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一十七章 玉女乞丐令

第兩千一百一十七章 玉女乞丐令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般來說,令牌上都會銘刻一些圖案或者文字,以顯示出令牌的來源和用途。

秦朝陽交給楊開的這塊令牌自然也不例外。

那令牌上並無文字,正面是一副畫,一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畫,一副……玉女出水畫!

儘管圖案的紋路生硬死板,但一眼望過去,那令牌正面上的玉女卻彷彿具有自己的生命似的,正從浴水清池之中緩緩起身,嬌軀線條優美,惹人遐想聯翩,五官精緻可人,上半身的*部位在濺射而起的水珠和秀髮遮掩下若隱若現……

最關鍵的是,她下半身也不著片縷,美腿與小腹之間的神秘所在,浸潤在水面之下,叫人看不到又心癢難耐,有一種千呼萬喚不出來的可恨感,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將她從令牌裡面拽出來,一窺究竟!

「可惡啊!」楊開瞧了一會兒,破口大罵起來,興緻敗壞到了極點。

畫這畫的傢伙心裡絕對陰暗,卻又深諳男人之心,故意施為,讓人恨得牙痒痒。

楊開又翻到背面,同樣是一副畫。

畫上之上蓬頭蓋面,衣衫襤褸,蜷縮在地,面前擺放著一個破碗,碗中空無一物。

這竟是個乞丐的圖像。

與正面的玉女出水像給人兩種截然相反的觀感。

望著這圖像,楊開似乎能感受到寒風肆掠而來,看到那乞丐瑟瑟發抖的模樣。

「這乞丐……」楊開皺眉,喃喃自語道:「好像一個人啊!」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腦海之中不由自主地蹦出一個猥瑣的身影來。

「這是那位高人交給我的。」秦朝陽在一旁弱弱地解釋道。

「秦老哥……你確定那位是高人,不是……騙子?」楊開愕然地望著他,道:「這令牌的材質,看起來也就是一塊普通的木材吧?雖說畫像必定出自高人之手。可……什麼樣的高人如此兒戲?」

「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木材。」秦朝陽一本正色地道,「老夫仔細看過了,這是一塊百年老榆木!」

「有區別?」楊開道。

秦朝陽嘴角一抽。道:「似乎是沒什麼區別。」

但凡令牌,必是一種權威的象徵。一種身份的替代,一種力量的體現,所以令牌的鍛造之物絕對不是隨處可見的百年老榆木,如楊開手上的龍島令,那材料到底是什麼,楊開根本就認不出來。

可手上這枚「玉女乞丐令」的材料竟是尋常之物。

這讓楊開不由地疑心大起,感覺秦朝陽是不是受了什麼矇騙!

「楊老弟,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秦朝陽沉聲道。「不過……你試試看能不能捏碎這令牌!」

楊開眼帘一眯,道:「秦老哥確實要我這麼做?萬一捏壞了……」

「那就說明老夫真的被騙了,壞了也不可惜!」

楊開點點頭,道:「好,那我試試!」

話落,他便已握緊了手上的令牌,蠻力一催。

咔嚓嚓一陣聲響傳出。

楊開臉色驟然一變,秦朝陽卻露出了微笑的表情,似乎早有預料的樣子。

傳出的聲響,並非令牌捏碎的動靜。而是楊開手指關節的響動,那令牌被他猛地一握,竟是安然無恙!

「怎麼會?」楊開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令牌的材質一看就是極為常見的木材,並非什麼特殊的天才地寶,在自己的蠻力之下竟然毫髮無傷?

楊開不信邪地又加大了一些力道,但無論他如何用力,那令牌竟一點都沒有損壞,甚至都沒有變形!

「楊老弟,這下你可以確認了吧?那可真是一位高人!」秦朝陽笑呵呵地望著楊開出醜,「老夫這些年也曾多次懷疑過,但無論老夫用什麼方法。都沒破壞掉這塊令牌,若非如此。老夫哪裡會將它拿出來?」

「這確實是一位高人!」楊開悚然動容。

也不知道那神秘的高人在這塊令牌上加持了什麼力量,竟讓這普通的木材也變得堅硬難毀。一般的帝尊境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至此,楊開再無懷疑,鄭重地將那令牌遞還給秦朝陽,問道:「用這塊令牌,要如何才能進入四季之地?」

秦朝陽道:「那高人說,讓我前往青陽神殿,找青陽神殿要一個進入的名額!」

「原來如此!」楊開露出瞭然之色。

青陽神殿在南域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大宗門了,無論是實力還是威望,都只在星神宮之下,這樣的宗門肯定是有不少進入名額的,秦朝陽拿著這塊令牌換取其中一個,倒也說的過去。

就是不知道,這令牌的主人跟青陽神殿有什麼關係了。

「四季之地是不是快要開啟了?」楊開問道。

「應該是的!」秦朝陽點頭,沉思了一會兒,道:「老夫懷疑,這一切都早在那高人的預料之下,鈺兒五歲的時候,他將這令牌交給我,告訴我十二年之後前往青陽神殿。四季之地是不是快要開啟,老夫也不知道,畢竟這種事我們楓林城是得不到什麼消息的。不過如今看來,應該就是這樣的。」

「秦老哥是想讓我替你去一趟四季之地,尋找那劫厄難果吧。」

秦朝陽苦笑道:「若老夫有楊老弟的一半實力,我也不會麻煩你,但是老夫知道自己的情況,雖說也是道源境,但比起那些宗門精銳還是相差甚遠,真由老夫進入其中的話……恐怕沒法活著出來,我死沒關係,但是鈺兒她……此事,我也只能拜託你了。」

「什麼時候出發?」楊開直截了當地問道。

秦朝陽愕然道:「楊老弟這是答應