這片空間的天地法則,來驅除傷口上纏繞的法則殘力。

匆匆三日而過,楊開總算將傷勢處理完畢。

而藉助葯園處不老樹散發出來的驚天生機,輔以自身的強大恢復能力,此刻楊開的傷勢基本上已經痊癒,甚至瞧不出有受傷的痕迹,只是大戰之後,必有虛弱。必須得休養些日子才能徹底康復。

他離開了小玄界。出現在張家的客房之中。

流炎一直守護在玄界珠前,見到楊開現身,美眸一亮,大喜道:「主人……」

說話間。她來回掃視著楊開。確認他安然無恙。這才明顯地鬆了口氣。

「辛苦你了。」楊開沖她頷首,伸手將玄界珠收了回來。

流炎道:「份內之事。」

「很好,你也晉陞到道源境的層次了。恭喜了。」

之前流炎一直在元鼎山下方的岩漿中沉眠,吸收岩漿的灼熱火力,楊開本就感覺到她快要晉陞了,只是苦等了一個月之後並無動靜,他才不得已啟程前往楓林城。

也幸虧流炎在關鍵時候返回,藉助兩者之間牢不可分的精神聯繫,將楊開的神智喚醒,否則後果真有些不堪設想。

「我這個道源境,比起主人來可差遠了。」流炎微微一笑。

「不必妄自菲薄,你與正常的生靈不一樣,沒有那麼得天獨厚的優勢,上天既然讓你走今天這一步,勢必會讓你走的更遠的。」

「但願……」流炎也流露出嚮往的神色。

「對了,你看看這個對你有用沒?」楊開忽然像是想起什麼,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一個東西來。

那東西悠一出現,整個廂房便忽然溫度拔升起來,一股焚滅萬物的氣息悠然盪開!

「這是……」流炎美眸一縮,震驚地凝視楊開手上之物。

那是一根羽毛,一根三尺長短的羽毛,通體金黃,但在那羽毛之上,卻彷彿燃燒著漆黑的火焰,精靈跳動……一眼望過去,那火焰好似能將神魂都焚燒殆盡。

「鸞鳳之羽。」楊開解釋道。

這一根鸞鳳之羽,還是他當時在玉清山中撿到的。它可不是鸞鳳幼體遺落的羽毛,而是那一隻成年聖靈的神羽。

這種東西向來是無價之寶,用來打造最頂尖的秘寶都不在話下,但楊開覺得將它交予流炎才應該是最好的選擇。

果然,楊開此言一出,流炎嬌軀猛震,死死地凝視著那一根鸞鳳之羽,美眸輕顫,澀聲道:「我可以試試煉化它!」

「最好不過!」楊開笑著將羽毛遞了過去。

流炎接過,愛不釋手地把玩起來。

見她如此,楊開立刻將她收進了玄界珠里,讓她自行煉化去了。

隨後,楊開走出廂房,與張家眾人見了一面。

乍一見到楊開出現,張家眾人自然是一陣噓寒問暖,尤其是張若惜,雖然羞澀沒有說一句話,但楊開卻能從她時不時瞟來的目光中感受到她的關切和安心。

與張家眾人隨意地聊了一會兒,楊開才回到房間中,又取出音珠,給莫小七報了個平安。

小七大為高興,當即表示要來看望楊開,楊開連阻止都來不及,便被她掐斷了聯繫,只能無奈苦笑。

不大一會兒,楊開便感覺到幾股強橫的氣息從遠方逼近過來,人還沒到,一人的聲音便已遙遙地傳了過來:「哈哈,楊老弟,我等來看望你了。」

聲傳四野,中氣十足。

張家眾人在聽清到底是何人傳話之後,頓時一陣雞飛狗跳,在張家主母的帶領下,齊齊外出列隊迎接。

少頃,光芒閃過,顯出幾道身影。

張家老嫗略一躬身,高聲道:「城主大人蒞臨陋室,張家蓬蓽生輝,老身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其餘人也都齊齊見過段元山。

段元山一揮手,笑道:「老夫人不必多禮,本城主不請自來,還望老夫人見諒,恩,我來此,是來見見楊老弟的,不知他……」

「楊大人正在客房休息,幾位請!」老嫗聲音雖然平穩,但任誰都可以看得出她壓抑的激動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