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天地截身和劫

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天地截身和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發。「異樹蒼,鎖四極,鎮虛空?」楊開眼帘微縮。

秦鈺頷首,道:「典籍記載,蒼樹紮根於虛空,陰陽混沌之力貫徹天地,困囚天地之力!」

「如此了得?」楊開頓時驚了。

秦鈺微微一笑,道:「只是記載而已,是真是假無從考證,不過大人此前描述之物,與蒼樹倒是有些相似。或許與蒼樹有什麼關係也說不定……」

「你之前問我的那個問題……」

「蒼樹乃是封印天地之樹,陰陽混沌之力具有莫大威能,若是大人所見畫面中,那異樹有展現出封印之力的話,大概蒼樹是真的存在的!」

聽到這裡,楊開心頭狂震!

小玄界里栽種的金銀雙色異樹,所展現出來的可不就是封印之力?

連上古巨魔的魔念和魔氣,都被那金銀兩色力量封印在了自己的腹部處,可見其確實與那傳說中的蒼樹有極大的淵源。

「蒼樹的陰陽混沌之力,具有封印一切》頂點》小說的威能……」秦鈺繼續說著,「也難怪那上古巨魔的殘存意志中會出現此物,它恐怕極為懼怕那封印的力量,所以即便隔了無數年,也依然能夠記得此物。」

「應該就是這樣了。」楊開點頭表示贊同,也樂得秦鈺去誤會。

「大人所託,幸不辱命,不知大人對小女子的解釋是否滿意。」秦鈺笑吟吟地問道。

「秦姑娘博學古今,楊某佩服。這解釋,我很滿意。」

「大人謬讚了!」秦鈺臉色微微一紅,頓了下,道:「恩,老祖似乎還有事要與大人商談,鈺兒暫且告退了。」

說著,她便打開了這密室的結界,轉身朝外走去。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秦鈺忽然頓下步伐,回頭道:「大人。老祖所說之事……你若覺得為難。一言回絕便可,不必顧慮太多!」

說完之後,也不等楊開有什麼反應,便推門而出。

楊開皺眉站在原地。不知道秦鈺最後一句話想表達什麼。不過……從她話中透露出來的意思。秦朝陽似乎要自己幫什麼忙啊!

對這一點,楊開也早有心理準備,上次秦朝陽就已經提前給他暗示過一次了。

現在看來。這個忙……恐怕不太好幫。

待到秦鈺走後片刻,秦朝陽推門而入。

「秦老先生。」楊開沖他一笑。

「楊老弟。」秦朝陽似乎有些心事的樣子,心不在焉地道:「坐下說。」

落座之後,秦朝陽也沒有再開口說話,而是眉頭緊皺,彷彿是在心中斟酌措辭。

楊開見此,主動打開話匣子,道:「秦老先生,我看秦姑娘的形態和氣息……身體是不是有什麼不妥之處?」

秦朝陽嘆道:「鈺兒身體一直不是很好,楊老弟想必也早已看出來了,之前也都是老夫每日耗費力量替她穩定身體憂患,只是這一次……」

「秦姑娘的身體到底有什麼問題?」楊開問道。

他本能地覺得,秦朝陽這一次要自己幫的忙,應該與秦鈺有關。

「既然楊老弟問了,那老夫就直說了。」秦朝陽一咬牙,道:「鈺兒她天資獨厚,生來便有造化天瞳這種天賦神通!」

「造化天瞳!」楊開眉頭一掀。

「一種瞳術,具體有什麼威能……鈺兒修為太低,年紀也小,老夫也沒研究個透徹,鈺兒現在表現出來的,似乎可以觀人氣運,勘人未來,也可以洞察虛幻……」

「這倒是很有用的神通。」楊開有些訝然。

秦鈺具有瞳術這事,楊開早有猜測,這小丫頭可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展現過自己的天賦神通,只是那瞳術到底叫什麼,有什麼能力,楊開並不清楚,聽秦朝陽這麼一解釋,他才算是明白。

「若單單只是造化天瞳也就罷了,這個天賦神通對鈺兒本身並沒有多大危害,只是每一次動用的時候會給身體增加一些負擔而已。偏偏鈺兒她……不但具有造化天瞳,還是天地截身!」

「天地截身?」楊開眉頭一皺。

秦朝陽點點頭:「鈺兒五歲的時候,楓林城有一位高人路過,看出鈺兒體質與常人不同,便略微查探了一番,正是這位高人告訴老夫,鈺兒身負了天地截身,要不然老夫也不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這天地劫身……有什麼壞處?」

秦朝陽嘆道:「天地截身,也算是一種特殊體質了。那高人說,天地截身所負之人,只要還處於這片天地之中,生機便為天地所截,活不過十八歲!」

「十八?」楊開臉色微變,驚道:「敢問鈺兒姑娘今年多大?」

「再有八個月……就十八了。」秦朝陽臉色黯然。

「這豈不是說……」楊開低聲道:「鈺兒姑娘只能再活八個月了?」

「不錯。」秦朝陽沉重頷首。

楊開為之一呆。

一般來說,一個人生來便具有特殊體質,便是天地眷顧,而秦鈺不但生有特殊體質,竟還具有造化天瞳這樣的天賦神通,算是萬萬人中無一的幾率。

只是可惜……那天地截身並非什麼好體質,生生地阻斷了她的生機。

怪不得剛才看到秦鈺的時候,感覺她有些氣息微弱,原來是快到大限之日。

她身負造化天瞳,可以勘人未來……她未必就看不到自己的末路在何處,但人前人後,似乎一點也沒表現出什麼驚慌。

想到這裡,楊開由衷地感到欽佩,可不是每個人在面臨死亡的時候都能這麼從容淡然。

「秦老先生與我密談,應該是為了秦姑娘?我能幫到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