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絕望

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絕望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楊開話音剛落,一人便如閃電般從外竄進,隨手一拂,大門再被關閉。

望著來人,楊開拱手失笑:「秦老先生!」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秦家老祖秦朝陽。

「楊老弟!」秦朝陽回了一禮,臉色稍有些尷尬。

楊開道:「秦老先生不在族內養傷,怎地也跑到這裡來了?」

秦朝陽的臉色不是太好,顯然是上次受傷還沒有痊癒的緣故。不過更讓楊開感到奇怪的是,他居然沒有和段元山一起來看望自己,而是獨自一人偷偷摸摸地過來。

楊開心思一轉,有些明白他想做什麼了。

「老夫傷勢無礙。」秦朝陽擺了擺手,自顧地找了個位置坐下,道:「倒是聽聞楊老弟你安然返回,老夫便急急地趕了過來,沒曾想,還是讓城主大人他們先了一步。」

「所以你就躲在外面了?」楊開嘿嘿一笑。

「有些話不太方便當著城主大人的面說出來。」秦朝陽尷尬道。

「哎。」楊開一嘆,誠懇地望著秦朝陽道:「我大概知道秦老先生的意思,只是……請恕我斗膽拒絕了。」

秦朝陽奇道:「老夫還沒說你就知道了?」

楊開苦笑道:「秦老先生來這裡難道不是想讓我加入你們秦家么?」

「我有表現的那麼明顯?」秦朝陽一怔。

楊開點點頭:「秦老先生此前就已經旁敲側擊過幾次了,我若還猜不透的話,那不是傻子么?而且……據說姜家的產業也將由秦家來接管,姜家偌大一份基業,秦家就這麼一口吞下了,若沒有足夠的武力威懾。怕是震不住其他人蠢蠢欲動之心啊。」

「老弟懂我!」秦朝陽聽的眼前一亮,不迭地點頭道:「正是如此,老夫才特意趕來此地。想要聘請老弟為我秦家太上長老,地位與老夫等同。屆時你我聯手,相信其他的老傢伙也不敢放肆!」

楊開嘆道:「我剛拒絕了段城主許諾的副城主之位!」

秦朝陽一聽,臉色頓時一黯,失望道:「這樣啊……」

兩人都是聰慧之人,楊開也不需要解釋太多,秦朝陽就知道自己沒戲了。

楊開才拒絕掉段元山的拉攏,若是轉眼就答應了秦朝陽,日後叫段元山知道肯定會得罪他。段元山會以為楊開小瞧自己,搞不好就要記恨在心。

到那個時候,秦家也無法置身事外。

聘請來一位太上長老,卻得罪了城主府,這筆買賣可不划算,秦朝陽心裡就跟明鏡似的。

望著秦朝陽,楊開有些慚愧道:「本來呢,秦老先生傳我玄武七截陣的結陣衍化之法,秦家若有需要,我也義不容辭。只是這事……我若答應對你秦家有害無益,只能讓秦老先生失望了。」

「老夫理會的。」秦朝陽頷首道。

「不過……」楊開話鋒一轉,道:「若是日後秦家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倒是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出手,屆時還請秦老先生不要客氣!」

秦朝陽聞言,眉頭一揚,嘿嘿笑道:「有楊老弟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他一副大喜過望的模樣,很是開心。

雖然此行沒有達成既定的目標,但有楊開的保證,也算是不虛此行。

秦朝陽大有深意地道:「或許,老夫很快就有事情需要楊老弟幫忙!」

楊開點點頭道:「我等你消息。」

當日秦朝陽將玄武七截陣的完整結陣之法通過玉簡傳授給楊開。本來只是要換取他的一個承諾,那就是在危機關頭保護秦鈺的安全。若是城破的話,可以帶秦鈺一起走。

但事後的發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場魔劫就這麼有驚無險地度過了,那承諾自然作廢。

而楊開得了人家的好處,卻又拒絕人家的拉攏,心裡確實過意不去,也是有意找機會還掉這個人情。

隨後兩人又隨意地聊了幾句,秦朝陽這才起身告辭。

他有傷在身,急需調養,而且如今秦家正在接收姜家的大片產業,族內忙的不可開交,確實有些分身無瑕,時間寶貴,自然不能多耽擱。

待秦朝陽走後,楊開這才徹底得了清閑,也連忙調息起來。

一場魔化,讓他變得有些虛弱,那種遠超他修為的力量在他身上展現出來,並不是沒有代價的。

接連好幾天的時間,楊開都待在廂房內。

直到某一日,他再度睜開雙眸,精光四溢,神采奕奕,已不見之前的疲累和虛弱,儼然已經恢復如初。

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情況,楊開確定沒有留下任何後患,這才安下心來。

他沒有第一時間出去,而是祭出玄界珠,身形一閃,便進了小玄界內。

小玄界依舊一片寧靜,楊開默默感知了片刻,不禁驚咦一聲,他發現在小玄界的某一處,有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正在澎湃不休。

身形晃動,他直接來到了那個位置處。

前方,流炎盤膝而坐,一手虛托,一手雙指併攏朝天,擺出一個姿勢,正在運轉玄功。

她一身的雷火之力狂暴不安,以她為中心,方圓十幾里的地面,雷蛇遊走,火焰翻騰。

而在流炎的身後,卻有一道巨大的虛影,翱翔天地,似要振翅而飛。

「鸞鳳!」楊開瞧了那虛影一眼,當即一驚。

那虛影赫然便是他曾經近距離目睹過的上古聖靈鸞鳳的身影,只不過並非活物,而是一道投影罷了。

但即便是投影,也散發出聖靈之息,虛影表面,黑炎翻滾,滔天氣勢,猛不可擋。

流炎的表情及其艱辛,彷彿正在施展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