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有異樹為蒼

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有異樹為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煉化了真龍之血之後施展出的龍化秘術,跟以前比較起來有很明顯的不同。

第一個區別便是由單手龍爪,變為了雙手龍爪。

龍爪之威,無堅不摧,無物不破,足以與楊開實力相當的秘寶正面抗衡,雙手龍爪自然比單手有威力的多。

而第二個顯著的區別,自然是龍鱗的變化了。

此前他手臂處的龍鱗雖然也由自身力量顯化而出,但並非火紅之色,可現在卻有了一絲火龍的氣息,顯然更加堅固。還有胸口處龍鱗顯化出來的龍鱗鎧甲,也足以給楊開提供極強的防禦。

單單只是煉化一滴真龍之血便有如此奇效,若是再將龍骨劍滴翠完全煉化入體,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想到這裡,楊開心頭一片火熱,意念一動,散去了龍化秘術,重新盤膝坐下。

煉化龍血比較簡單,直接吞入腹中便可,但是龍骨劍不同,那是一截龍脊骨,根本不能如法炮製。

好在楊開之前曾經粗糙地祭煉過,可以將它收入體內。

所以只需要耗費一些時間,慢慢地將其融合便可。

楊開沒有猶豫,直接將龍骨劍中的兩樣材料——龍脊骨和龍珠分離,分別融入體內,逐漸煉化。

……

小玄界內一片寧靜,匆匆一月,一晃而過。

這一個月時間內,不斷地有人從楓林城內趕來,看望楊開,莫小七來的次數最多,其次便是康斯然了,當然還有城主府方面,和其他家族的道源境老祖們。

只是張家主母得楊開傳音。被告知正在閉關不會見客,只能硬著頭皮將這些客人攔在外面。

莫小七和康斯然甚至段元山,秦朝陽等人都比較好說話。一聽楊開正在閉關,也就不再勉強。反而關切詢問楊開的近況,一來二去的,張家倒也與幾位道源境混的熟稔起來,得了不少照拂。

可其他家族的道源境老祖們就沒什麼好臉色了。

一個個興緻勃勃地來此,想要拉攏楊開,聘請他為族中長老或者供奉,卻被一個虛王一層境的老嫗攔了下來,自然感覺受了冷落。

張家老嫗和那美婦。雖然膽戰心驚,但也只能賠笑解釋。

幾次三番,便沒人再來此地了。

好在這些道源境強者們雖然不爽張家的待客之道,但有城主府方面庇佑,也不敢太過為難她們這一群孤兒寡母,否則以張家現在的實力,哪還能安然存在?

一個月後,楊開安然出關。

張家眾人得到消息,紛紛來見。

一番噓寒問暖之後,老嫗才道:「好叫大人知道。大人閉關這一陣子,有不少人來探望大人。」

「我知道了。」楊開也沒問到底有誰,因為他能猜得到。

「另外。靈丹坊的康掌柜和那叫莫小七的姑娘分別留了一個玉簡給大人。」老嫗說話間,給張若惜打了眼色。

張若惜會意,將兩枚玉簡恭敬地遞了上去,然後站在楊開身側,垂首而立。

楊開接過玉簡,拿起其中一枚,神念掃過之後,微微一笑道:「康兄果然被調走了么……」

張家老嫗聞言,頷首道:「是的大人。康掌柜似乎是接到了紫源商會總部的調令,已在半月之前離開了楓林城。臨走之時,康掌柜還在我張家盤亘數日。想要見你最後一面,可惜大人……一直閉關未出。」

「有緣總會再見!」楊開微微一笑。

對康斯然會被調走一事,他早已有所猜測。

楓林城畢竟還是太小了,康斯然能晉陞到道源境的層次,那就不再適合待在這種小地方主持一間小商鋪,紫源商會方面,必定會讓他前往更需要他的地方。

康斯然也是身不由己,身為商會之人,總部調令下達,他根本無法違背,除非叛出紫源商會,可如此一來,整個南域恐怕都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康掌柜臨走之前曾說,眼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最終會被調往何處,待到確定下來之後便會著人給大人傳訊的,康掌柜還說,日後大人若有需要,隨時通知他,即便千山萬水,他也會趕來與你相見,助你一臂之力!只是沒能親自與你道別,心中抱憾,望大人諒解。」張家老嫗回稟道。

楊開點點頭,康斯然也算是有心了。自己一枚道源丹成就了他眼下的修為,他自然感恩在心。

沒有多說什麼,楊開再將神念沉入另外一塊玉簡之中,查探了其中留下的訊息之後,他不禁愕然滿面:「小七也走了?」

玉簡之中的信息很簡單,只有一句話而已。

「可惡的楊大哥,還在閉關,見你最後一面都不成!我得走了,鳳姨來抓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莫小七來歷神秘,不過楊開能猜測到她絕對出身不凡,但從她留在玉簡之中的傳話來看,似乎是家中來人要把她抓回去的樣子……

楊開不由自主地想像出一幕畫面來——叛逆的少女離家出走,流浪在外,最終被發現蹤跡,族中高手對她一陣圍追堵截,最後逼得她乖乖束手就擒,被拎了回去。

「可憐的小七……」楊開唏噓一聲,雖然同情她,但楊開並不擔心。

既然是她家中來人擒她回去,想來是不可能傷害到她的。

而且……那所謂的鳳姨,楊開也曾聽莫小七提到過一次,感覺兩人的關係很親密,因為莫小七說過,鳳姨跟她講過好多故事什麼的。

才閉關一個多月,沒想到就有兩個友人離開了楓林城,而且都是被逼無奈,這讓楊開頗有些感慨世道無常。

捏碎了兩枚玉簡,楊開望著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